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浣溪沙_玻璃心碎一地【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浣溪沙_玻璃心碎一地【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7-11-29/玻璃心碎一地

  《浣溪沙》玻璃心碎一地

  文案:

  扫雷:

  1、短篇插叙文,5万字封顶

  2、N·P总·受刷日常,没有啥大纲

  3、喝了这碗狗·血,一起静静_(:зゝ∠)_

  4、欢迎抓虫及语法毛病,不接受关于笔者逻辑、节操、三观的板砖

  5、不接受质疑故事中人物的做法和笔者三观搭上关系的板砖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www.ai611.com/】

  第1章 第 1 章

  非常抱歉,本章节因出版、修改或者存在色情、反动、抄袭等原因而被作者或网站管理员锁定

  第2章 1

  楔子

  峥越山庄的大门在闷雷响起前就已经被敲响,而现在外头蓬勃大雨下了一盏茶时间,门倌才见小厮施施然回来传话。

  抖抖油纸伞的水,小厮轻轻哂笑道:“庄主说,姓贺的一概不见。”说完不管对方脸色青白就撑伞回去。

  贺锦愣愣看向右方门厅一会才低头准备离开。一旁的门倌有些不忍,出声唤住他,把门旁的油纸伞jiāo到他手中。贺锦推脱,却听认识近七年的门倌说道:“……前方雨大,贺少爷独自一人,这伞备着也好遮挡遮挡。”

  贺锦答:“你有心。”

  门倌看着他,突然就这么说:“贺少爷,本来小的不该置喙,但您得想想——庄主都把前尘放下,您又何苦固执至此?”语音落罢,见贺锦猛地看向他,双眸中竟满是茫然,门倌只好叹息不语。

  贺锦没答话,撑着伞默默走进了雨中。

  渐而,淹没了身影。

  折子一

  雨还没下,门倌就被催着将峥越山庄的大门大开。芳絮这丫头在一旁急得几要跺脚,盼前顾后就是没把人盼来,“你说这雨也快下了!人怎么还没来呢!”

  门倌也张望,上山的路径依旧静谧,便道:“贺少爷怕是在路上耽搁了!”

  芳絮着急:“早不耽搁的,偏偏来雨才耽搁!这不糟心么!贺少爷忘性大,肯定又没带伞!哎哟!要是让雨淋了,爷又得发火!”

  门倌一听也着急,恰巧看见那头山径上终于出现一抹人影,顿时叫:“来了来了!”说完就是一声闷雷响起,这雨终于还是下了。芳絮吓得赶紧打起伞提着裙摆冲出去接人。

  门倌看着不远处贺锦接过伞低头对她笑,两人不知聊了啥,伞下的贺锦远远就抬眼望向山庄的右前方。雨帘之中,门倌确切看到贺锦笑弯的眉目含着淡淡温情,一低头就敛在淡淡笑意之中。

  贺锦进门就对门倌点点头,“有劳。”

  芳絮在一旁轻声催着:“贺少爷,这边请。”说着就带着贺锦进去。

  门倌关上门,回头就看着两人身影慢慢走进深深庭院。

  1、

  雨下了大半天才停,芳絮端着茶回到书房。墙上画卷还没更换,依旧是哪位眉目清秀脸容平凡的男子持剑回眸的人物画,可惜提笔的人目光不再停留在画卷上,而是盯着新收的一卷山鸟图看不不停。

  守在庄主程子澜旁的肖凡见自己的妻子更换过茶盏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矗立在原地,就像新chūn的竹,一抹chūn绿静静染在画卷中。

  程子澜冷不防问:“芳絮,有事?”

  芳絮欲言又止,下意识低头摸摸挽起的发髻,碰到上头一根普通的玉簪子就顿住。她抬头轻声说:“这几日山下捎了几卷新画卷来,奴婢瞧着书房的挂画都有些年头了,就想问问爷的意思,是否换上?”

  程子澜抬头,视线没有从手上画卷挪开,仅是用眼角余光淡淡瞥了她一眼。

  “不用,挂着吧。”

  芳絮抿唇淡笑,“是,奴婢先告退。”说着就端着换过的茶盏离开。

  肖凡敛起不安的神色,顺手接过程子澜递过的画卷,只见程子澜回头就看向墙上的挂画。

  “肖凡,”程子澜冷漠收回视线,指指墙上唯一的人物画,“换了。”

  “……是。”

  庭院外,芳絮抬头,庭院牌匾狂草字体依旧还是当年的留锦阁三字。

  贺锦冒着大雨下山,门倌留给他的伞根本挡不住来势汹汹的大雨。回到山下客栈时他身上几乎都湿透了,初秋时分即便是习武之人都感到一丝寒意,客房中留守的男人见他一身láng狈回来就哈哈哈大笑。

  “瞧你这贱`样!”俞聪边打量他边取笑:“程子澜不是最会疼人的么,怎么jian`夫都不疼你了?”

  贺锦翻出gān净的衣物毫不避讳地脱`衣更换,“你怎么过来了。”

  俞聪靠过去摸摸贺锦赤`luǒ的腰`身,嘿嘿笑:“小爷不来,你这yín`娃今晚要是发`làng,岂不是害惨了客栈的住客。”

  贺锦一把扣住俞聪探到臀`间的手卸力拍开,扯过亵`裤穿上。

  俞聪哼哼两声,坐在chuáng边看他更衣后拭gān头发,“你连峥越山庄的门都没能进去,这么自取其rǔ可怪不了小爷骂你贱。那个程子澜,也莫不过如此,你两一个残花败柳一个láng心狗肺,倒也挺相配。”

  贺锦淡淡回道:“过了,葱头。”

  俞聪又羞又怒,涨红脸拍案而起:“不许再喊这恶心的名!”

  贺锦回头看着男人气得狰狞的脸,上前按住他的颈椎,抬头就咬住俞聪的唇。俞聪反咬一口,一手扣住贺锦的腰就将舌头步步bī近对方的口中,之后就分不清是谁被谁塞了一嘴巴舌头。直到贺锦突然往俞聪的麻xué一拍,挣脱开对方死扣在自己双`臀的大掌。

  俞聪大怒:“装啥!小爷又不是第一次X你!还得立牌坊不是?!”

  贺锦淡定翻身上chuáng,“早些歇息吧,明日得赶路。”

  俞聪啐一口,甩门而去。

  贺锦仅仅转过身,睁着眼睡不着。满脑子的思绪乱得像剪不断的麻,一丝缠一丝,不自觉便是深夜。

  凌晨时分俞聪回来,浑身酒气就倒在熟睡的贺锦身上。他坏笑:“甭装睡,我知你醒着。”边说边伸手揉搓身`下jīng壮的躯体,“你猜小爷刚刚从哪儿回来,嗯?”

  贺锦睁开眼,两人在黑暗中四目相对。俞聪撇嘴笑,“小爷喝花酒去了,里头的小làng货身段可是又软又香,□□摸起来比你这硬邦邦的石头可是舒慡多了!”

  贺锦轻声说:“葱头,甭总抹黑自己。”

  俞聪恶狠狠地眯起眼,这一声葱头居然比起往日的听起来有些顺耳,但仍改变不了他厌恶这称呼!

  “你呀……”贺锦抚上俞聪的发际,轻轻亲吻他的发鬓。俞聪则立马找到贺锦的唇,直接咬上去。两人亲了一会,俞聪去扯贺锦的裤头,贺锦并没有拒绝。

  (不见了)

  贺锦疲惫地翻身睡过去。俞聪可没见过这么没心没肺的婊`子,暗咒一声趴上去恶声问:“你怎么知道小爷没去jì`院?!”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乐小米蒋胜男闲听落花何马三千世临渊鱼儿

 1/26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