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缚魂_时绪【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缚魂_时绪【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26/时绪

  《缚魂》作者:时绪【完结】

  简介

  最初是孟家祠堂下的九天镜,路迟林看到了先者岑明的一段往事。

  后来,是常山派禁地水潭下的一颗鲛珠,流离岛试境之中已经死去的律九渊……

  路迟林化形百年,从未有过旁的什么情感,他就像这个世界的过客,从未与之相融。

  直到遇上律九渊。

  上联:弱小可怜路迟林

  下联:莫得属性律九渊

  横批:是个亲妈

  1V1 HE 这是一个重生的攻和已经忘了他的受一起找老父亲的玩具的故事。

  我也不知道什么属性攻X莫的感情【不是】受

  非正经重生,最后攻会回到自己身体里

  第一章

  冷。

  律九渊呕出一口黑血,直觉五脏六腑都是烈火灼烧一般的疼痛。而他周身风声鹤唳,霜雪飘dàng,刺骨的寒意发了狂似的卷噬着他的躯体,纯白的冰渣附上他的眉,唇上已gān得起了皮。他似乎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这般的冷。

  他握紧手中的长剑,艰难地向前迈出一步。他在这阵法中游dàng了三日,体内灵力已近枯竭。

  临雪堂向来以阵法见长,现任楼主楼云深又是其百年来地不二奇才,一手布阵能力莫说先者,就是来者也未必会有比拟之人。若律九渊正值全盛时期,或许还能与拼个平手,可如今他身负重伤,又受魔气侵蚀,怕是再过几个时辰,就要魂归天地了。

  “沙沙——”

  律九渊心下一紧,扣紧了沉璧剑。他的视线中映入一双月白银线长靴,视线望上,则是一件白色长袍、束腰玉带。

  律九渊几乎不用再看,便能知晓来人是谁。

  “你是来杀我的?”他问道。约莫是久未有水润喉,他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沙哑。

  来人上下扫了律九渊几眼,一张似是jīng心雕琢地脸上波澜不惊。但若是有人仔细去瞧,又能发现他那双如同琉璃般的眸中有那么一瞬间的光华明灭。

  “想活命,同我走。”那人上下唇一碰,淡淡说道。那声音就如同他的人一般清冷,像是冰封多年的寒铁,冷铁泠泠,教人闻之战栗。

  话落,他也不顾律九渊的反应,转身便走。

  律九渊盯着他的背影沉思片刻,最终把心一横,跟了上去。

  我可真是láng狈。律九渊这般想着。

  他望着那人的宽肩窄腰,心中忽地生出一丝不合时宜的绮念。他的背一直都是极好看,尤其是那一对蝴蝶骨和微陷的腰窝。从前在chuáng上的时候,律九渊总是喜欢掐着他的腰,拇指紧紧扣着他的腰窝,从后面进入。然后,看着他无力地伏在chuáng上,双腿微颤,嘴中发出与往日不同的热烈邀请。

  可惜了,自己的枕边人居然是临雪堂出来的。

  律九渊心头一动 ,开口问:“你带我出去,不怕楼云深怪罪于你?或是——这本就是他的安排?”

  是了,路迟林本就是楼云深的器物,又怎会违背他地命令放走敌人?

  他与路迟林不过是做了几年夫妻,即使他二人都不觉得对方是自己的道侣,可他居然会天真地以为对方是真心救自己,怕是魔气入体冲坏了脑子罢。

  律九渊又起一念,轻咳两声后,带着恶意地笑道:“喂,路迟林,是老子伺候你慡,还是楼云深伺候你慡?”

  律九渊从前一直是以端方公子的面目示人,又何曾有过如此粗鄙之语?路迟林脚下一顿,转过身来与律九渊四目相对。意料之外地,律九渊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从未见过的恼怒、尴尬与羞耻。

  心中的那点恶意似乎更甚了。

  “应该是楼云深吧,不然你也不会这样帮着他来杀我。”律九渊顿了顿,继续说,“亏我还以为你每一次都……”

  “律九渊。”

  “怎么?听不得了?”

  路迟林摇了摇头,也不知是在否定什么。

  “快些走吧。”

  律九渊嗤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让jian夫来杀我了吗?”

  路迟林:“按照你们的说法,似乎律堡主才是那个jian夫。”

  律九渊闻言大笑,继而又因扯到伤处俯身gān咳几声。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有被路迟林呛到的一天。

  路迟林的目光落在他的伤口上,片刻后又默默移向一旁的白雪上。他柔声说道:“律堡主还是留些气力吧。”

  他的尾音极轻,律九渊甚至从中找到了一丝温柔味道。

  怕是真的傻了。

  那人怎会有温柔的时候。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周遭白雪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草木萋萋。律九渊度过了三日里最安静的一段路,没有乱七八糟的毒虫、没有凛冽的风刀霜剑……如果没有那人……

  律九渊瞟向路迟林,那人正走到一株野花旁,回身与他相望。

  “到了。”路迟林说。

  律九渊放出神识微微一扫,果然感受到灵气jiāo汇流动之势。他重伤在身,本不该出此下策,可他并不相信路迟林。

  路迟林走上前,右手轻抬。

  “还有……”

  他的话并没有说下去。

  因为沉璧已从他的身前当胸穿过。

  只听律九渊大呵一声“破——”,剑身银光大作,将路迟林的上半身都包裹进去。与此同时,律九渊额嘴角也溢出鲜血。

  他冷冷地说道:“我不信你。”

  路迟林是该怒的,可他并没有。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笑,随后握着剑身又前进了一步。

  律九渊的胸前磕上一个瓷器,握着瓷瓶的手纤细修长,骨节分明,与他的主人一样好看。

  “我要你活着。”

  “我不识情爱,不知道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可我只知道,我不想你死。”

  “律九渊,这是我第一次违背堂主,好好活着。”

  原来器灵也是会流血的。

  律九渊无措地看着胸前地瓷瓶,搭上那只虚抬着的手。

  “是解药,没骗你。”

  路迟林闭上眼,喃喃地念出八字咒言。狂风自他脚下而起,周遭景物被风撕开一道口子,化为虚幻。

  律九渊看着路迟林软下|身去,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此刻静止,耳边呼啸的风都没了声响。他直觉自己应该去接那个下落的瓷瓶,可他的手却不受控制般地松了沉璧,揽上路迟林的腰。

  “路迟林!”

  那人冲他一笑,轻声说道:“如果我也能有来生,我想做一个人。”

  做一个人,识得湖光山色,识得秋水碧波,识得爱恨,识得苦乐,不必再受人差使,不必再与所念之人……两相蹉跎。

  做一个人,然后,识得你。

  路迟林在律九渊地怀中逐渐没了声息,律九渊握着那只手,想起他们初见那日,怀中人神色镇定地站在殿中,一双浅色的眼睛犹如星子,他像是感受不到周围戏谑的目光,感受不到自己的打量,仿佛世间万物,都没有什么能让他动容。

  “你叫什么?”

  路迟林撩起眼皮,神色淡漠地看了他一眼:“路迟林。”

  律九渊觉得体内一阵翻江倒海,似有魔气肆nüè。随即,一股黑气从他后背中直直冲出,没入云霄。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水心清湄生子文书海沧生张爱玲丁墨清越流歌

 1/77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