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沈郎归_贾浪仙【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沈郎归_贾浪仙【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5-11/贾浪仙

  《沈郎归》作者:贾làng仙【完结】

  简介:

  破镜重圆,霸道将军追回病弱富豪妻,双死心塌地。前文坎坷,后面治愈。

  入坑指路,建议先看看章节《一些想说的话》,看主题合不合胃口,以免làng费时间。^_^

  第1章 关于《沈郎归》二三

  既然错发的章节删不掉,那就索性扯点什么凑字数吧。

  首先,对于看完或收藏了《狡童》的读者们,我深表感谢,但接下来要说个招打的事儿。

  我脑海里最初二沈相处的画面,是《沈郎归》里的样子,而后想把他们写出来,但初次创作长篇小说,不知自己能耐几何,遂决定另写个小故事练练手,于是,就把这篇楔子扩充成20来万字的故事了。。。

  对,没错,各位《狡童》的看官,你们看的只是一个楔子。囧rz

  《狡童》最终在二沈前缘了断处戛然而止,若遗憾他二人最后的反目,那就在这个故事里见证破镜重圆吧。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眼里的‘圆’,跟各位眼里的‘圆’一不一样……

  对于新看官,我会尽力让《沈郎归》成为独立的叙事,但若想确切了解二沈前姻,可以回翻《狡童》。

  最后,谢谢围观。

  第2章 楔子

  活着就是麻烦。

  清侧军捷报频传,叫我悲喜莫名。

  不知献王在京城到底安了多少眼线,但可以肯定,他们手上关于宫里的关键消息,多数都是我传过去的。

  毕竟,当今柄政之人,是丞相兼太傅邬惬怀,也是当朝圣上的学业师傅。

  更是拙荆之父,俗称,我的丈人。

  是的,王朝改天换日,邬家衅起萧墙,我就是这jian佞脚色。

  仗着一身演技,骗得邬府一家信任,陷骨肉与水深火热。

  真是罪大恶极。

  可我早已披了一身枷,何惜再添一道锁。

  幼齿之岁,我遭仇家报复,被丢入蓬门,俗称‘相公馆子’。

  自说话伊始,我就让人教唱yín词艳曲,再加荫传了我乐官父亲的好嗓子,登台初日就赢得缠头无数,各色旦角扮尽。行过处花香细生,坐下时嫣然百媚,世间百炼钢,只要经了我,都甘愿化作绕指柔。

  而后,近弱冠之年,我算计谋划,教一外地恩客赎我出去。

  这名恩客,来自苏州,坐享祖荫,家底殷实,为苏州大族。

  他叫沈越。

  他早有家室儿女,更不好男色。

  跟沈越本是jiāo易,不料事成后,他竟真将我带回沈府,给我派了差事,让我真的脱身奴籍。

  这么标致能gān的一个人物,风月场走遍也难碰上一个,我怎甘心与他就此两相无事。

  粉蝶探香花萼颤,几番款弄冰弦,沈越就让我勾上了chuáng。

  从此做了暗度陈仓的jiāo颈鸳鸯。

  可五年后,我却害得他家破人亡。

  那时,储君登基,朝堂党派更迭。邬派党首即是彼时太傅、我而今的丈人。

  苏州沈氏派属李党,为邬派眼钉肉刺。

  邬家自然要斩草。

  而邬家那把斩草用的斧头,是我。

  若事情这么简单就好了。

  要做人上人,自然要踩一些人在脚下。

  适者生存。

  这是在蓬门就深谙的生存之道。

  可是,我动了情。

  沈越就是我那心上人。

  可笑至极!

  我一阅人无数的男馆相公,竟也有为情所困的一天。

  我也曾付出过真心,这不打紧,毕竟,真心本可瞬息万变。

  可沈越到底是我命中劫数吧。

  这一趟,我满腔心意,竟化作了磐石。

  从此,沈越二字,成了我思虑的掣肘。

  我曾寻思过,为何偏偏是沈越。

  在他之前,我试怕了,再不敢念想此生会有归属。

  数千个日夜,寻遍了,偏不得;未敢盼,却一朝在手。

  姘头千千万,可愿意堂皇牵我入门的,只有沈越。

  沈家人待我,真的与血亲无异。

  所以,沈府最后被抄家,我头脑一热,不惜亲自从京城南下广陵,求亲叔叔给沈越开一条后路。

  我的亲叔叔,是叛军头目、献王麾下第一策士——子翀。

  得以与世上仅剩的的骨肉相认,也是托了沈越的福。

  献王叛变,源于多年积怨,而我趁机倒戈,并非因为亲叔叔的策反。

  那仅是意外得知献王谋划之后的玩笑。

  不料一语成谶。

  我最初笑闹要子翀收留,只为自保。因那时与沈越闹了罅隙,生怕作为家主的他有朝一日将我扫地出门,我不得不跌回流徙无定的处境。

  最后,愚蠢如我,自保却成了自戕。

  叔叔拗不过我磕头,答应托人照顾充军西北的沈越。

  当时我不敢看叔叔的脸,脑门儿贴紧了地面。可至今记得他那一句答应,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带着股恨铁不成钢的味儿。

  而今,叛军势如破竹,我一方面是由衷欢喜的。

  毕竟,若清侧成功,沈越必将否极泰来,位极人臣。

  这不就是我夙愿么。

  可沈越性子睚眦必报,他若复起,头一件事儿定是雪洗家仇。

  届时我是挨千刀万剐,趟刀山火海。

  谁知道呢。

  身死事小,我本就倦了。

  人生,不过就这样儿。

  可回头,看妻子越发紧锁的眉头,丈人日渐斑白的鬓角,叫我这两面刀寝食难安。

  毕竟,邬家收留,虽始于利用,可这些年终究不算薄待我。

  且不提邬家幺女是我发妻,邬家二公子在入仕后,更是将生意全盘托付于我。

  不知这寅吃卯粮剜肉补疮的日子何时到头。

  掌心里,金属入肉的痛感愈发凌厉,隐约觉得指间丝丝滚烫趟过。

  我这老毛病,又犯了。

  每回思虑纷繁,总是不自知地拣了锐物拿捏。

  “公子!”

  “公子!”

  眼前净是重影,耳朵却还算清明,恍惚中,听见这女声叫得甚是着急。

  旋即,我让一怀抱裹住,温软馨香,可这姑娘手势却果断狠准,熟练劈开我紧握的拳头。

  顿时,掌心再没有割肉之痛,可松开了五指,让一阵穿堂风钻了空子,舔过我掌心,钝痛霎时火辣,竞像往伤口浇上盐水。

  钝痛似引子,一时竟牵动我五脏六腑、血肉骨髓都窜出疼劲儿来。

  模糊中,我惯性地问了句:“引章?”

  姑娘却答非所问,急急叫道:“公子既然不乐意渡海,我陪着便是,何苦作践自个……”

  我脑里一团浆糊,嘴张张合合,也不知发出个什么调儿,只觉得引章似乎在上头瞧得更仔细了,继而听她耳语道:“你是怕沈爷吗……沈爷明理的,只要公子说清楚了,他必然原谅公子的,咱们不走了,跟沈爷讲明白?”

  见我不答,姑娘晃我两晃,哭腔夹着绝望:“好不好!”

  好……还是不好?

  这要紧么。

  要紧的是,沈越再不会信我了啊。

  第3章 乱石穿空涛拍岸①

  奉天五年,元月初五,北都。

  清侧之役第二年。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花日绯腹黑文拓拔瑞瑞月下蝶影耳东兔子天堂放逐者

 1/167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