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师兄,留我一命!_恺悌君子【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师兄,留我一命!_恺悌君子【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2-05/恺悌君子

  在兄长的脸上看见了意料之中的神情,他立刻心满意足,却不知在无意中将自己前不久才冰释前嫌的小伙伴给搭了进去。
  “二师兄!呜呜呜你吓死我了,你要是出了个什么好歹,家主回来还不得扒了我的皮啊!”这时,从门外突然扑过来一个身影,直直地扑到两人中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抹在被褥上,白成风脸色一暗,但他并未发现,被来人扑到一旁的白落雨的神情更加暗沉。
  “你再给我抹到被子上,我今晚就让你睡井里。我记得上次某人在井里待了七八日,是怎么哭着喊着求我放上来的?”此井非彼井。院子里的井是净水,而在这片灵山之中还有一口不足一丈深的枯井,最妙的是,此井虽枯却被此地的灵气养出了性子,是口灵井。更妙的是,此井虽化不出灵物,却只认白成风的灵力,只为白成风所用。
  白家的一众长者也曾想方设法将其消灭,结果不言而喻。据说这口井有些年头了,似乎在建造仙殿、别院之前就已经存于世上,这口井性子颇为刁蛮,位置变幻莫测,经常趁夜里弟子熟睡之时出现在chuáng底,用灵力将弟子拉进去,这一拉便是十几日才能吐出来。这期间,绝对没人能找到。
  不过五年前,白成风发现这口灵井是个有意识的。在被拉下去的第一次,他就误打误撞地瞎掰了几句,竟然将它给收服了!自此对白成风言听计从,说叫拉谁下去,它就拉谁下去,说什么时候吐出来,它就什么吐出来,从来没出过岔子。罗言在这上面可是吃了不少亏的!
  一提起这事罗言就憋屈得慌,胡乱地将脸蛋一抹,埋怨地盯着白成风,活像个被抛下的小媳妇。这时突然感觉背后一阵yīn凉之气袭来,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缓缓回过身,却迎面对上了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让他瞬间凝滞了呼吸。
  见罗言痴痴地盯着自家兄长傻笑,白成风瞬间怒从中起,伸手狠狠地戳了戳他的额头,“看什么看,我告诉你,你别以为小爷我这几日没怎么收拾你了,要不是小爷我懒得招呼你,你早就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哭爹喊娘地求饶呢。”
  白落雨唇角含笑,一面将地上的木盆拾起来,一面道:“这是罗言师弟?多年不见,长高了许多,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能劳烦师弟打盆水进来吗?”
  罗言顺手接过木盆,忙不迭地跑出去,唇角带着诡异十分的笑容,看得白成风不寒而栗。
  “啊!救命……”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呼,白成风抬眸看去,就看见罗言下跌的身子瞬间被一口枯井吞没。
  木盆发出“咚”的一声,已经与实地发生了一次qiáng烈的碰撞,枯井已经消失了。
  这一幕看得白成风膛目结舌,他没叫成风井(顾名思义,白成风的井。)把人拉进去啊,不过这井性子难缠,他也没有多想。
  “看来成风这么多年,过得挺好的,倒是我多虑了。”白落雨将笑容收敛,黯然神伤地叹了口气,身形瞬间佝偻了下来,让白成风实在于心不忍,连忙打哈哈道:“没有兄长在我怎能过得好?别看这小子明面上这么关心我,其实暗地里恨不得我早点死呢!”
  白成风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对罗言说声抱歉,他要趁此机会好好地和兄长“联络”感情。师弟,只能委屈你在井中待几日了。
  “当真?”白落雨眸子一亮,期待地看着他。
  这是什么反应……
  白成风总觉得有何处不对劲,不过在看到自家兄长露出孩子得到糖果一般的神情之后,瞬间将这股异样抛之脑后。
  ――――
  白成风睁着贼亮贼亮的眼睛,随着白落雨的身影飘来飘去。
  弟子们的房间宽敞明亮,足足可以容纳下七八个人居住。白成风向来不喜欢收拾房间,衣服脏了也就用灵力洗一洗,连换都懒得换。
  这会儿白落雨正从院子里打了些水进来,不知在房间哪个角落里掏出一条白帕子,用水透湿,一板一眼地挽起袖子,将对面那张偷偷搬来的chuáng板至架子一一擦拭gān净。
  他侧身躺在榻上,单手撑着脑袋,一眼不眨地盯着白落雨,直直盯了好一阵功夫,才开口道:“为何要与我同住一屋?”
  想当年,我半夜猫进你的房间,还被你奚落了好长一段时间呢。
  话音一落,背对着他的白落雨身子一僵,头也不回,不知是何表情,只听他声音颤抖:“成风不愿吗?那兄长立刻搬走……”
  虽然看不见他此时的表情,白成风却觉得,他的背影都落寞了些。心中猛然一抽,暗道一声嘴贱,又见他手忙脚乱地要将木chuáng搬起来,忙不跌地从榻上一跃而起,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眉头微皱,无奈地说:“我是问你为何,又不是不让你住!”
  “你以前不是常说一个人害怕吗?”白落雨声音沙哑,澄澈的眸子里白成风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白成风瞬间哑然,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没想到兄长还记得这件事。他自小就胆大包天,绝没有害怕一个人睡觉之说。那时不过是因为别院地处高山峭壁,寒气厚重,他半夜被冻醒了,当时也找不到白慕渊,便凭着记忆摸索到了白落雨的房间。
  那时白落雨还在打坐,见他进来便连忙将他扯了过去,揉了揉他的脸,担忧地问:“这么晚了,你来做甚?脸都冻僵了。”
  当时他冻得意识都模糊了,只感觉到一个暖和的东西便二话不说地扑了上去。他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只听见白落雨又说:“害怕?你放心,在家中绝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他将脑袋埋在白落雨的胸口,脑中困意排山倒海而来,他糊里糊涂地开口:“那我今晚和你一起睡,好不好?”
  白落雨怔愣了片刻,他其实从来都未和他人同塌而眠过。
  或许是觉得他扑向自己的身体太过寒冷,白落雨鬼使神差地点点头。
  他颤抖地松开抱着白落雨的双臂,举步维艰地朝榻上爬去。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快凝固了,四肢都不像是自己的了。浑浑噩噩地钻进被窝,侧躺下去,实在忍不住扯了扯白落雨的袖子,“抱着我,好吗?”
  白落雨见他脸色苍白,触碰到自己的手指如同寒冰一般,心中蓦然一疼,有何事会让他如此惧怕呢?
  “抱着我……就一会儿。”见他许久不动,白成风咬了咬下唇,沙哑地说。同时他感觉牙龈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白落雨将外衫一脱,利落地躺上榻,侧身拥住白成风的身体。在拥住他身体的一瞬间,仿佛拥住一块寒冰,连他都不由得打了个颤栗。虽然很冷,他却没有放开手,依旧紧紧地抱着他。
  “抱紧一点,兄长……”
  他的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只是在凭本能的说话。这是他回到仙门之后,第一次唤白落雨为兄长。
  白落雨为之一震,将他的身体拥得更紧,仿佛融进血液一般。
  之后的几日,白落雨就用尽千方百计向他证明并无可怕之处,但是毫无用处。当然没用了,他又并非真的害怕!
  即使后来他已经不怕冷了,还是会经常半夜猫进兄长的房间,然后被轻斥几句,依旧嬉皮笑脸地说:“我怕。”
作者有话要说:  为师兄疯狂打call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青色羽翼耳雅唐七公子十世凌豹姿风流书呆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