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替身上位之路_卤蛋罐头【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替身上位之路_卤蛋罐头【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2018-02-25/古代架空耽美小说/卤蛋罐头


  《替身上位之路》卤蛋罐头
文案:
王爷攻x小倌赎身受
替身梗 微nüè HE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nüè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清,季绍景 ┃ 配角:顾至诚,宁裴卿 ┃ 其它:

第1章 一
  晋阳十三年末,雪。
  年关将至,许多店家畏寒,早早关上门躲过雪沫狠急,傍晚未到,街上已空dàng不少。
  何清只身一人低着头不紧不慢地走,他排队等了太久,双脚都冻的僵僵的。
  临州城位于晋阳国北处,冬天格外艰难,寒风凛冽,风雪遮蔽天地,直往人领子里钻。仅有的三两行人无不紧着衣服,深一脚浅一脚踏着积雪走过。
  何清看了眼天色,将尚温的点心放在怀中捂着,加快了脚步。
  长街深处落着间宅子,高高的院墙外,何清四下瞅瞅没人发现自己,才放心大胆地往墙上攀。
  刚坐上墙头正要往下跳,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传来,人还没反应过来,突生出股子猛力扣在他小腿上,生将他拖下来。
  他落地没站稳,趔趄趴在地上。
  下一秒,又被人架着胳膊拎起来扶好。
  “哎哟我的公子啊,怎么又跑出去了,这都第几次了,万一主子回来,发现可就糟了!”
  满脸焦急的小仆一边为他拍打着袍角沾的雪泥,一边碎碎念,拍打的力道稍大了些,疼的何清皱着眉把住他手臂打趣:“六子,你这手劲儿可是越来越大了,真是把我往死里打的力气。”
  何清gān笑了半响也不见回应,尴尬地摸摸鼻子,往六子身后一看,果然见到了面色更臭的管事。
  “是孙管事啊,真巧。”何清耷拉着脑袋,从怀里摸出个纸包解释,“早听闻彩凤楼的点心好吃,一直想去尝尝,只是排队误了时辰,此时方归,我这回可没有...要走的意思。”
  孙管家一语不发,锐利的眼神盯的何清浑身难受,好半晌才“嗯”出一声,冷冷道:“既来之则安之,公子既得赎身,来此合该收心谨行。”
  何清知道这话暗讽他之前意图逃跑的事,绷着脸不敢言他,煎熬了一阵,又听管家扔下一句“望公子日后好自为之”,才忙不迭点头应下。
  都怪他十日前太无聊,偷摸跑了一次,可惜尚未出城就被抓了,回来后被管家收拾了一顿,依旧没见着买下他的金主不说,还被府中上下处处提防。
  何清靠伺候人谋生,深知自己即便走成了过的日子也不比现在,虽受些冷眼,可到底衣食无忧,也就断了走的念头,一直被圈在深宅里大门不出,今天实在馋外头的好吃的,才冒险溜出去一次,却不想又被逮个正着。
  夜风寒凉,何清的手紧紧攥在袖子上,看到管家走远了,撇撇嘴哼道:“仗势欺人,就知道对我冷嘲热讽。”
  “六子,你刚才该让我自己下来的。”何清又道,心疼地看了看手中的糕点,刚才摔在地上,压扁了好些。
  却不想那小仆实在不是恭顺脾气,听得何清埋怨,梗着脖子认了句错,便直嚷着回去再说。
  外头着实冷了,他被催着撵着回到院子里,刚一开房门,却被股子黑烟呛个大跟头,忙退出来猛吸一口气,才又捏着鼻子冲进去把窗户敞开。
  何清回身问道:“六子,你又烧炭了?”
  这宅子的主人忒的奇怪,自打他进来未露过一面不说,连一个个伺候的下人都心高气傲的,根本瞧不上他,大冬日的,将炭火捡最下等的专往他这里送,每次一燃熏的满屋子乌烟瘴气,呛的人直咳。
  看六子不答话,何清自顾嘱咐了一句:“这些炭不好,以后莫要用了。”
  “天这么冷,不烧炭可抗不住。”六子搓着手不情不愿嘟囔道。
  “嘿,还敢反嘴,反了你了。门窗关紧些就行了,实在不行用浆糊堵上,也能凑合着住。”
  何清往他脑门上狠狠弹了两下以示惩戒,燃上烛,闻到屋内的烟气快散尽了,才将窗户关紧,一歪身倚在chuáng柱上,拈着块尚完整的糕点咬了一口,开了话匣子:“六子,能不能给我讲讲你家主子,就是顾公子,是怎样的人?”
  六子不想理他,装作没听见,何清见他一脸不顺的样子,忍不住又埋怨起来:“要我说,你主子也不是什么大方的,你瞧瞧都快到除夕了家里一点年气儿也没有,都不比往日我在锦绣馆,进了腊月收的礼能堆满整间屋子。”
  “还有那炭,想呛死谁?往年冯老爷请我过去,凡宴请的屋子都是有地龙的,再不济不去家里,游玩的马车里手炉披风备的那叫个齐全,啧,哪像现在,年节的连身新衣服都不给做。”
  何清喋喋不休,全没理会六子神色,想起往日锦衣玉食越发唏嘘,正要再感慨一番,忽被六子插进一句,回忆倏忽断了。
  “公子莫要再做这些比较,冯老爷大方,冯老爷细心,可人家冯老爷待你再好,到头来肯花钱给你赎身的还不是我家主子,以前在馆子里好,可是公子已叫主子买了来,既不做那些营生,还是少生些见异思迁的念头,叫人笑话。”
  这话明里暗里贬低何清下九流的过去,直插在何清心窝子上,又无话可驳,气的何清拿被子将脸一蒙,恶声恶气将六子赶出门去。
  他何时受过下人给的委屈?锦绣馆的清哥儿向来被哄劝惯了,若不是馆主人将他身价要的太高,千金难求,凭他绝佳的相貌,早吃香的喝辣的去了,怎么会叫这家买下,受这活罪?
  有钱怎么了,有钱就能无视他吗?
  被买来十七日有余,除了知道个名字,连对方是什么人都毫无了解,如此不重视他,到底是图他容色,还是单为猎奇?
  何清自问不与人为恶,不可能有仇家有意折rǔ,却越想越没底,连吃饭的心情也丢了,又饿又冷瞪着烛火到半夜,迷迷糊糊睡过了去。
  日子并没有因他一日的抱怨有多改变,他在深宅里活的依旧像只金丝雀。六子时刻监视着唯恐他再偷跑出去,何清无事可做,日落而息,日上三竿才起,倒也乐得清闲自在,除了偶尔收到带着鄙夷的目光,其他的都深得他心。
  还算这宅主人有良心,不曾短他衣食,吃了睡睡了吃,何清每日最大的活动就是从chuáng榻边走到门廊前,这么浑噩自在地又过了十几日,终于挨过了冷冷清清的年。
  正月初十,何清早早饿了,却算着不到午膳时间,只闲坐在廊下晒太阳,忽然一道身影笼罩下来,何清头也不抬便道:“六子,走开,别挡着光。”
  半晌没反应,黑影依旧立在哪块儿,他抬头,正对上一双好看的眼眸,哪是六子,分明一个风流贵公子。
  “你就是何清?”
  何清听见他问,跟着他的话音点头。
  莫非这就是买他的人,顾至诚?
  何清一见眼前玉树临风的人,更妙的是与他年岁相仿,哀怨不觉消了三分,这人气质容貌不知甩常人几条街,便是伺候着也不会心生怨怼。
  谁说小倌对恩客不能有喜恶的?
  心里嘿嘿痴笑着,面上却状似淡然,何清起身,拿出以前的本事,整整衣袍偎到那人身边,正要开口,突然被对方捏住下巴抬起脸来。
  “怎么胖成这样?”
  迎着午间微末的风,他的声音分外嫌弃。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阳光晴子香小陌西西特无限流墨舞碧歌草泥攻

 1/66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