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双成幻_衣骨画魂【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双成幻_衣骨画魂【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2018-01-25/古代架空耽美小说/衣骨画魂

  书名:双成幻

  作者:衣骨画魂

  文案

  卿如仕一脚踏入小倌馆,图的不过是个新鲜。

  然而入夜后,他却在小倌馆的藏金阁捡到一张写有已亡之国的皇室密语的huáng皮纸。而这张纸的失主,竟是早先伺候过自己的小倌。

  顷刻,他觉得这小倌与自己那杳无音讯的故友长得极为相似,可种种驳论,又让事态变得疑点重重。

  --------

  说些有的没的:

  一、舞魁原型为小说《红楼梦》晴雯。

  二、萧定原型为网游《梦幻西游》剑侠客。

  三、墨象司原型为橙光游戏《染指江湖》穆怀隐,“棋仙楼”亦由此命名。不过,互换身体的戏码是我个人的恶趣味而已,并不是为了致敬hhh。(注:墨象司并不擅长下棋,但擅长解九连环)

  四、我写此文的初衷比较蛋疼。尚琐离的人物设定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有了雏形(存在于我的脑内世界hhh),但那个时候并没有写成书的打算。直到几个月前在橙光游戏里找到一个跟他设定很像的人物,兴高采烈地送花等更了,却发现那个人物似乎……有被写崩的趋势。于是,我怀着“闪开,让老子来疼爱儿砸!”的心态,开了这个坑,就是作啊……=+=。

  五、“琐”意为“玉声”,音同“玉笙”。三对cp六个人的名字都取自特定的诗词,不在这里详细说明。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nüè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卿如仕(攻) ┃ 配角:尚琐离(受),筝王缘央(攻),舞魁雾桐(受),萧定(攻),墨象司(受),裘烈行(直男) ┃ 其它:将军攻,小倌攻,小倌受,皇子受,少侠攻,黑莲花,炸毛受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www.ai611.com/】

  ☆、第一章

  卿府独子,表字双成。

  其一成,为忠君卫国,祖业有成。

  其二成,为佳人携手,良缘终成。

  祥凤国京城名为天坛,天坛又被四条大道划分为四个板块,其中西北大部占地最小,还不及第二小的东北大部的五分之一,原因只有一个:这所谓的西北大部只用来经营一种生意,那便是烟花地。

  “双成,你这主意可不算好啊。”

  “青楼早逛遍了,再不换点花样,岂不是负了我这一世风流的名号?”

  卿如仕和裘烈行分别是卿府和裘府的独子。卿裘两府虽是世jiāo,但一个是武官世家,另一个则是文官世家。

  现下,这两名世宦子弟却双双站在盼香阁前。

  而盼香阁,便是西北大部的唯一一所南风馆。

  卿如仕和裘烈行一踏入盼香阁,便听到一阵尖锐的骂声。

  “整天在这蹭吃蹭喝的,也不嫌烦呐!”

  一名看起来约莫十八岁的青年被老鸨踹了出来,这人一身素色劲装,眼神也不自觉地带有一股正直感。寻常人等若入室盗窃,准会落个匪盗寇贼的名头,可这家伙若入室盗窃,路人的反应十有八九是“咱城里出义贼了”。

  待赶走了那蹭吃蹭喝的青年,老鸨才注意到站在盼香阁门口的卿如仕和裘烈行。她拉客多年,早已练出火眼金睛,一眼便凭衣着看出来人非富即贵。

  “哟,两位公子可是稀客吧?”

  听到这话,卿如仕和裘烈行皆是相视一笑。

  还没等老鸨问起,卿如仕便上前一步,让她无需拘束,并草草提过他们二人的姓与名。

  老鸨欠身谢过二人。其实,方才卿如仕语速过快,她并未记清谁是卿如仕,谁又是裘烈行,可若询问客官们刚讲过的内容,又略显无礼。于是,她将身子稍侧向裘烈行,凭着直觉问道:“卿大人可有看上的倌儿?”

  卿如仕和裘烈行都是一楞。不一会儿,前者对老鸨比了个“打住”的手势:“大姐,这家伙叫裘烈行,我才是卿如仕。”

  这回,愣在原地的倒成老鸨了。

  老鸨先将卿如仕打量一番。

  如仕,如仕,温文如仕。

  可眼前这个高壮的男子生着一张有棱有角的脸,身上连盔甲都没脱,分明是个常年跟兵营打jiāo道的将士,哪有半点儒士的模样?

  接着,她又将裘烈行打量一番。

  烈行,烈行,与焰同行。

  这人身着黛青色衣衫,反倒是一副文雅书生的模样,瞧着还不如他的名字刚烈。

  卿如仕似乎看出了老鸨的疑惑,于是一甩手,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道:“你要嫌复杂,直接叫咱俩的表字也成,我表字双成,他表字才卓,这好认多了吧?”

  “这……这怎好意思!”

  “一回生二回熟,改天我再光临你这盼香阁几次,咱们也就混熟了,以字相称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老鸨只得陪笑,心道如今祥凤民间贵贱分明,今儿这客官倒还真是与众不同。

  卿如仕刚想开口问老鸨“这儿的头牌可还闲着?”,没想到裘烈行却先他一步道:“贵阁的头牌可还空着?”

  (好你个裘才卓,平时一副不染淤泥的样子,一踏进南风馆就原形毕露了?)

  卿如仕在心里这么笑骂道。

  其实,裘烈行此次,不过是陪太子读书罢了。他对小倌并不怎么感兴趣,进了这盼香阁,就只想找个人聊聊书画、消磨时间,而头牌一般琴棋书画样样jīng通。

  “早先呀,咱们阁里有两大头牌,分别是筝王缘央和舞魁雾桐。可雾桐在前些日子闯了祸,被人刮花了脸,现在阁里的头牌就剩下缘央了,大人若不嫌弃,奴家这便叫缘央过来。”

  说罢,老鸨打了个响指,示意某位杂役去把筝王缘央叫过来。

  没过多久,一名身着月白色花纹的白衫、头发往后扎成高马尾的男子便从不远处的阁道内走了出来,看起来有二十岁。这盼香阁的头牌虽与惊为天人不沾边,可也勉qiáng算得上清秀,只是这张脸看起来凛若冰霜的,丝毫不似卿如仕想象中的那般妖娆妩媚。

  裘烈行满意地点了点头,心想,今晚大概不怕闲着了,这筝王缘央从明面上看,倒确实是一读书人。

  待裘烈行和缘央双双朝接客的阁室走去,只留卿如仕和老鸨在原地后,卿如仕便想,头牌都已经被人带走了,自己就算见不到头牌,也不能太凑合吧。

  “大姐,你们这儿的小倌可有顺位吧?”

  所谓顺位,就是小倌们由价格从高到低的依次序位,卿如仕多次出入青楼,可没少看顺位册。

  老鸨双眼一亮,“当然,需要将顺位册给您过目吗?”

  “不用了,那太麻烦,你就让现在得空又顺位最高的小倌来伺候我吧。”

  老鸨想了想,又打了个响指,叫来另一个杂役,“叫觞鹭出来。”

  卿如仕一瞧来人,险些瞪直了眼。

  同为小倌,觞鹭的气质却与缘央有着天壤之别——前者看起来文弱而乖巧,后者却冰冷而孤傲。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书海沧生父子文生子文周玉石头与水忘却的悠

 1/53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