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玉壶冰_玉隐【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玉壶冰_玉隐【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2018-03-11/古代架空耽美小说/玉隐

  玉壶冰 by玉隐

  文案:

  为何弱水三千,独取你我,结手同心?黎浅,背负着父亲欠大宋皇朝的债,从小受尽欺凌折磨。或许死是一种解脱,是他唯一最好的归宿,是他日夜憧憬向往的将来。但是在他悲伤绝望的时候,杨恋点燃他心头对幸福的憧憬。他们共同策划了一个yīn谋,苦苦等待时机,想冲出牢笼得到自由,想白头偕老过平淡幸福的生活。计划天衣无缝,骗过了所有的人,包括杨恋。浅,我爱你,你在我眼中是最纯洁美丽的,就像玉壶里盛放的冰。有杨恋的这一句话,即使天下人都认为他黎浅是下贱肮脏之人,黎浅也会含笑九泉的。

  一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萧怀的声音并不大,却透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冷酷:"那件东西在什么地方?"

  "……"黎浅垂着头,淡淡地笑着,不回答。他的美是出尘清丽的,尽管身处黑暗yīn森散发着腐臭的地牢。他的笑是明艳动人的,尽管是被铁链绳索吊起,仅有破布遮羞的身体伤痕累累,仍然无法减弱一分神采。淡淡的一笑,就可以照亮斗室,动摇人心。

  萧怀转过头,他克制着内心的冲动,维持着冰冷的语调:"说话,告诉我,我就给你个痛快了结。"

  沉默。

  然后是鞭子噼啪击打在肉体上的沉闷响声,和几乎细不可闻的痛苦呻吟。昏huáng的油灯下,四散的血花是暗红色的,被鞭子扬起,又飞溅在四壁,如雨。

  "那件东西是不是在杨恋手里?"萧怀问,他扳起黎浅的下颌。就像他预料的那样,黎浅仍然睁着眼,不过眼神却飘向不知名的远方。萧怀咬牙切齿,英俊的脸有些扭曲:"这样,是默认了吧。说出杨恋的下落。"

  "不告诉你。"轻轻的回答,虚弱却gān脆。

  萧怀抑制不住狂怒,狠狠甩了黎浅一个耳光,骂道:"贱人!我们师出同门,论武功论才智论家世,杨恋哪一点qiáng过我?凭什么你死到临头还要维护他?"

  黎浅淡淡地笑着,似乎完全忽略了旁人。萧怀现在才明白,那样的笑容只为杨恋一人。

  萧怀的表情变得yīn森恶毒:"既然你不领我的情,就等师父回来亲自问你。师父的手段你是知道的,那才真是让人生不如死。"

  黎浅的身子轻轻颤抖,脸上的笑容瞬间冻结,绝望地闭上眼睛,第一次用哀求的声音道:"求求你,现在就杀了我吧。"

  "想死?我才不会这样便宜你。"萧怀的嘴角浮上邪恶的弧度,"我还会建议师父让你多活几天。如果杨恋也喜欢你,或许会自投罗网。"

  "那东西不在杨恋身上。"

  "在哪里?"

  "我不知道。"

  萧怀冷冷道:"我已经失去耐心了。等抓到杨恋,就算那东西不在他身上,用你或者他的性命威胁,你们中总有一个会说实话的。"说完收起皮鞭,转身离开。

  牢房的铁门再度锁紧。残灯如豆,微弱的光挣扎了一会儿就被黑暗吞没。

  黎浅陷入昏迷。

  往事在梦中重现。

  施复德带着两个八九岁的男孩走进山谷中的宅院。那是初冬的一个早上,天空中飘着细细的雪花,寒风凛冽。

  黎浅直直地跪在院子里,单薄破烂的衣衫映衬着他苍白的脸。只是七岁的孩童,但那如水的眼眸中却没有天真灿烂,只剩下哀伤和恐惧。

  施复德指着黎浅对身旁的两个男孩说:"他是这里最低贱的仆人,可以随便打骂。他如果敢反抗还手,你们就告诉我,我会加十倍惩罚他。"

  黎浅一直等施复德带着那两个男孩子转过回廊,去了另外的院子,才敢站起来。他知道那两个男孩子是施复德新收的入室弟子,八岁的杨恋和九岁的萧怀。他也知道,从今以后,自己的日子会更加难过。

  几天后。

  "黎浅,柴劈完了没有?萧少爷沐浴需要烧很多热水的。"不耐烦的催促声在耳边想起。

  "还没有。"黎浅小心翼翼的回答,斧子很钝,他人小力气不足,堆成小山一样的柴,怎么可能在一个时辰内劈完?

  "快点gān活别偷懒。劈完柴还有几盆衣服等着你洗。"

  "是。"黎浅抿了下嘴唇:"还差一点,马上就好了。"

  "真没用!等着你劈柴烧水,萧少爷恐怕要明天早上再沐浴了。"

  gān不完的活和无端的责难黎浅早已习惯,从记事起便是这样,没有人为他说话,他也不懂得争辩,只是自然而然地学会了忍耐和顺从。因为他是这里最低贱的仆人。

  柴劈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错过了仆人们用晚饭的时间,黎浅从来不指望厨房里会给他留下什么吃的。挨饿是三天两头的事情,没有按时完成工作没挨打已经不错了。他不敢再耽搁,在堆满脏衣服的木盆前坐下,劈柴时磨出血泡的手浸在冰冷的井水里,忍着刺骨的痛开始洗衣服。

  雪停了,云却未散,残月隐约,透着些许的凄凉。

  杨恋端了一碗粥,从角门里走进院子。他穿着合体的锦衣,披着上好皮毛制的抖蓬,白玉般的小脸上泛着健康的红色,似是漫不经心的走入,来看看这院中开得正艳的梅花。杨恋用羹匙舀起一点粥,尝了一口忽然想起了什么,把碗放在廊下的靠椅上,匆匆离去。

  院子里又只剩下黎浅一人。

  从那jīng致的瓷碗里散发出丝丝热气和香气。黎浅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又迅速地低下头,继续手头的工作。他只是一点点不切实际的奢望,长这么大,除了残羹冷饭,他从没尝过其它食物的滋味。

  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杨恋还没有回来。却有一只野猫不知从何处蹿上靠椅,碰倒了瓷碗。粥静静地流淌到青石地板上,猫儿早没了影踪。

  黎浅的心中产生了一股冲动,粥已经洒了,杨少爷肯定不会再吃。地上的那些粥làng费了多可惜?他想着想着,不由自主地走到廊子下面,蹲在靠椅旁边,用手指蘸了一些地上的粥。放在嘴里吮吸了一下,还没有凉透,甜甜的细滑,不仅仅是大米的味道,真得很好吃。黎浅左右看看,还没有人,便想用手再多弄些地上的粥吃。

  "你在gān什么?"是杨恋的声音。

  黎浅吓得一哆嗦,慌忙跪倒在地上。

  "你这个大胆的奴才,居然敢偷我师弟的粥喝?"萧怀怒斥。

  黎浅颤抖着却不辩解。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不管是谁的错,挨罚的总是他。解释,哭泣、求饶都是没用的,沉默的等待定罪是他唯一可以做的。顺从,有的时候可以换来相对较轻的惩罚。

  杨恋的语气缓和:"师兄,你看粥碗是倒着的,或许是猫儿碰的。他若是存心偷吃为何只是捡地上的粥?"

  "刚才咱们谁都不在这里,说不定他做贼心虚弄翻了碗。"萧怀道,"师弟,亏得你好心还特意跑去厨房给他盛一碗粥。他这种人也配!"

  "师兄,你听他解释一下,咱们不能错怪好人。我看他挺可怜的,一天到晚gān活儿,或许是真饿了。"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古穿今唐七公子香小陌柳满坡蝶之灵清穿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