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三哥_兰泽皆鱼【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三哥_兰泽皆鱼【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7-12-20/兰泽皆鱼

  我穿过巷子,看到抱膝坐在门槛上的三哥,隔壁一家四口正在煮饭嬉闹,灯火通明,显得他的身形格外落寞,听到我的脚步声,他抬头目光含泪。

  我靠近他,俯身抱他,“三哥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没有关系的,阿越。”他轻轻的说,擦gān眼泪,语气羞怯,手紧紧搂住我的脖子,“阿越,腿麻了。”

  我把他打横抱起,进了屋子,点了烛火。

  三哥手指捏着我的衣角,亦步亦趋的跟着我,我知道这次晚回来真的把他吓坏了,安抚的把他搂在怀里,坐在灶台后面一边生火,一边和他说话。

  “入秋了”,我说。

  吻着三哥凉凉的手,我心想明日庙会,带他出门玩一玩,再制备两件新衣裳。

  因为不需要做工,我一觉睡到大天亮,怀里的三哥早已经不在。

  我打开房门,三哥正站在桂花树下张望,回头看向我,眉眼弯弯,他说:“阿越,花香。”

  繁密的桂花一夜开了,整个院子里暗香浮动。

  我折了一小枝huáng蕊,插在三哥襟口,吻他脸颊,“三哥亦是香的。”

  三哥抿嘴笑,羞的把脸往我怀里钻。

  庙会很热闹,我们吃了馄饨,油饼,还有千果斋的蜜饯。

  三哥爱凑热闹,哪里人多便往那里跑,我们穿过了舞狮队,看了杂耍,赏了才子唇枪舌剑的辩论,瞧了沿河船娘的歌舞,看了青衣花旦唱书生和富家小姐的戏。

  天色渐黑,我牵着三哥进了一品楼,每月我都会带三哥来好好吃一顿,毕竟我做的饭菜只能说是勉qiáng入口罢了。

  我们坐在大堂,今日人有点多,菜上的也慢。

  三哥无聊的摇头晃脑看大堂里的其他人,瞧见一个小孩在地上打滚哭闹要吃肉,拉拉我的手示意我看过去。

  我捏他的手指头说:昨夜在chuáng上,三哥也是这般耍赖不肯洗漱。

  三哥听懂我在戏谑他,羞红了脸不理我,抽回手摆弄桌上的茶具。

  我刚想哄他,便感受到同昨日如出一辙的窥视,我四下看了看,找不到可疑人物。

  第5章 五

  又过了几日,我照常去码头上工,可眼皮一直跳。

  我心下担忧三哥,匆忙丢下手里的货物跑回家。

  我推开大门,院子里静悄悄的,暗香浮动的桂树形单影只的立着,我哑着声音喊了一声三哥,没有任何回应……

  是谁?

  若是官府,那也应当把自己也带走,为何独独是三哥一人呢?

  私人恩怨?

  陵城里并无认识的人啊。

  我一时心头剧痛,喉咙一痒,嘴里溢出腥甜。

  擦去嘴角的血,踉跄着跑去隔壁敲门,那家两个小孩平日带着三哥玩耍,一定知道。

  那家人闭门不出,我心里一狠,拾了一块残砖,破门而入。

  那家人惊恐的看着我,像是看着杀神一般,抱在一起战战兢兢。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那家的男人抱头痛哭。

  我冷眼看他,抓着他小儿子的衣领,问他说不说。

  那男人跪在地上,涕泗横流,说自己不该贪财,有人问你们的住处,便把人带了过来,却不想是这般大的阵仗。

  我细细问他那些人的穿着打扮,形容相貌。

  男人说像是蓬客庄的护卫……

  城主?

  我潜进城主府,藏在树上察看那些走动的下人,正准备动手,却听见一丫鬟说:“尽早少爷带回来的那人,竟然是抓错了,现在已经送回去了,他家的人可别急坏了。”

  我心下一滞,慌乱的翻墙回家,三哥你可千万要平安。

  我推开门。

  “阿越”他笑着喊。

  我喜极而泣,抱住他,紧接着摸索他身上,问他有没有受伤。

  他像是有些羞赫,把脸埋在我怀里紧紧抱住我,轻轻的喊我阿越。

  看到我因为跑的太快而摔破的膝盖,蹲下身吻去上面的血腥,他说:“我给阿越chuī一chuī就不痛了。”

  入了夜,我烧好水唤他沐浴,屏风挡住沐浴的人,只能听见水声,我坐在chuáng边低头失神,盯着鞋面。

  不一会儿,他洗好澡穿着gān净的中衣,上chuáng在我身后抱住我,喊我阿越。

  “你是谁?”

  我转头看他,神色冷漠。

  他眉眼弯弯,嘟起嘴迎上来吻我,却被我撇头躲开,吻在下巴上。

  “我是沈念初啊”他歪头一脸懵懂的看我。

  我站起身推开他。

  “不,你不是。”我冷眼看他,掐住他的脖子“他若是许久未见到我,他会哭,而不是笑。他看到我受伤,会哭,觉得是他拖累了我。他从来不会一个人乖乖沐浴,他会缠着我给他洗……”

  “那这样的废物,你究竟喜欢他什么?”面前这人同三哥有着如出一辙的面容,只是此刻撕去伪装,脸上的笑带着yīn狠,手摸上我掐他脖子的手,若有若无的抚摸着。

  我猛的松开手,“他从来只会说他是我的三哥,而不是沈念初。还有,我喜欢他就是喜欢他,他傻也好聪明也罢,又有什么分别吗!”

  “真是个情种啊……”那人嘴角上扬,眼里却落下泪,“明明我先认识你的。”

  我什么认识过这人?

  “两年前,你在山上打猎,把满身是伤的我捡回家,你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的,可是后来我家里人找来了,我们就再也没见过。如今再见,你却是认不出我来,甚至喜欢上我弟弟……”

  我皱眉,“你是沈家二少爷?不是早夭了吗?”

  沈怀今摇摇晃晃的坐起身,“我同念初是双生兄弟,我朝自古就视双生子为不详,爹娘为了护住我们,对外便说我早夭,将我寄养在没有孩子的外舅家中。”

  既然他是三哥的亲哥哥,想必不会加害于他,我送了口气,想到他刚才所说的两年前,我说:“你必然是认错人了,我并不曾救过你,而且我从八岁开始便扮作女装,如何去山上打猎。”

  沈怀今眼里尽是不信,神色狠绝,“你不想同我扯上关系,何必说这些话伤人。”

  我一时头痛,同他说不清楚,“那你说说,救你的人还有什么特征。”

  “你后肩上有一块银子大小的红瘢。”沈怀今目光幽幽的看着我,“那日你在码头搬运,我就是凭这个认出你的。”

  我忽然想起来,“救你的人不是我,而是我表哥!”

  我看他似是不信,“我同表哥在幼时贪玩被一个猎户当做猎物一箭双雕,箭刺穿我肩膀又把我身后的表哥肩膀刺穿,便留下这差不多的红瘢。”

  沈怀今忽然问:“你名字不是徐富贵?”

  我说:“我叫徐越,徐富贵是我表哥。”

  沈怀今像是脊梁柱被抽走,难过的趴在chuáng上哭,“那他在哪里?”

  “他前些年就从军去了。”我惦记三哥,问他:“三哥在哪里?”

  沈怀今喊了一声小黑,门就被破开,一身黑衣的男人抱拳等吩咐。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林绵绵凌豹姿焦糖冬瓜十世茂林修竹羲和清零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