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吾夫见信好_朵状方形【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吾夫见信好_朵状方形【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26/朵状方形

  《吾夫见信好》作者:朵状方形【完结】

  文案:失踪多年的竹马顾昔忽然来信,开篇第一句就是:“吾友见信好,请速jiāo赎金。”陆星流心cháo澎湃地看完全篇,发现顾阿胖被绑架了。

  CP:绝世竹马陆星流×任性麻烦顾阿胖

  陆星流已有八百年没收到顾昔的音书,乍一看到那封皱巴巴的信上写的名字,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开篇第一句是“吾友见信好”,确实是顾昔的狗爬字。陆星流抓着信纸心cháo澎湃,眼前模糊了一瞬,接着清晰地看到第二句是“请速jiāo赎金”。

  陆星流读完整封信,发现顾昔被绑架了。顾昔让他在初七之前,将五千两银票jiāo至垠州长阳县的长阳河,且不能报官,否则就要撕票。

  陆星流以为多年不见,这封久违的信会写什么寒暄问候,结果全篇除了一句“吾友见信好”,全是让他心惊肉跳的话。他觉得顾昔简直是他这一辈子的灾星。

  他一刻没敢耽搁,赶紧叫下人备马准备赎金。

  换衣出门前,他碰巧遇到他那yīn阳怪气的二娘和小胖墩三弟。二娘问他做什么去。他说有事出门几天。

  二娘领着小胖墩跟在他身后磨叽:“过几日还要备酒礼去李家,你这会儿有什么急事非得出门?李侍郎家的姑娘不去见了?”

  陆星流走路带风:“找相好。”

  小胖墩拍手叫好,牙齿漏风:“噢!大哥要娶媳妇喽。”

  二娘跟得紧,急匆匆地问道:“哪家的姑娘啊?家住哪里?祖上是做什么的?”

  陆星流听得心烦,走至回廊拐角,停下脚步回头微笑道:“我断袖。”然后在二娘惊恐的目光下,收敛笑意转身而去。

  小胖墩拍手叫好,牙齿漏风:“噢!大哥断袖喽!”被二娘结结实实打了一掌脑袋。

  二娘说:“别给我丢人!”

  陆星流临走前还听到小胖墩好奇地问阿娘“断袖是什么”,问完又被猛打了一顿。

  陆星流走得随性匆忙。他嫌家仆累赘拖沓,就让家仆收整行装跟随在后,他骑马先行一步赶赴垠州。

  六年前顾家家变之后,顾昔不辞而别,音讯全失。陆星流寻找多年未果,一气之下誓与他恩断义绝。他做梦也没想到,顾昔居然在相隔不远的垠州。

  四天在路上跑死了两匹宝马。初七huáng昏,汗流浃背的陆星流才赶到垠州明山下的长阳河。信上明明说会有人与他jiāo接,等他到了,那边却已经乱成了一团,到处是捕快在抓人。问了路人,路人说是有一伙放贷的绑匪被抓了。

  陆星流担心顾昔的安危。如果前来jiāo接的人被捕快压走,没能安然返回,顾昔很可能会被撕票。他上前问捕快有没有见过一个叫“顾昔”的人。那捕快听到名字就笑了,伸手指向不远处的茶摊,道:“顾昔就在那跟咱老大喝酒呢。”

  陆星流一转头,见个熟悉的人影正在茶摊里喝茶。那人脱了鞋,赤着一只白生生的脚踩在长板凳上,对面坐着个捕头模样的人。

  信里被绑架,命悬一线的顾昔跟个没事人似的,悠闲地坐那跟人谈笑风生。

  正是暑天,陆星流背上还留有夏光的炽热,一路赶来衣衫差不多汗湿透了。他擦去额上的汗珠,觉得树上的蝉鸣聒噪得很。

  陆星流走到茶摊旁的老柳树下,拂开一枝细长柳条,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顾——阿——胖。”

  顾昔冷不丁地抬起头来,见到他一愣,旋即露出一口白牙俩梨涡来:“陆星流。”

  “你怎么来了呀。”顾昔放下卷起的衣袖,俯身殷勤地用衣袖擦了擦一旁的长板凳,讨好地笑道,“你坐你坐,我给你点壶茶。”

  “不是你说你被绑架了,让我来jiāo赎金的?”

  顾昔装作没听到,自顾自道:“哎呀这个天好热,我还是给你点碗绿豆汤解解暑。小二!一碗绿豆汤少放糖!”

  顾昔举高手臂招来茶摊伙计,又点了一碗绿豆汤上桌来。

  陆星流满面寒气地坐下。顾昔笑得眉眼弯弯,将那碗绿豆汤推到他面前。

  他消了点气,才刚拿起汤勺,就听顾昔对面捕头模样的人道:“阿昔,这位是?”

  “这是我发小陆星流,中含首富陆家的少东家。从前我们两家是邻居。”

  带刀的清俊青年拱手道:“原来是陆公子,久仰。”

  顾昔见陆星流不搭理人,就凑过去对他道:“那位是我在长阳县认的大哥,赵铭赵捕头,就是他领弟兄把我救出来的。你认认呗?瞧个眼熟?”

  陆星流没拿正眼瞧人家,道:“不认,我喝完这碗绿豆汤就走了。”

  “别呀,你千里迢迢过来看我,不多留几天让我尽尽地主之谊了?”

  陆星流连他也不想看:“我千里迢迢跑来这里就是为了喝一碗绿豆汤,我就是吃饱了撑着没事gān,放下手头几万两的单子来垠州。”

  “既然你安然无恙,我就回中含了。”陆星流放下汤勺,起身道,“告辞。”他拱了手,说罢转身就走。

  顾昔迅速蹬上鞋子挡到他面前,一本正经地说:“老大,我请你喝酒。”

  陆星流冷淡地瞥了他一眼,打算绕开他。

  顾昔扯住他的衣袖:“辣鸭头。”

  “麻辣兔头。”

  “猪头羊头牛头狗头鱼头什么头都行。”顾昔踮脚一把勾住他的脖颈,跟怕他跑了似的,顾昔对赵捕头道,“赵大哥,我先带他喝酒去了,咱下回再聊。”

  陆星流的马拴在离茶摊不远处的歪枣树上。

  顾昔看到后便道:“你刚到垠州?”

  “你才知道?”陆星流没好气道,“这是第二头,前一头的尸骨还留在中含到垠州的路上。”

  顾昔一脸惋惜:“可惜了马肉,这么好的马你应当烤了吃的。” 差点把陆星流气死。

  顾昔被困几天,浑身都难受。他带着陆星流回县城,先去找了家客栈安顿宝马,两人沐过浴,再去县里的酒馆喝酒。

  酒馆掌柜与顾昔似是熟识,进了门掌柜一口一个“小顾”。掌柜说几日不见他了,问他做什么去了。顾昔眼睛一转就说是外出打鱼去了。

  掌柜说他上回带的huáng花鱼不错,让他下次多带几条过来。顾昔笑嘻嘻地应下了。

  陆星流问他如今做的什么活计。

  顾昔拍了拍胸/脯自豪地说:“卖鱼。”

  “卖鱼?”陆星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寒窗苦读这么多年最后在这里卖鱼?”

  “卖鱼有什么不好的,多少文人被迫大隐隐于市,也是卖鱼的嘛。等以后有了适合的活,我立马掉头就走。”

  他带陆星流入座,要了酒,点了两份麻辣兔头。顾昔说这边他很熟,他经常来这送鱼。掌柜的是蜀地人,所以这家的招牌菜就是麻辣兔头。他要陆星流好好尝尝。

  陆星流不听他胡扯,问道:“这几日被困可有吃饱饭?”

  “每天俩馒头吧,反正饿不死。”

  陆星流发火说他有病,跟伙计说不要酒也不要辣兔头,只要了米饭点了几碟小菜。

  顾昔一拍桌子急了:“哪有来酒馆不喝酒就吃饭的?”

  “要么你上别桌喝去,别在我跟前碍眼。”

  顾昔的胃不好,确实不能空腹喝酒吃辣。他眼巴巴地看着小二转身欲走,喊道:“那再来点鸭头鸭脖鸭腿鸭翅膀和鸭血,加点辣。”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女王不在家瞬间倾城时镜那多宁远夏茗悠

 1/8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