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踏雪之鸿_井筠【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踏雪之鸿_井筠【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2018-03-11/古代架空耽美小说/井筠

  《踏雪之鸿》作者:井筠

  文案:

  蜉蝣本朝生而暮死,朝露本合蒸腾为雾,没有怨恨。

  只是那天赐的残忍,偏将生命短暂的羁留也拦腰斩断。

  还要以苍生之名。

  ……

  而世道bī人中,又是如何一番相遇,消解了独自挣扎的痛与悲?

  答曰:“人生到处何所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yīn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鸿悠,钟雪怀 ┃ 配角: ┃ 其它: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楔子

  一轮满月被云翳住了□□分。月极清俊,挟着凛然的正气,岿然悬于天幕。极厚的云蠢蠢欲雪,淤积着一动不动,任浓重的墨色一点一点爬满云层,再一层一层渐染地更深。无形的压力积聚到极点,一触即发。几只老鸦哑着喉咙嘶叫,边极快地划过天空,就像带来了一道无形的指令,雨云开始翻涌,带着无尽的杀伐之气,一下子把月色吞了下去。

  就像那些黯淡极了的世道里,漫天的láng烟一下子吞没孩童勉力保有的真纯,任谁也无力悲悯。

  皇都东郊的一座小院。

  一身玄衣的青年定定地端坐于书案之后,闭目小憩,远看像一尊木偶,了无生气。此人就像是故意和自己作对,天晚欲雪,gān巴巴得冷,他却还开着窗子,身上也穿着与时令不符的单薄的一件衣衫,细看那衣料却是极好的,能穿得起的人定然非富即贵。忽的寒风透窗而入,chuī起青年刻意散在额前的一缕墨发,他没有睁开眼,眉峰却骤然蹙紧,清喝一声:“谁?”

  一道黑影鬼魅般无声无息地落下,“将军。”

  玄衣的青年依旧没有睁眼,他听音辨出了来人的身份。紧绷的神情有些微的舒缓,他清清淡淡的声音响起:“是最后一个了吧?”

  黑影回话:“回禀将军,是了。”

  他答得恭恭敬敬一板一眼,玄衣青年并不多做理会,轻叹:“恶事也终于做到头了……你辛苦了,东西放下,打开,然后去向北边的人回话,说我不日出京。”

  黑影将一个一尺见方木盒放在青年的书案上,将盖子打开置于一旁。不等玄衣青年开口将自己斥退,便腾身而起,施展轻功从屋顶上的暗窗遁去,衣袂掠起轻微的响动。

  一股异样的气味弥漫开来,那是浓郁的血腥味中混入了尸体的腐臭,极端不祥。

  青年不为所动,那盒子里的物事是什么,他本是一清二楚。

  一颗人头,双目圆睁。

  青年就这样闭目和一颗人头坐在一起。那死人睁着不甘而怨恨的眼,他本还想多看这世道几眼,但天地不仁,褫夺了他在紫陌红尘中的位置。而此刻活着的人竟闭了双目,好像他能够对亡者施以仅有的仁慈,让他最后享有须臾看看世界的权力。

  窗外落雪了,雪粒扑簌簌地擦过外墙上爬山虎gān枯的藤,有的就粘连在弯折之处藏污纳垢的地方,而更多的与枯藤相撞崩落在地面上化为泥泞。雪势渐大,雪粒化为如絮的雪片忽忽悠悠地无声降下,不一会便将泥泞盖了个严实。漫天大雪落了一阵,雨云也安静了下来,云层厚重,月光仍看不见。

  周遭阒寂。

  青年仍自闭目静坐,紧紧蹙起的眉并未因黑影的离去而放松。他似乎习惯了蹙眉,仿佛那蹙眉的力度能够把扰人心乱的千头万绪都从眉间挤出去一般。

  许久,青年睁开双眸。眸似点星,亮极,又翳着一层罔顾人世冷暖的淡漠疏离。

  他低下头凝视着书案上一本薄薄的小册子,用两根纤长而苍白的手指翻动着纸页。那是一本族谱,一个个端谨的正楷书写的名字上,赫然又划上了长长短短朱砂道儿。朱砂调和了簇新的墨迹,不再鲜亮,与陈年淤积的血色无二,仿佛无声地控诉,被冠以这些姓名的生物,被迫猝然地支离在了缄默的大地上。

  有什么人曾以苍生为名,杀人灭族。

  青年把名册翻到最后一页,凝视上面唯一一个没有被朱砂覆盖的姓名。他自嘲地勾勾嘴角,提起朱砂笔将它划去,留下长长的一条血痕。朱砂调得很浓,láng毫笔饱饱地蘸了,笔端提离纸面之时,一滴朱砂自笔尖滚落,浮在jīng制的御用笺纸上并不晕开。天寒地冻,朱砂墨迹gān得极慢。墨迹边缘渐渐累积了一圈褐色,像一滴gān涸的血。

  一滴含着未解之仇的咒怨的血。

  青年将名册合起收入怀中,起身出屋,缓步到院中唯一一棵老树下。树冠浓密厚厚地积了一层白雪,压枝欲低,而那老树似有千钧扛鼎之力,岿然伫立。青年静静地看雪,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他孩子气地离开树荫立在院中央,伸出手接住一片飞絮,释然微笑。

  院中的雪越积越厚,身着单衣的青年打了几个哆嗦,面颊爬上几丝寒躁之症的cháo红。他拂去发上的雪粒进门去了。

  雪落了整整一夜,整座小院银装素裹。大雪掩蔽了泥泞,也试图去掩蔽一些罪恶。

  ***

  天祐三年,天降炎火,妖星侵紫微,帝星黯。

  “贼臣持国柄,杀主灭宇京。dàng覆帝基业,宗庙以燔丧。”

  贤德太后垂帘力持朝政,改国号天祈,终难力挽狂澜。天祈四年,太后薨,幼主稚龄失怙,时有外戚祸国,弑君篡位,祸起萧墙。西北玁狁之族乘隙南下,进犯中原,三日一城势不可当;西南蛮夷部落频犯国境,滋扰边城子民,末代王朝风雨飘摇。

  天灾人祸,怨声载道。州官县吏麻木不仁,碌碌众生活如蝼蚁。huáng发垂髫妇孺残疾只知一味哀哭,儒生举子袖手而立,空怀意气满膺,长嗟“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农民荒废农田,聚百八十众,拥一二头目便揭竿而起,小股起义军孤立无援,或遭州府镇压锒铛入狱,或占山为王沦为贼寇。各州各府十室九空,白骨横陈,九州四海犹如蚀成了空架子的蚁xué。

  忽有神兵突起,杀伐果决,无人撄其锋芒。一呼百应,反抗的蛮力汇溪成海,直捣皇都。风云豪情,莫如“大鹏一日同风起”所叙。众生沸腾,庆幸自己抓住了最后一根浮木,却未省得福祸相依,大地的气数盈虚消长。

  新主用兵如神,然好大喜功,刚愎自用,新朝宗庙根基未定之时,不允百姓休养生息,执意北上亲征,扬言收复燕云,勃勃野心令贤者心寒,纷纷退居蒿莱。征兵敕令接踵而至,家中父老应征而去,待字长女不及归嫁淹留闺中,新妇羞颜未开,暮婚晨别。王事靡盬,一月三捷,却不闻九州大地怨声再起,哀鸿遍野。

  新主死于刀兵,后世五十余年间,江山三度易主,以田姓政权当政作结。闭塞的山村自生自灭,老者来不及教会孩童改用新的国号年号,便又是一轮改朝换代。家书仿若断线之筝,寄出只为一抹微茫的希望在。

  又五十年,田氏宗庙经三朝而衰微,为陈氏所代。陈姓政权年号仁奉,政权已绵延二十余年,陈主以仁治国,泽被苍生,然而满目疮痍的王朝竟如垂暮老者,始终难以缓不一口气来。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张平肥妈向善满座衣冠胜雪阿堵姬流觞九夜茴

 1/29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