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囚鸟_人丑就要多读书【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囚鸟_人丑就要多读书【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3-11/人丑就要多读书

  《囚鸟》作者:人丑就要多读书

  文案:

  原创 男男 古代 高H 正剧 美攻qiáng受 宫廷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永昭元年,大殷朝元帝驾崩。

  正当太子继位之时,太医院曰太子殷承凛因病薨逝。

  三皇子殷墨白夺权上位,是为成帝。

  坊间流言四起,竟有传言道太子实则未病逝,而是被当朝皇帝囚禁于宫内。

  此人不久后便不知所踪,多日后才于皇城外发现其骨骸。

  此后再无人提及此事。

  -----------------------------------------

  兄弟骨科年下,监禁,双性受,开放性结局,番外不负责任自动脑补,文笔和逻辑离家出走。

  ps:第三十五章后全部走剧情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前言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永昭元年,大殷朝元帝驾崩。当夜,狂风呼啸,电闪雷鸣。朝内看似哀声遍野,实则暗cháo涌动,山雨欲来。

  太子殷承凛时年廿一,正当继位,却忽患恶疾,骤然薨逝。三皇子殷墨白顺而登基,是为成帝,记年号为“永昭”。

  至此,帝位之争终于落下帷幕。可局中人的情缠纠葛,无人知晓,亦不知是否落幕……

  已是二更时分。

  御书房内,一位气宇轩昂的男人半靠在紫檀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右手上的玉扳指。男人黑袍加身,那上头绣着繁复的龙纹,而下裳则是朱红色的,以一缀着玉制带钩的黑色大带束起,勾出那人略显纤瘦的身形来。

  可这样威严的服饰,却生生被这人穿出一副轻佻模样来。

  这人俨然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衣襟乱了也毫不在意。反而对他面前那位俊逸男子微微挑眉,发问道:“子谦,你当真去意已决?”

  “陛下,如今北部叛族已平,国泰民安,臣心愿已了,也到了去官归隐之时——”话音刚落,那俊逸男子砰然在这位天子爷面前跪下,声音铿锵有力,“望陛下成全!”

  那男人并未理睬钟子谦的恳求,反倒指了指那窗外,叹道:“子谦,你看这江山——朕的江山——也有你一半的功劳。”

  钟子谦面色深沉,抿口不言,也不随着那皇帝的所指的方向看去,依旧长跪不起。

  男人苦笑一声,倏然起身道:“没想到如今——人走茶凉,只留朕一人苦守着这江山。”

  “陛下何出此言,”钟子谦出声道,“陛下乃九五之尊,早已坐拥这太平盛世,更何况还有后宫佳丽三千——”

  “钟子谦!”男人猛然一拍桌子,怒道,“你如今也和我如此生疏了吗?”

  钟子谦被这人一震,竟不顾君臣礼仪擅自起身,支支吾吾道:“墨白,我……”

  殷墨白冷笑一声,斜睨时的俊俏容颜竟让钟子谦有点晃神。

  “你还是怨恨我,”殷墨白又靠回了那紫檀木椅上,一双凌厉凤眼如今却有些痴态,“怨我君心难测,恨我心狠手辣,否则你那位心上人……”

  钟子谦神色一滞,面色骤然颓败下来。

  “子谦,你以为他死了吗?”殷墨白理了理衣领,冷哼一声道,“朕告诉你,他没死。”

  “什么?”钟子谦大呼道,双目间jiāo糅着难以理解的喜色和愧色。

  “罢了,罢了,”殷墨白挥了挥手,叹道,“朕到底——还是留不住人啊……钟大将军,你走吧,别让朕再见到你。”

  钟子谦闻言,再次跪下道:“谢陛下!”

  他离开时,又回头看了御书房那人一眼。欲出言,终作罢,摇着头离开了。

  注:“昨夜风……不堪行”出自李煜《乌夜啼》。

  第一章没啥好写的,jiāo代一些之前的事情。这里面出现的钟子谦和方鹤清是我另一篇文里面的主角(但是没写出来

  然后接下去基本上先肉后感情线

  前言于2017.8.6修改

  第2章 第一章:木马(1)

  钟子谦离开后,殷墨白又倏然靠回椅背上。明面上在批阅折子,可他三不五时摆弄着玉扳指的动作,却不经意间泄露了他的心不在焉。

  不到半晌,他笔一摔,残墨泼了一地,星星点点。惹得他身边的那奴才战战兢兢,心想着这位喜怒无常的万岁爷又不知在发作什么。

  殷墨白斜了那小太监一眼,冷声道:“回泰昌殿。”

  泰昌殿作为皇帝的寝宫,乃是这龙楼凤池中最为华丽堂皇的一座。然而在这华美奢靡的玉楼金殿内,却藏着与其外表不相符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殷墨白向来不喜旁人靠近他,因而当他走进内殿后,宫女太监们便自觉四散,仅留少数隐藏在黑暗中的心腹暗卫保护皇帝的周全。虽说身处在这尔虞我诈的皇城内,又是那不受宠的妃嫔所生,可殷墨白自幼习便得一身诡谲多变的高qiáng武艺,才不至于受人凌侮、甚至不明不白便身首异处。

  而在皇帝休憩的内殿里,摆设倒没有外头看来那么气派。或许是殷墨白冷淡秉性所致,这寝室内并未将各种珍奇异宝、金银古董尽数摆上台面,而是布了些花草书画,看起来反而颇有些文人骚客的风雅情操。

  只不过,当殷墨白打开那伪造成古董花瓶的机关,才发觉这里头别有dòng天。

  这间设在皇帝寝宫内的“暗室”,反倒比外头的装潢更为金碧辉煌。然而,那墙上一排排悬挂着的,并非古董字画,也非希世奇宝,而是各式各样的、可怖的“刑具”。

  当然,最为显眼的,还属那大大方方地摆放在暗室内、同骏马大小无异的木马。想这大殷朝人才辈出,技艺jīng巧的雕刻师和木匠也不在少数,而这木马便是出自这泱泱大国内手艺最为高超的师傅之手。不仅是这木马被雕刻得栩栩如生,其中的机关也暗含玄机。

  作为惩罚那些yín娃dàng妇的刑具,平常木马的马鞍上所安的男人yáng句皆是异于常人般的粗长无比。这样的刑具粗bào地插进身体里,其痛苦是远远大于yīn阳jiāo合时所带来的极乐的。而这暗室里的木马则被略微改造了一番,马鞍上安着的两根yáng句不仅尺寸调整至常人可以忍受的程度,还可以自发旋转起来,随着这木马的摆动,那yáng句插入茓xué里的快感便愈发明显。

  随着殷墨白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被缚于木马上的男人抖了抖,微微动了下身子。

  也不知这人被缚在这刑具上缚了多久,只见他腰肢酸软,双手被铁链吊起,双腿无力地垂在木马的两侧,身体随着木马的晃动如飘萍般无助地摇摆着。身上唯一披着的一件几乎可以忽略掉的薄纱尽然被汗水浸湿,封闭的暗室内弥漫着一股浓烈的yín骚气息。

  他吃力地抬起头望向来人,前边的头发也被汗水浸得一绺一绺的。这男人肤色不同于殷墨白那种冷到极致的苍白,虽然长时间被囚禁于暗室内,依旧是健康的麦色。而他生得剑眉星目、俊逸非凡,只是——此时那张令大家闺秀们心驰神往的俊俏容颜上,却泛着奇异的绯红。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庞家康少宁航一桃宝卷张宝瑞泥蛋黄一世华裳

 1/45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