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白首_却玄参【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白首_却玄参【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7-12-27/却玄参

  《白首》却玄参

  文案:

  长相守,共白头。

  师徒年下傻白糖。he。

  胡说八道,莫要考究。

  人怂话多哭包影帝攻 (穆桓止)

  职业戏jīng虚假二百五受 (拂诺)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乡村爱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桓止,拂诺 ┃ 配角:一般多。名字好听的都很帅 ┃ 其它:怪力乱神,架空,瞎闹,he。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www.ai611.com/】

  第1章 第一章

  冬至那天,天空乍出缕缕微光,在随同穆桓止去雾宿山的路上林然说是天公开眼。至于开的什么眼,穆桓止则没那心思去问,横竖是个不讨皇上欢心的太子,天公开眼依然抵不过道士的一句批命。那日风大,马车行至山腰时叫大风挡住了去路。随行的林然无奈,只好将尚在马车中假寐的穆桓止抱起以防发生雪崩时穆桓止能有时间说些嘱托。寒风刀子似地割过脸,这颇让穆桓止怀念东宫里的暖炉。

  穆桓止被林然抱在怀里,盯着他尖尖的下颌百思不得其解皇上为何遣了林然随同他去那么远的地方。一不会武功,二厨艺不通。这两条加起来就能让穆桓止难受的少吃一碗饭。

  寒风刮得更厉了些。穆桓止将脸埋进林然胸口前,瓮声问他:“林然,孤真如道士批命的那样命硬么”

  林然闻言默了一阵,似在思忖怎样回答才不至于让穆桓止太伤心。穆桓止显然不想放过他,揪着他的衣襟追问:“父皇是不是不爱孤?”

  林然理理穆桓止乱糟糟的头发,说了句颇让穆桓止无奈的话:“殿下这是说的什么胡话,皇上最疼的不就是您么?”

  这话说的让穆桓止有些无奈:“父皇就孤一个儿子,他总不能疼一个外人吧。”

  林然:“……” 您看您也知道这个道理啊,所以就没必要杞人忧天了嘛。

  不理会他的沉默,穆桓止不依不饶继续道:“可父皇却不来送孤。”

  林然将穆桓止放下,真话显然不能和穆桓止讲。于是揉揉他被冻得通红的脸,胡诌:“因为圣上所说的是‘依情况而定’啊,殿下,这样一句话就是套路,您竟还当了真。”

  穆桓止嘴角如愿地抽了抽,平息了一会儿接着问:“林然,你说父皇为何要将孤送去那么远的地方?临安附近又不是没有山。”

  林然在穆桓止面前蹲下,随后贴近他耳根极神秘地说道:“殿下,奴才也是听宫娥们私下谣传的才知道的。原来是皇上怕您半道跑回来所以才将您送去那么远的地方的。”

  “谣传的向来就不能当真。”穆桓止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不过,”林然在瞅了瞅穆桓止的小短腿后话锋一转:“奴才相信太子您是半道都跑不回去的。”

  这转折让穆桓止有些神伤。神伤之余,小性子便使上来。于是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嚷嚷着不走了。耍赖撒泼穆桓止一向在行,半点皇家风范都没有。穆桓止一边撒泼一边偷瞄林然,发现他也正看着在地上撒泼的他,表情略显复杂。穆桓止理所应当的认为他在组织语言怎样安慰自己。

  “殿下,地上……”

  “地什么?反正孤腿短,不走了。”

  “……殿下,”

  “不要劝孤了,孤不走了。”

  “殿下,奴才并未想劝您。但是您能先听奴才把话说完么?!”

  一通撒泼的话正哽在喉间,不料林然突然抢白,穆桓止呐呐道“……好吧,你说。”

  “奴才只想善意的提醒殿下一句:地上有雪,您的衣衫湿了。”

  ……

  良久的沉默后穆桓止默默起身,一边笑着掩饰心底的尴尬一边用手理被坐出有些褶皱且湿了的衣衫。

  “所以,殿下我们现在可以走了么?”

  “不若你背孤上山?”穆桓止裹紧斗篷,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林然看着他圆滚滚的身体,欲言又止,表情甚为复杂。穆桓止估摸着林然在寻思该如何拒绝他而又不能让他再有耍赖撒泼的机会。

  “殿下……”林然艰难开口:“您穿的衣衫太多,很重的。”

  于是一通扮可怜装乖巧的话再次被哽在了喉间。穆桓止在心里咋舌林然何时变得这般聪明了。因为他本就畏冷,在这样极寒的天气里是断然不会脱下外衣的。因而就凭这一点林然便料想到他是万万不会因为要他背他就褪了外衣。这般拒绝他,动之以理。其次,林然为他的微胖找了一个不错的理由。这般拒绝他,晓之以情。伺候过穆桓止的宫人都知道要拍他的马屁,与其夸他长得好看,不如违心奉承他最近瘦了好多。

  如此,确实是在正当情况下拒绝穆桓止的同时又让他没了耍赖撒泼的机会。

  穆桓止看着他,表情很受伤:“林然,孤万没料想到的是你会这样说,”穆桓止绞着手指,继续神伤:“孤原本以为你不会拒绝,孤以为你是真的疼孤。”

  “母后离世,父皇不疼。就连孤最信赖的小伙伴也这般嫌弃孤,孤真的很难过。”穆桓止假意抹掉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眼泪,又道:“既如此,林然你便走吧,反正孤就是死了也不会有人知晓。”说完后穆桓止便爬到马车内拿走了包袱,“林然,gān粮孤拿走了,再见。”

  “……殿下,等等,等等!!奴才背您上山,奴才背您还不成么?”

  计划达成!穆桓止回头,笑得狡黠,偏偏还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先说好啊,是你要背孤的。不是孤qiáng迫你的。”

  “……”

  林然背起穆桓止,嘴里不免嘀咕:怎么感觉上当了?

  穆桓止心安理得趴在林然背上,看着仍不见停的大雪,从脑海里突然涌出许多事来。而先前那些模糊的记忆也由着这风雪的刺激明朗了许多。

  林然进宫那年十二岁,起初他和同年入宫的宫人一样只是被分配到各司gān些不费脑子只靠体力的活计。后来不知怎的就被太傅要来做了穆桓止的陪读。穆桓止私下同太傅暗示过其实像他这样天资聪颖的人是不需要陪读的。回答他的是太傅的一声冷哼以及一句听不出褒贬的“殿下,您可真自信。”穆桓止又问太傅为何是林然做他的陪读,太傅掸去袖子上并不存在的灰,高深莫测道一句“投缘”。至于投的什么缘,穆桓止没再问下去,毕竟从太傅平日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来看,他也不指望从太傅嘴里听到什么满意的答案。

  但无奈好奇心太重,所以在一番兜转后便问了林然同样的问题。林然也实诚,说他是将一年工奉预支给了太傅才得以成为穆桓止的陪读。为此,穆桓止郁结了好些天。原来做他陪读门槛这么低,只需一年工奉即可。

  穆桓止将心中郁结说与林然听,林然安慰他说“物以稀为贵嘛。殿下您想啊,做您陪读门槛低了就有很多人来争着做您陪读了。这样太傅就能在这些人中为您择取一位优秀的陪读啦。”那时穆桓止懵懵懂懂不知其义,只觉得他应该就是林然口中那个稀缺的“物”。后来回想起来,才明白原来他是在拐着弯的夸自己。为此穆桓止曾不止一次感叹当时读书太少,听不懂话中别意。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桃宝卷桩桩南派三叔明晓溪爱看天慕容湮儿

 1/119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