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花间一壶酒_吃汤圆啊【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花间一壶酒_吃汤圆啊【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5-15/吃汤圆啊

  《花间一壶酒》作者:吃汤圆啊【完结+番外】

  简介: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崔酒受崔谬举荐,与太子辜涣一党亦敌亦友。至太子及冠(元景十八年),高祖逊位,为太上皇,改国号为凤翼。北方乱局方定,多年战乱导致国库空虚,南疆百夷崛起生变,文帝性情温文宽简,主要采取休养生息的国策,对外以安抚羁縻为主。崔酒主动请缨出使百夷,不料南疆局势有变,崔酒被困百夷六年。六年间,崔酒扶持舍迦鼓动百夷内乱,并趁机回到齐朝,不久辞官归隐。

  努力学习清正的心机攻×努力学习心机的耿直受(冯怀素×崔昭灵)

  第1章 满园chūn色关不住

  凤翼二年,chūn日宴。

  太子辜涣如今登基已有两年,高祖皇帝如今对朝政已彻底放手,成日深居简出,很少见人。新帝辜涣性情温文宽简,若是放在二十年前那个乱世中,恐怕是寸步难行,哪怕是十年前崔谬当权时,都会步履维艰。

  放在如今,却是恰到好处。

  继元之乱至高祖北定中原,时间虽不长,北地却是饱受摧残,重建非一日之功。待中原重新繁荣,突厥亦死灰复燃,几次出兵后,北疆彻底平定,国库也是让掏了个jīng光。最艰难的时候,别说军饷,竟然连朝中大臣的俸禄都发不出,还是高祖亲自登门,向崔氏等几个士族借的。高祖执政后期,是花了大力气来充实国库的,虽有些成效,但家底依旧很薄,根本经不得折腾。

  高祖皇帝膝下无子,细说起来,太子辜涣其实是高祖的侄儿。辜涣出生时,江北已失,举家迁往江南之后,家中度日尚算得温饱,却难称得上富贵。他又是家中长子,自幼便惯于节俭,登基后,也依旧保留了这个习惯。如今的皇后朱漪乃是辜涣当年的太子妃,朱氏是江南世家,底蕴远不如江北士族来得浑厚,更因着以经商起家,以门第而言,远不能与江北世家相提并论。

  或许是受家中熏陶,皇后朱漪是个极其jīng明厉害的性子,将后宫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不说,其崇尚节俭、jīng打细算的性子,与辜涣更是不谋而合,经她整顿宫务后,很是节省了一笔后宫开支。

  高祖当年虽靠士族支持才得以上台,并平定江北,但自古权力之争便是如此,权大压主从来让人忌讳。高祖念在世家平定江北时出力之多,对世家很是厚待,却也不可能允许这种状况一直延续下去。故而在为辜涣挑选伴读时便已排除了几大世家。

  当然,这也算是皇帝与世家间长久以来的默契了,除非是极乱之时,世家拥护皇帝,却不拥立皇帝。

  从龙之功固然可喜,但风险也甚高,更平白增添君主忌惮,可做,却要少做。

  高祖皇帝给辜涣选了三位伴读,一位是左央左含章,是戍守南疆的左炎大将军之子;一位是太子太傅袁笏之侄袁熙袁梦杳;一位是冯逊冯怀素,是大儒冯恳冯真寄之孙。

  如今这三位品级虽不算高,却是深受信任,各司要职。左含章在金吾卫,袁梦杳在文渊阁,冯怀素在国子监。

  今日的chūn日宴,便是冯怀素组织起来的。

  冯怀素性格飞扬洒脱,为人风流,更带三分桀骜不驯,与其祖父大不相同,才华文气倒是同出一脉,在清流中声望很高。这chūn日宴,一来是踏青郊游赏chūn景,二来则是考校国子监诸位学生的才学性情,每年都算是玉京里一件盛事。

  崔酒从来不爱凑这些热闹,再加上他出身士族,与如今寒门子弟居多的国子监并不相合,一连推了两年,直到今年,冯怀素亲自递了帖子,再不出席未免太驳了人面子。虽是近来与冯怀素闹得颇不愉快,表面文章也还是要做足,免得听些闲言碎语。

  崔酒从不爱这种吟诗作对、附庸风雅的场合,他诗词歌赋都很是平平,唯有策论尚算拿得出手。好在他平素是个爱饮美酒的,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看杏坛落花,自斟自饮一坛梨花白,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他正一个人喝得高兴时,觉得似乎有人在看他,抬眼一瞧,原来是邻座。那人与他年龄相仿,肤色略深似小麦,有一种金茸茸的温暖颜色,他相貌颇佳,又穿着一件浅杏色的圆领袍,在席间很是显眼。

  崔酒看了他两眼,觉得有几分面生,也许朝上来来往往时有见过,但朝中人员众多,他一时也有些想不起来了。所幸大方一笑,拱手道:“在下水部员外郎崔酒,不知郎君如何称呼?”

  那人笑起来时唇边有一个小小的梨涡,看起来有几分腼腆道:“太常寺协律郎蓝惬。”

  崔酒心道:是了,太常寺协律郎是个很风雅很清贵的八品小官,只有每月大朝时才会出现,他在工部掌管水利,官职虽不高,却是管实务有实权的。两者离得实在有些远了,难怪看着他十分面生。

  蓝惬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倒是要活泼一些,他搭话道:“崔员外郎看着有些面生,可是第一次来?”

  崔酒嗯了一声:“不必这么客气,唤我昭灵便好。崔某诗词歌赋都不算拿得出手,当年很是让叔父敲打过也没什么效果,这样的场合来得很少。”

  “你可叫我舒恩。”蓝惬笑道:“想必贤叔父定是文采斐然,便如家慈极擅长音律,便总是觉得我不够好,因此时时敲打我。”

  这话倒是有几分说到崔酒的心坎里了。

  “这便是了,想来越是擅长之事,眼界便高,眼界一高,要求便更高。如此说来,你我有缘,不如满饮此杯?”

  蓝惬也不推辞,面不改色地满饮一杯。崔酒不由心中叫好,对此举很是欣赏,两人一来一回,推杯换盏间,倒是十分谈得来。

  待冯怀素到时,崔酒与蓝惬喝得已有些多了,面上都飞着一层薄红。他手里提着一只酒坛,开口笑道:“原本我还特意备了好酒,以待贵客,如今看来倒是白费一番心思了。”

  崔酒看清来人,笑意璀璨,语气冰凉:“梨花白已是上佳,更何况酒逢知己千杯少。至于冯主簿的酒,崔某人怕是消受不起。”

  冯怀素还待说些什么,便被崔酒打断了:“时间已是不早,一会儿曲水流觞便要开了吧?冯主簿怕是要忙着考察学生,崔某一时贪杯有些醉了,想去河边走走醒醒酒。告辞。”

  蓝惬觉出气氛不对,打算跟着起身告辞,被冯怀素拦了。

  冯怀素笑容妥帖:“崔侍郎酒量如何,在下还是略知一二。既然崔侍郎与先生为知己,这酒赠予先生也算正好。若说告辞,也该是,在下告辞。”说着笑意晏晏将酒坛放下转身离去。待走到无人处,便将扇骨被拗断的扇子丢了开来。

  转身便看见袁梦杳一脸不赞同地在他身后看着他,冯怀素挂上个笑脸,打趣道:“梦杳今日竟脱得开身,没被那群学生缠住?”

  袁梦杳瞅了瞅地上的扇子道:“这又是怎么了?”

  “扇骨不结实,竟给折断了,如今玉京的铺子可是越来越会骗人了。”

  “你我认识这么多年,难道我会不知这扇骨是怎么折的?”袁梦杳缓了语气:“当初你去纠缠昭灵,我便不同意。昭灵性情品格不是个权臣料子,真不知道你为何这么针对他。”

  冯怀素挑眉冷笑:“你可别忘了,他是崔家人!”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周浩晖凌力天堂放逐者周玉鲜橙无限流

 1/37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