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濠镜春华_莲生【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濠镜春华_莲生【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7-09-09/莲生




《濠镜chūn华/濠镜chūn华》作者:莲生/莲生
  
内容简介:
  身患奇疾的澳门土生葡人乐师,为了医病流落中原,一路亦在寻找自己的心
  胆固醇高+nüè注意!
  PS. 写法是明人写宋事,所以衣着是明,时间线是宋,不然主角没法相遇(
  
上卷

第一回 手足情今非昔比 说书人弄假成真
  话说北宋政和年间,东京城桑家瓦子里头,提起清风八咏楼那场决斗,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夜勾栏里头,一群人围着个说书的,屏息凝听。说到jīng彩处时,众人一同惊叹,说到悲伤处时,众人又一同叹息。
  只见那说书的说的口沫横飞,抑扬顿挫,好不入戏:「话说那两个少年人,生的一般高,一般壮,一般英俊,好一对人中龙凤!上得场时,那两人同对方着好防具,一派势在必得,手脚亦极麻利。准备得当,便各自执剑退开三步,摆开个阵势来。」
  「裁判的弟子一声令下,两个便剑拔弩张,往对方杀将过去。浮笙的招数灵动,沉鱼的却更沉稳些,可任这浮笙如何变化万千,却连沉鱼衣服都碰不上。好比鸟儿打王八,这怎打的入手?那浮笙看似束手无策,却突然面露喜色。再看这沉鱼,本来占上风的,却突然浑身一颤,手也软了,直成了一只待宰羔羊!」
  「羊」字刚落,顿时鸦雀无声,都屏息等着下文。正是众人聚jīng会神之际,路过一个huáng头汉子,背着个药篓子,满头大汗,听那说书人讲的绘声绘色,居然一脸鄙夷。
  只听那说书的又道:「原来沉鱼患了顽疾,若不服药,便会浑身苏软。沉鱼本要比武前服药的,却教这浮笙偷换了小食,如今看他面色,好似行`房到一半,就被拖出来比武,那里还有气力?只见他满脸是汗,防御错漏百出,一时无心应战,只好兵来将挡,挡的一招是一招。」
  「这浮笙看准了时机,一招趁火打劫,剑尖刺到沉鱼腕上,挑断了他手筋。那沉鱼握不住剑,脱手跌落,顿时泄气了大半,j火又教他双腿发软,便跪倒在地。那浮笙更是得寸进尺,把剑架在他颈上,喝道:『师兄真是不知羞耻!难不成chuáng笫之事,还比性命重要?』那沉鱼望望伤处,跪着默然不语。」
  「说时迟那时快,那浮笙突然丢了剑,当着师门中人的面,抓进沉鱼裆中,害的那沉鱼当众求饶!那些个女弟子见此,都羞的满脸绯红,扭过头去不看。」说到此处,那说书的演起口技来,一时间呻吟声,喘息声,当是苏麻入骨,教人欲罢不能。那说书的意犹未尽,又道:「若我是浮笙,同如此尤物演活chūn宫,当是三生有幸,那会肯停?於是众目睽睽之下,那沉鱼咬牙要忍,却终究忍不住失态,败下阵来。 」
  「那沉鱼泄了,浑身无力,手腕这才觉痛,半卧在浮笙面前,也知道羞耻了,低头不看浮笙。浮笙玩弄罢了,把手上jīng儿往沉鱼衣上一抹,又拾起剑指着他咽喉,喝道:『师父在世之时这般爱惜你,你为何不知自爱?当真愧对他在天之灵!』沉鱼一咬牙,便要撞上剑尖,浮笙却猛的收剑……」
  那huáng头汉子听到这里,只觉甚不合理,便没再听下去,径自回家了。这人叫凯尔,是沉鱼的同门,沉鱼同浮笙的性子,他比说书的清楚多了,见那说书人chuī的天花乱坠,也不去点破他,只是报以一笑。这两个打完不过一夜,便成了茶余饭后谈资,当中又教那说书的添油加醋了不少,真教他哭笑不得:「两个打架而已,有甚趣味?打的赢了还好,输了还要我医。」
  凯尔回到家中,熬好草药,便去与沉鱼外敷。远远见他坐在窗前,唤他也不应,只道他心灰意冷,进得屋来,只见那沉鱼不过伤了手腕,也未如说书人所讲一般伤到经脉,从背后看来,却整个都萎顿了,简直似断了命根子。凯尔便上前安慰道:「师兄,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必伤心?」
  沉鱼左手动弹不得,右手拿了个茶杯,弯下`身子啜饮,望着窗前的五弦阮,想起浮笙所作所为,恨得他心中波澜,久久未能平伏,好久才淡淡应道:「放心罢,我想得通,只是有些累了。」凯尔觉他淡定得不妥,又问:「师兄,听说你患了顽疾,方才诊脉咱家又诊不出来,却是那里不适?」沉鱼微笑道:「师弟莫要担心,那是讹传而已。」
  凯尔见此,也放下心来,暗自又骂了一句那说书的,拿了烛台到身旁,便低头同他敷药。涂到他断筋处,那沉鱼一声不响,忍着痛楚,尽量放松了手腕,当作若无其事 。凯尔看他满脸是汗,生怕他坚持不住,问道:「师兄,要绑起手麽?」
  那沉鱼一脸沉静,望着药液渗进伤处,似乎毫不觉痛,轻描淡写道:「不必。」涂到一半,凯尔只听他呼吸渐速,又看他面上发红,额角冒汗,咬唇一脸痛苦。凯尔只道弄痛了他,忙松开手,却看他裤裆顶起一片,还生怕凯尔发现,忙用上衣遮丑,却是欲盖弥彰,衣料碰到那顶端上去,害的他一颤,不觉的轻吟了一声。
  凯尔见状,惊道:「师兄你怎突然间……」只见沉鱼皱眉闭眼,面颊微红,口里一边喘道:「莫问,我难受的紧。」凯尔又望望沉鱼腿间,裤子已经湿了一片。虽然缘由不明,但见他已兴起了,凯尔便说了一句:「师兄若忍不住了,便先用手弄着罢。」沉鱼忍住j火,咬牙说道:「这样成何体统?」凯尔无言以对,只得说是,又低头同他上药。
  凯尔同他包扎稳当,却见那沉鱼教j火烧的难受,脸上涨的通红,还在闭眼咬牙死撑。凯尔一放开他手,他便下意识的探到腿间,却刚抬起手便痛的放下。又怕凯尔笑话,右手却不敢弄,死死握住扶手,似要掰断椅子。凯尔想起刚才那说书的话,再看沉鱼神情,似乎另有内情,急问:「师兄你怎变成了这样?」
  原来凯尔同沉鱼分别多年,只记得幼时於濠境时,父亲去佛朗机经商,托付他与清风八咏楼照料,便识了沉鱼浮笙等人。初识沉鱼,发觉这人认真严谨,做事一丝不苟,是个循规蹈矩的家伙。幼时用餐,凯尔同浮笙食饱便走,唯是那沉鱼总把饭粒夹了个jīng光,若饭粒跌倒地上,那沉鱼也捡来食,若是脏的实在入不了口,总要难过好一阵子。
  半年后,一行人离了濠境,回到端州,凯尔也随了去。轮流打扫庭院时候,那沉鱼总要把落叶扫个一乾二净,一块也不留。深秋时分,他刚扫净,晚风chuī过,又瑟瑟的落叶,沉鱼却不厌其烦,又把落叶扫了一圈。
  又过了些时日,沉鱼开始习阮,一丝不苟的性情,更是变本加厉,独个儿练习时候,只要有一个音儿不对,他宁愿整首曲子重弹,也不愿续着错下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练的十个指头都破了,那沉鱼从不叫苦,正是凭着这股劲儿,很快便出类拔萃,胜过浮笙,做了首席弟子。
  凯尔那时虽立志日后行医,可他毕竟年幼,言行吊儿郎当,挨了沉鱼不少责骂。之后受沉鱼教训多了,自己也晓得守规矩。在那沉鱼家中住了三年,直至十二岁父亲归来,送他去医家叶氏门下,他才和沉鱼分别;但他对沉鱼敬重依然,仍以「师兄」相称。
  长久以来,沉鱼於凯尔心中,就如净水浮莲,可远观不可亵玩焉;如今他这般出格,教凯尔不知所措;见沉鱼痛苦不已,亦顾不得尊卑,同他下火不提。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顾漫梅子黄时雨苍白贫血一度君华麦家淮上

 1/33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