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梨花雪后_东篱菊隐【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梨花雪后_东篱菊隐【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6-10-29/

   《梨花雪后》作者:东篱jú隐【完结】

  【文案】:

  忽如一夜chūn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chūn风来,梨花开。

  入罗幕,锦衾薄。

  离铜雀,与chūn归。

  本文没有金戈铁马,没有大漠落日,没有战鼓雷雷。有的只是一个女人的故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种田文,甜文,宠文以及各类宫斗文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ai611书库http://www.ai611.com/】

  死了之后会看到什么?那得看你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可是目前是什么状况?辛情四处望着,雕花的巨大chuáng铺,吊着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纱帘,地上铺着雪白的羊绒地毯,视力所及之处能看见的还有古朴的家具、熏香铜shòu、怒放的鲜花以及几个美貌的小丫头,穿得都跟天仙一样。看来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这是到了中国的天庭了?可是主管天庭的不是玉皇大帝吗,为什么窗边背对着她的人感觉像是地狱来的阎王?玉皇大帝和阎王爷的关系很好吗?好到可以互相拜访的地步?没听说——那现在是什么状况?“喂!”辛情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看见窗边那个转过身的男人的脸,瞬时瞪大了眼睛,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啊,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他从窗边走过来,辛情看清他身穿绣着团龙的——应该说是朝服吧,不过他的脸就沉的像灌了铅,与那暗紫色的朝服倒是保持了色调一致。辛情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不是因为那美男子的美貌,而是他那刀子一样冷的眼睛,就算再迟钝的人也看得出来那是野shòu嗜血的表情。

   “你~~~~”辛情想说“你不要过来。”可是发现嗓子像是被掐住了一样,发不出声音来。那美男修罗刹已走到chuáng边,辛情只好也瞪大了眼睛与他对视,输人不输阵。

   美男修罗刹瞪了她半天,然后开口了:“你不要以为仗着你父亲和姐姐就可以为所欲为,本王这次绝不会放过你。”

   辛情把眼睛瞪到了最大——惊讶过度。这人在说什么?她认识他吗?

   照她辛情的想法,她生前没做什么坏事,所以死了也应该不会沦落到地狱去,而且就算沦落到地狱去,又关她老爹和姐姐什么事?——虽然她还不知道自己父亲和姐姐到底是谁。就算报应也该她一人承担吧这地方难道还有株连不成?

   美男修罗刹看到她瞪大的眼睛,冷笑了一下,“你也会害怕?苏朵。不过,晚了,本王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

   害怕个屁呀?看来美男的美貌和智商绝对不成正比,辛情挑挑眉毛,说道:“都没法改变了你还告诉我gān什么?放屁还要脱裤子吗?”

   然后她的脖子被扼住了,他的表情像喷火恐龙一样,声音也森冷无比:“死到临头还嘴硬,真是你苏朵的作风。”

   “过奖。”辛情想也没想地说道,“如果你不想掐死我的话就放手,免得我父亲和姐姐找你麻烦。”不是说她有个厉害的父亲和姐姐吗,利用一下。

   美男修罗刹放开了手,瞪着她的眼神依旧是恶狠狠的,片刻转身离开。

   辛情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乱了乱了,重头理理:下班——过马路——接电话——然后~~~然后——车祸,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她记得,记得那个被撞得血肉模糊的自己,一大群人围着,然后120来了,她被送往了医院,可是还是死了~~~~~接下来的事情她就没有印象了,那她是怎么来这里的?这里又是哪里?这些人是谁?自称“本王”的男人看起来不像是唱戏的,这些物件也不像道具那样粗制滥造,那些小美女脸上的惊慌失措看起来也不像是装的,那么,归根结底,她借尸还魂了?还好看了许多穿越小说,否则早吓死了。

   正在整理自己的思绪,那群小美女就围了过来,一个个泫然欲泣的表情。辛情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王妃!”口气是恭敬的,可是也带着一丝恐惧。看起来不是电视里演的那种贴身丫环。不过,这苏朵还是个王妃?来头不小啊!

   “我怎么了?头有些疼。”辛情问道,这么问应该不会引人怀疑吧?如果装失忆——应该可以糊弄一下吧~~~

   “王妃,您~~~您撞柱子上了。”有一个丫环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辛情又睁大了眼睛,撞柱子上了?她怎么没撞树上?就算不太会脑筋急转弯也不至于睁着眼睛撞柱子吧?难道是这个苏朵撞柱寻死?古代人就是爱自nüè,死都不选个舒服的死法,难道她认为把脑袋撞成烂瓜比较美?——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辛情想着刚才那“王爷”的话,听那意思,这苏朵可是目中无人的很,这样的人撞柱子寻死?开玩笑,她让别人撞柱子寻死还差不多,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苏朵不是自愿的——那么敢让苏朵撞柱子的就只有两种人了:“王爷”和刺客。微微冷笑了一下,她用脑袋打赌,把苏朵扔去撞柱子的百分之一百二十是那个“王爷”。如果是刺客,百分之一百二十是那个“王爷”请的。

   “王爷用的劲儿还真大呀!差点把我脑袋摔碎了。”辛情说道。

   只见一屋子的丫环都跪下了,不敢抬头看她。看来猜对了,不过还有个问题,那个“王爷”为什么这么对付结发妻子?两口子弄得生死对头一样。

   “把镜子给我拿来。”辛情吩咐道,额头上一颤一颤地疼,难道真是摔裂了脑袋?一个丫环马上去拿了铜镜来,辛情接过来,瞪了瞪眼睛,这清晰度也太差了吧?不过,这镜子可真jīng致,像艺术品一样。

   “算了算了,拿下去吧!”辛情把镜子jiāo给那小丫环。“你们都起来吧,该gān什么gān什么去。”一群小丫环撒丫子就跑,生怕跑慢了被吃掉一样,辛情皱皱眉,看来这苏朵人缘差的很呢~~~~~脑袋疼得也睡不着,辛情gān脆穿鞋下地,看看自己的居住环境。屋子里她基本已看过了,踏出门,原来已是huáng昏时分了,这院子大得很,除了自己住的主屋之外左右也各有偏房,都是建立在台基之上,样子像是汉代的宫殿,富丽堂皇,还真是朱栏玉砌。辛情暗暗地咂咂舌,这才是有钱人呢!走上偏房的台阶,见几扇门都是敞开的,里面的陈设也都极其豪华铺张,看来东面是琴室,西面是客房。不过这么大个院子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刚才那群丫环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下了台阶,辛情看到主屋旁边还有条小路,便顺着那路慢慢走过去,那路是沿着主屋修的,绕道主屋背后有个小小的仅容一人通过的门,轻轻推开,原来后面有一排低矮的房子,与主屋一比,这房子更像是仓库。

   一个刚推开门要出来的丫环见到她愣了一下,马上跪下说道:“王妃。”原来是下人房,不过这个丫环见到自己为什么这么惶恐?

   “谁在屋里?”辛情试探着问道,难不成是下丫环私会情人?

   “王妃,是苏绸~~~在,在。”那个小丫环答道。

   苏绸?怎么不叫苏绣?直觉地,辛情觉得应该见见这个苏绸,按电视剧里演的,一般陪嫁的丫环都是改姓主家的姓,那这个苏绸可能就是随着苏朵嫁过来的丫头。

   “在什么?我要见她。”辛情说道。

   “可是,王妃,苏绸~~~她、她~~~”那小丫环不知道怎么说,都快急哭了。“我说的话你听不见还是听不懂?”辛情特意放低了音调。

   那小丫环正哆嗦着,最东边的小门开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像鬼一样的丫环披散着头发扶着门框,扑通一声跪倒地上。

   “王妃,这不是您该来的地方,您回去吧!奴婢这就过去服侍您。”那丫环说道。辛情倒吸了一口气,那丫环的嘴角还带着血迹,衣服上似乎也有星星点点的血迹。“自己都要死了还说什么废话?”辛情快步走到她身边,扶了她起来,那丫环受宠若惊地抬头看她:“王妃,奴婢~~~”

   “你住在这里?”辛情问道。那丫环点点头,辛情便扶着她往里走,那屋子极小,对着门是一张简易的chuáng,靠窗是一张木头桌子,上面放着两个茶杯和一个水罐以及一个盆。辛情皱皱眉,这是人住的地方吗?扶着她走到chuáng边,想扶着她躺下,却见那丫环摇摇头说:“王妃,奴婢躺不下,您别管奴婢了,奴婢没事。”

   “躺不下?”辛情重复道,然后看向那丫环的身后,只见她臀部的裤子已被血染红了,而且那血似乎没gān。

   “谁打的?”辛情心头冒起了火,把人打成这个样子还有没有人性。

   那丫环眼睛里泪光闪闪却不肯说,只是摇头:“王妃,奴婢过几天就好了,倒是您,伤了额头还是不要出来走的好,伤了风就不好办了。”

   “什么时候了还管我,怎么没人照顾你?”辛情扶着她趴下,“没有大夫来看过吧?让我看看伤口。”

   “王妃,不要。您不要看,您不可以看。”那丫环激动地说道。王妃怕脏,怎么能让她看。“少废话。”辛情看了她一眼,然后褪下她的裤子,然后目瞪口呆,qiáng忍住呕吐的冲动,辛情接着说道:“你别动,我去找大夫。”

   “王妃,您别去了,王爷不准的。”那丫环的脑门上有细密的汗珠,看来刚才弄疼她了。“我不是还没被废吗。你别动,老实躺着。”辛情嘱咐道,然后走到门口,见刚才那群丫环都敛声屏气地低头站着,提提气,辛情说道:“你们谁去请个大夫来?”环视一圈,果然没有一个敢动。“果然都是王府忠心的奴才,既然不听本王妃的话就都给我滚出这个院子。”辛情表情有些恶狠狠的。没见过这么轻贱人命的。

   “王妃,是王爷的命令,奴婢们不敢违抗。”其中一个丫环说道,声音里居然没有颤抖,似乎还有些幸灾乐祸。辛情走到她面前站定,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忘了规矩了?敢和我顶嘴,你也配?在这院子里,我就是主子,我说的话就算,少给我提什么王爷。”那个混蛋男人,白长了一张桃花脸,原来是个禽shòu。

   那丫环抚着脸,不说话了,眼睛里却有不服气。

   辛情勾起她的下巴,“不服气?不服气就怪自己生的低贱吧?”收回手,看看其他丫环瑟缩了肩膀,辛情说道:“还有不服气的吗?没有的话,就去烧些热水,我自己去请大夫。”那群丫环立刻作鸟shòu散。辛情沿着来时的路绕到院子里往大门口走去,可是出了门口,两个侍卫面无表情地拦下了她,口中说道:“王妃请回,这是王爷的命令。”

查看更多:东篱菊隐小说作品|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锦橙清水浅浅酥油饼那多蔡骏红九

 1/125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