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招惹_苏景闲【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招惹_苏景闲【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21/苏景闲

  《招惹》作者:苏景闲【完结】

  文案

  我谢无虞至今未尝一败,输给你,心甘情愿。

  BE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无虞,阿鹿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一

  谢无虞是一个làngdàng江湖的侠客。

  天下间成名的侠客,总是会有一把名剑相配,或用以昭示身份,或用以匹配威名称号。

  谢无虞倒是没有这种东西,他随心还怠懒,不爱拿着武器,嫌重。遇到有人挑衅,或者遭遇仇家埋伏,多半会就地取材,拿了树枝木棍充数。仗着武功实在高qiáng,纵使用的武器差劲上不了台面,也从未输过。

  一日,谢无虞借路瑶山,天色将暗未暗时,听见不小的动静。循着打斗声,他穿过茂盛树丛,眼睛很利的隔着挺远,就看见了一伙贼人正持着利器,另有一辆马车,车辕上已经沾了血色。

  他一身蓝染布衣,形貌疏落,眉目清俊,眼尾狭长,沾着初秋的凉气,凌凌的慑人。懒散站在原地,靠着粗壮树gān观望,谢无虞半点没有准备上前施救的意思。

  直到远远传来哭腔,“求求路过的侠士出手,我愿意答应您任何要求!”

  音是清朗的少年音,泉水击石一样,又带着一丝哭腔和沙哑,或许是因为恐惧,尾音还打着颤,凭白多了几分勾人欺负的味道。

  谢无虞一挑眉,觉得这嗓音着实顺耳。他饶有兴致地往马车望了一眼,看也不看,脚尖踢起一根枯树枝,右手握住转了个圈儿,使了使,差不多也还算顺手,便抬了步子往外走。

  他脚步很稳,踩在枯枝落叶上,吱嚓几声,在寂静林间也算明显。不过谢无虞高估了那伙贼人的敏锐程度——快到近前了,还没发现他。

  谢无虞gān脆停下脚步,出声,“马车里那人我护着了,打他主意,是不是该问问我的意思?”

  贼人见了他这个不速之客,对视一眼,也没有多言,利刃纷纷转向,刀尖对上了谢无虞。

  谢无虞挑起唇角,眼里却没沾上半点笑意,“来,一起上。”

  不过两个呼吸间的事情,贼人全栽倒在了地上。谢无虞扔了手里带血的枯树枝,几步便到了马车侧前。

  “是你求的路过的侠士出手?”他嗓音散漫,尾音微挑,眼神落在马车架上,透着一分浅淡兴趣,颇为耐心地等着回答。

  隔了好一会儿,马车里才传出回应,“是我。”

  听见这一声,谢无虞眼里的兴趣又深了两分,继续问,“救了你,就愿意答应我的任何要求?”

  “……是。”

  谢无虞一哂——跟个养得jīng贵的小波斯猫似的,这还没吓呢,怎么回个话都颤颤抖抖了?

  可能是久了没听见自己的回应,马车里又传了声音出来,“您……您有什么要求?”

  这次说了七个字,比之前两个字一个字好,谢无虞心情不错,回答,“我要求挺简单。”

  “您……您请说。”

  谢无虞唇角的笑意扩大,满是兴味,“哭两声我听听?”

  静默许久。

  半晌没动静,谢无虞眼里的兴味尽数褪了个gān净。

  他不爱qiáng迫人,收了笑,正准备说“不想听了”,就看见马车帘子动了两动,从边沿处,探了指尖出来。手指皮肤很白,也很细腻,莹莹玉色,晃人眼。

  车帘掀开,一张属于少年人的脸显了出来。肤色如堆雪,双目似墨晕,此时,正有些忐忑地咬唇,“我……我试了好几次,哭不出来……”

  说着话,一双眼看着谢无虞,可怜巴巴的。

  听见这句,谢无虞眼前像是有梨花落在玉阶,一阵chūn风过去,chuī雪一样散了满眼。

  谢无虞故意引人说话,“哭不出来?”

  少年人身着锦衣,披无一丝杂色的白狐裘,左耳耳垂嵌了一粒颜色似血的红玉——谢无虞听人说过,男孩儿幼时体弱养不活,家里人便会给他穿上耳dòng,用以误导收魂使者。明眼一看,眼前这位,定是家人爱护、金尊玉贵的世族小公子。偏生眉眼gān净,怯怯看人的模样,让人呼吸都怕重了。

  谢无虞问完,面前的少年人不知是否是太过紧张,刚开口说了一个字音出来,突然就猛的咳嗽起来,连着许久都停不住。

  一时间,眼尾仿佛沾了chūn水的浅粉杏花。

  摘了水囊递过去,谢无虞说话,“喝一口缓缓。”

  少年人艰难出声,“……药,盒子……”

  这是支使他拿药?不过谢无虞也没拖延,弯腰探身,两下从马车里找到一个玉盒,从中拿出一粒药丸,塞进了少年人嘴里。

  粗糙的指腹从细腻的唇上擦过,触感令谢无虞不由得捻了捻手指。

  少年人服下药丸,又就着谢无虞的水囊仔细地喝了几口水,才算是缓过来了。

  天光愈发暗,山间的风也添了几分凉意,周围都是尸身,谢无虞挡了挡少年人的视线,直接做下决定,“找个地方过夜,等天亮再说其他。”

  找到的山dòng还算宽敞,里面还有生火的痕迹,不知是何时的旅人曾在此处躲避风雨。

  利索地生了火,谢无虞开口,“你叫什么?”

  “……家里母亲唤我阿鹿。”

  知道这是防着自己,谢无虞也不在意,只挑动点燃的树枝,让火苗燃得更高,懒懒一笑,“阿鹿?好名字,很配你。”

  阿鹿有些腼腆地笑了笑,又抬手掩着唇,连着重重咳嗽了好几声。

  “冷了?”

  阿鹿连忙摆手,“未曾,不过是自幼体弱,天生里带了病,遇了风遇了寒,就容易犯咳嗽。”说完,像是担心谢无虞嫌他麻烦,连着悄悄瞧了谢无虞好几眼。

  没一会儿,又用手遮挡,微微侧身,打了一个哈欠。

  假装没发现阿鹿的小动作,谢无虞专心盯着火苗,隔了两息,还是说道,“困了你就先睡,我守夜。”

  阿鹿迟疑,最后还是问出,“您……您不问问,那些追杀我的人是何人、因何事?”

  谢无虞挑眉,“那你说说,追杀你的人,是何人,又是因何事?”

  抿抿唇,阿鹿摇头,“……我不能说。”

  谢无虞抬眼看他,见他坐立不安的小模样,笑意加深,“好了,对背后的因由,我不感兴趣,也不想知道,小秘密你自己守好。快睡,趁着火势大,暖和。”

  阿鹿玉一样的手指攥着白狐裘,将自己裹严实,闭着眼睡下了。

  谢无虞看了人一眼,视线又放回到火焰上。隔了没一会儿,就听见,“您真好。”

  “哪儿好了?”

  似乎是经过了认真思考,阿鹿回答,“都好。”

  谢无虞被这个答案讨了欢心,“再说一遍。”

  阿鹿依言开口,“都好。”

  谢无虞晃了晃手里的树枝,带起几点灰屑火星,眸子里有火光也有浅笑,“眼光不错。”

  后半夜,火堆完全熄灭,山里冷下来,山dòng外风一阵比一阵的冷。

  发现阿鹿裹着白狐裘都在打寒颤,谢无虞直接伸手,把人连带着狐裘一起搂怀里抱着。

  陌生的体温和气息萦绕周身与鼻尖,阿鹿有些紧张,“我……我没事的。”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寒梅墨香张鼎鼎十四阙法医秦明异世羲和清零

 1/7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