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续生_沧海氏【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续生_沧海氏【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7-17/沧海氏

  《续生》作者:沧海氏【完结+番外】

  文案

  本文主角:迟钝内敛受×人.妻忠犬攻

  久禁囹圄死,难消泼天仇。

  纵有丹青客,百年不得归。

  ①1v1,he,he,he,真的是he,相信我!

  ②主配皆亲生,但无良作者喜nüè杀,求全甜宠慎点。

  ③反派皆boss,boss皆反派。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清酒,儿茶(成钰)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楔子

  陈清酒生下来便是个病秧子,眼睛睁不开,没见哭也不没见闹过,乖的不像个正常婴儿,老人们都说他活不长久,便主张将他卖出去。

  当时正逢饥荒,赤地千里,百姓易子而食,陈家十来口人,都是要张嘴吃饭的。

  生下了,养不起,便只能丢掉。

  大人的想法就是如此简单。

  卖孩子那天,生意并不好,陈清酒皮包骨头似地,还是个襁褓婴儿,自然比不得那些胳膊腿粗的孩子肉多,买卖不划算,也就没人理会。

  到了中午,街道都快空了,陈清酒也没卖出去,婆娘气得,也不肯给他喂奶,一边哭,一边打,说自己造了什么孽,要了个这么不值钱的贱种。

  陈清酒任她打骂,半晌后,才吝啬地发出一声哭腔。

  恰在此时,邻村医馆的老夫妇经过,两位老人没儿没女的,很疼孩子,想要买下陈清酒,却又身无分文。

  陈家婆娘远远看他们有意思,便主动上前,讨价还价下,终于将陈清酒换成一箩筐的草药。

  草药好,闹饥荒时,瘟疫也多,将药再卖给医馆,还能换钱买米吃。

  陈家婆娘将孩子丢给老夫妇,才一脸嫌弃地背着草药筐子回家了。

  “这孩子,命中带苦。”

  医馆老头这样对老伴儿说。

  陈清酒四岁那年才会说话,他眼睛上蒙着黑布,整日磕磕绊绊,摔得满身青紫,也不知道疼。

  老妇人似乎觉得他难过,这时总爱给他买糖吃,还笑着说他顽劣。

  吃糖时,陈清酒总能笑得很开心。

  所以他总摔着骗糖吃。

  第五个年头,老夫妇相继离去,陈清酒再也骗不到糖吃了。

  陈清酒成了孤儿,只是他并未流làng太久,就又被人拣了回去,后来他才知道,自己进了修仙门派。

  拣他回来的老头成了他师父,教他修行法术。

  十四岁那年,陈清酒的眼睛能睁开了,老头允他下山。

  那是陈清酒第一次看见这个世界。

  充满了阳光,与温暖。

  陈清酒最后一次看清这个世界,是在他二十岁那年。

  弱冠之年,一命呜呼。

  ……

  有些不对劲。

  一命呜呼不应该长眠不起吗?

  陈清酒躺在石棺内,措不及防地醒来,一时间竟回不过神来,大约过了很久,他的手动了动,才觉得浑身骨头都要散了。

  悲呼哀哉!

  他居然诈尸了!

  白骨生肉不是什么容易事,就如同你硬生生将一个活人剥成一堆骨头似地。

  太疼了。

  疼的人恨不得去死。

  所谓死去活来,也就这样了。

  陈清酒的五指抠在石棺内壁上,他侧身蜷缩着,直觉舌根发麻,石棺是密闭的,空气不流通,血腥味弥漫,闻得人频频作呕。

  当然,陈清酒没敢吐。

  棺中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但于陈清酒而言,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他生前获罪于惩戒台,也是被挖过眼,断过腿的大人物了。

  有的人死了,却又活了。

  陈清酒气得牙根痒痒。

  大抵世间之人就是如此,想死却死不了,不想死的,却走的比谁都快。

  石棺严丝合缝,陈清酒却听到了风雨声。

  狂风骤雨,倾盆而下,山洪咆哮,吞没生灵之时,亦将这口埋着陈清酒的四重棺椁冲出,一路颠簸,至柜山脚下,只落下个内层的石棺。

  水势依旧上涨,放肆地舔着石棺,发出狰狞的笑声。

  东方渐白,洪水停歇,石棺斜靠在河岸,棺盖被打开一角,光进不去,里面依旧是黑压压的一片。

  少顷,一只白如玉的手便扣在了棺身上。

  寻常人用来形容手指‘白如玉’,便就是说那人手指温软细腻,而陈清酒的这只手,是那种常年不见日光,且透着病态的惨白色。

  在这巍峨的山岭间,有一副石棺并不奇怪。

  只是他这棺身上刻满了符文,如若此时有道行高深的修士经过,便能大概看出这些符文的意思。

  这是镇压邪魔恶鬼的咒术――huáng泉令。

  陈清酒刚好能从那石棺缝中露个半身,他原本扶着棺身的手指此时挡在眼前,阳光从指缝透出,那双幽深的瞳目一半被晕染成浅灰色泽,一半依旧藏在yīn影内。

  他面容其实生得端正,但是个人在荒郊野岭见到这种事情,第一反应决不会是上前帮忙。

  陈清酒拭着从棺中站起,腰身却好巧不巧地卡住了,紧接着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手指刚一扣在棺盖上,那些符文立即跟活见鬼似地,在日光下‘魂飞魄散’,生怕比别的字死慢了半拍。

  棺盖被轻松推开。

  山间寒雾重,连个鬼魅都瞧不见,陈清酒衣衫破烂,他身上多是划伤,却不怎么严重,唯有左臂上一道伤痕,淌尽了血。

  “啊!”

  这个时间,不知哪个山头的姑娘跑了出来,正巧看见这诡异的场景。

  陈清酒偏头,只看到地上掉了个花篮。

  “嚯……哟?”

  女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自认为跑远了,刚俯身喘口气,眼前便落下一双白靴子。

  “鬼!”

  “嘘。”陈清酒右手抬起,遮捂住她的嘴,食指轻压在自己唇角,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莫怕,我不伤你。”

  他的声音沙哑的有些刺耳,但若略去这点,以及那和死人样的面色,就单单一双清明的桃花眼,凡人都得动点尘心。

  女子心弦微收,睁着眼睛看他。

  “唔,问点事。”确定她不再大喊大叫,陈清酒耳朵落得清净,便后退半步,顺便将手中拎着的花篮给她,一副含情脉脉而又纯良无辜的样子,“你可知今朝何年?”

  “已是,是,衡正二十三年了。”

  “衡正,二十三年。”陈清酒低声重复了一遍,似在低语呢喃着:“但不知,太始已逝去几载……”

  “三,三百年了。”那女子哆嗦着,下意识地又回答了一句。

  “哦。”陈清酒微微眯眼,颔首看着面前这尚且温顺的女子。

  女子被他瞧得有些面红,埋着头,像个花,越发娇羞。

  “所以,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陈清酒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而又冷漠。

  “啊?”女子呆愣愣地仰头,微作惊讶。

  她嘴里发出一声‘嘎吱’怪叫,随后头上的血泼洒而下,身子也如水般,化在了陈清酒面前。

  陈清酒抖了抖指尖上的鲜血,随后又往衣服上胡乱抹了一通,落下一把手印,不管刚才的状况,径直往山上走。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烙胤寒梅墨香寐语者九夜茴绿野千鹤困倚危楼

 1/92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