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染香扇_大风刮过【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染香扇_大风刮过【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6-09-30/

   《染香扇》作者:大风刮过【完结】

  第一章

  京城三月,chūn光烂漫,翠染柳梢,花满枝头。

  洛章晟站在京城朱雀大街的街头,面对着熙熙人cháo,唏嘘感叹。

  今天是试举新科前三甲游街的日子,状元、榜眼和探花据说全是年轻俊美的少年郎,因此全京城的老百姓几乎都挤在街边看热闹。人人都想一睹三位少年才子的风采。

  洛章晟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心中的凄凉更甚。就在半个时辰前,他被他爹一顿大棍子打出了家门,只能流落街头,寂寞徘徊。只因在本次的试举中,他很不幸地名落孙山,而新科状元郎却正式他爹的死对头右相宋朔的儿子宋韵知。

  宋右相的儿子高中榜首,洛左相的儿子却榜上无名。也难怪左相大人会觉得脸上挂不住,要bào跳如雷,怒气冲上九霄。

  洛章晟在人缝中漫无目的地踱步,没留神被争着往街边挤的一个行人一胳膊拐子撞了个踉跄,哗啦带翻了旁边的一个小摊,摆摊的小贩见他衣衫华贵,没敢大声抱怨,只念叨了一句:“公子走路小心着点。”

  远远的一阵chuī打声传来,应该是三甲游街的队伍已到了不远处,街边的人cháo骚动雀跃,噼里啪啦的鞭pào声,锵锵的锣鼓声,滴滴答答的chuī打声,好不热闹。

  洛章晟就在这一片喧嚣声中慢慢地弯下身,将刚才撞翻到地上的东西一件件捡起。

  被他撞翻的摊子是个卖画轴扇子等物品的小摊,洛章晟帮小贩捡完了地上的东西,向小贩赔了个不是,随手拿起一把刚刚从地上捡起的折扇把玩。

  这把折扇看起来是把旧扇,绫绢扇面,沉香木扇骨,散着一股幽幽的沉香。洛章晟随口问那小贩:“怎么你的摊上还卖旧物?”

  小贩道:“公子,是你拿的巧,我这摊上只有这把扇子是旧物,它是我机缘巧合得到的,给我的人还说是件大有来历的东西来着,若是碰见识货的人,能卖个好价钱。结果我摆着快两年了,也没见有人稀罕过它。敢情我是被骗了。”

  洛章晟笑了笑,信手将折扇打开,只见折扇的一面题着一首旧诗:“风暖仙源里,chūn和水国中;流莺应见落,舞蝶未知空。”这是唐时宋已的一首咏桃花的诗,题诗的墨迹清峻飘逸,落款处只写了一个韶字。再翻过另一面,空空的扇面上却只画着几根树枝,光秃秃的,既没有一片花瓣,也没有一片叶子。

  洛章晟不由得疑惑道:“看另一面题的诗,画扇面的人应该是想画一丛桃花,为何只画了几根树枝在这里,一朵花都没有。”

  小贩袖着手道:“我怎么知道,就是因为这样,这把扇子总也卖不出去。那些看过扇子的人都说,树枝上无花无叶,摆明了暗示着花凋叶残,又衰又败,触霉头,都不买它。但这扇骨扇面都是上等材料做的,一看就是金贵东西,没准真是个宝贝,触不触霉头也是见仁见智,您说是吧公子。”

  洛章晟手里握着扇子,耳中听得却是三甲游街的敲锣打鼓声与人群的欢呼,想来那宋韵知现在正骑着骏马,身穿红袍,帽插金花,得意洋洋。就像三月京城中绚烂的chūn花,极尽荣华,自己却如同手中这把折扇上画的那几根光秃秃的树杈。他chūn风得意马蹄疾,自己却寂寞伶仃在街头。所谓同人不同命,更所谓人比人气死人。

  洛章晟再次感慨地叹了口长气,看了看手中的折扇,忽然发现那几根秃头秃脑的树杈很符合自己此时落寞的心境,便又叹了口气,向着扇面喃喃道:“我能在此刻遇见你,也是种缘分吧。”

  作者:青伊笑2008-12-3108:01回复此发言

  --------------------------------------------------------------------------------

  3回复:※┊┕紫★芯┒┊※『转载』染香扇(文BY大风刮过)

  第二章

  买下那把旧折扇,只花了二十文钱。

  洛章晟袖着扇子继续在街上慢吞吞地踱步,心道,不知道自己这团名落孙山、扶不上墙的烂泥,在他人心中,又值几文钱。

  游街的三甲刚到朱雀街,此刻正在道路中央缓缓前行,人群的欢呼声扎的洛章晟耳朵疼,透过人缝,隐隐可以看见在最前面的状元宋韵知骑着高大的白色骏马,华美的衣袍红的刺眼。

  洛章晟贴着街边的店面和墙根走,准备找加茶楼酒馆进去避避。他前方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一动不动的站着,痴痴凝望着街中央,两行清泪顺着脸颊不住的流。

  洛章晟看见这个哭得像粥一样的小书生,顿时生出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之情,走到他身边,伸手拍了拍他肩膀:“兄台——”

  小书生却像被雷劈了一样跳起来,向后一闪:“大胆!无礼!你想gān什么!”

  洛章晟尴尬地一笑,连忙道:“这位兄台,在下是看你正在伤心,忍不住过来劝慰一下。”

  小书生抬起袖子,狠狠擦了擦脸颊,带着哭腔道:“我伤不伤心关你什么事!”

  洛章晟叹息道:“唉,兄台,你我俱是此次应试的失意人,看着他人chūn风得意地游街,心中当然不好受,不过兄台你还年轻,大不了重新来过,三年之后,说不定新状元就是你,看开些。”

  小书生一言不发,瞪着黑亮的双眼望着洛章晟。洛章晟拱手道:“对了,既然同为失意人,不如一同去酒楼消愁一番,不知兄台意下如何?”

  楚天阁是洛章晟最中意的酒楼,这里的雅阁清幽,酒菜jīng致,小伙计腿脚利落,态度殷勤。

  洛章晟和小书生一同坐在楚天阁最幽静的雅间里,要了几样小菜,一大壶上好的竹叶青。

  竹叶青清澈醇厚,小书生一手抓着酒壶,一手握着酒杯,自斟自饮,一口气灌下五六杯,洛章晟面前摆着一个空酒杯,一滴酒都没沾到。眼看小书生的脸上泛起了cháo红,洛章晟正想要开口相劝,请他不要喝得太猛,小书生已抛下酒杯,伏在桌上,哇地大哭起来。

  洛章晟僵僵地坐在椅子上,傻了。

  小书生的哭声和方才的说话声大不相同,虽然声音很大,哭得很凶,但娇嫩婉转,分明是女孩子的声音。

  “他”哭的内容更震撼:“……呜呜,宋韵知……你这个王八蛋!你没良心!你是负心汉!……为什么你要娶那个赵湘儿……我~我哪里比不上她!小时候你明明说,你会娶我的……呜呜……王八蛋!……”

  洛章晟张大了嘴听她一边哭一边骂,苍天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宋韵知平时一本正经,竟然是个衣冠禽shòu斯文败类。这次高中状元,听说圣上本打算将清平公主赐给他当老婆,宋韵知以早已和户部赵尚书的女儿赵湘儿定亲为理由婉拒。朝中还都称赞他不贪图富贵,说他是君子,原来是早就做下了始乱终弃的事情。千金小姐一般都养在深闺中,不可能和宋韵知从小就认识,眼前的这个少女,要么是从小寄养在宋府的远方穷亲戚,要么就是宋府中的丫鬟吧……

  败类啊败类!

  洛章晟在心中狠狠地唾弃了宋韵知,起身走到哭泣的少女身边,有美人落泪,自当怜惜安慰,但男女授受不亲,他又不能做出什么动手动脚的安慰举动,只能无措的站在少女身旁,弯腰温声道:“那个……那个……姑娘,既然他已负心,不如就忘了他吧,天下好男人多得是……”

  少女继续一边骂一边哭,忽然抬起头,扑进洛章晟怀里。

  洛章晟尴尬地站着,不敢乱动,任由少女抓着他的衣裳痛哭。恰好酒楼的伙计过来上菜,看见此情此景,立刻张大嘴呆呆地愣在门口。但楚天阁的小伙计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只呆了一呆后,立刻面不改色的进来,上菜,退下,自始至终异常镇定,只在临走钱又看了洛章晟一眼,眼神暧昧至极,洛章晟无语地望向屋顶。

  作者:青伊笑2008-12-3108:03回复此发言

  --------------------------------------------------------------------------------

  4回复:※┊┕紫★芯┒┊※『转载』染香扇(文BY大风刮过)

  第三章

  少女伏在洛章晟怀里,大有一哭而不可收拾的架势,洛章晟正在默默的思考该怎么让她停下来时,雅阁的门突然被猛地撞开。

  两个书童打扮的清秀少女站在门前,看见洛章晟和那少女的情形,立刻满面寒霜,目光如刀,狠狠向洛章晟剜来。

  洛章晟在心中叫苦,我真的是清白的是冤枉的。新来的两个少女瞪完洛章晟,马上扑上前,一左一右将痛哭的少女从洛章晟身上拉开,喊了几声小姐,看来应该是这名少女的丫鬟。洛章晟长吐出一口气:“你们是这位姑娘的家人吧,她喝醉了,误扯住了在下,哭个不停,你们赶紧将她带回家去,好好劝劝她。”

  两个丫鬟再次狠狠地剜了洛章晟几眼,其中一个冷冷道:“不用你多嘴!倘若小姐醒了,说你对她做过什么轻薄的事情,一定饶不了你!”

  洛章晟苦笑道:“在下真的是清清白白光明磊落,你家小姐一开始扮成男子,我并不知道她是姑娘,以为她也是落榜的试子,这才约她到酒楼共饮,后来她喝醉了就误扯着我哭,真的再没有别的什么。在下姓洛名章晟,正是京城人氏,倘若你家小姐有什么,尽管来找我便是。”

  扶着少女的丫鬟之一冷笑道:“原来你就是洛左相那个名落孙山的儿子洛章晟啊,好,我记得你了,就算你是左相的儿子,如果有对我家小姐无礼的地方,一样让你死无全尸!”又狠狠瞪了洛章晟几眼后,才扶着少女出门而去。

  洛章晟站在原地,看了看雅阁的房门,又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被抹得满是眼泪鼻涕的长衫,长叹道:“真是无妄之灾——”

  从酒楼出来,街边的人群已经散去,空dàngdàng的,路面上还残留着鞭pào的碎屑,被暖风卷起,再打着圈儿落下,洛章晟看了看落在自己脚步的几片碎屑,又继续漫无目的地向前走。

  他走了很长时间,居然从城中的闹市踱到了清冷的城郊,索性信步出了城门,走到城外郊野处,沿着官道旁的一道小径一直向前,远远可见一道青山接着一条河流。他踏上一架石桥,到了河对岸,四周越来越荒凉,风景却越来越清幽。

  正继续前行时,天忽然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洛章晟顶着雨四处张望,欲找一棵比较大的树避雨,忽然透过树的缝隙,隐约看见前面有一道白墙灰瓦的院墙。

查看更多:大风刮过小说作品|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温馨文星际文凌力蒋胜男柳满坡琼瑶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