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原创耽美短篇合集_泡芙殇【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原创耽美短篇合集_泡芙殇【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2018-04-08/古代架空耽美小说/泡芙殇

  《原创耽美短篇合集》作者:泡芙殇

  文案:

  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如此,情深露重,知己难求,一杯酒,一句问候,一句深情,穷困潦倒时的救助,老了的相陪——《兄弟》(古耽)

  如果有一天开始回忆那么就说明自己老了,如果开始为自己的过去检讨,就说明明我们的心再也硬不起来了。——《拾忆》(现耽)

  谁是谁劫数呢?——《皇叔》(古耽)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羡然,夏桐 ┃ 配角:嫣然 ┃ 其它: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兄弟

  作者有话要说:  已在《耽美言志》发表。耽美言志十一期发表。《耽美言志》还有许多好文章,欢迎大家下载观看。

  已在《耽美言志》发表。耽美言志十一期发表。

  (一)

  “在下夏桐,敢问姑娘芳龄。”

  东市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我蓦地回首,那公子手执一柄折扇,眉目清朗,竟是说不出的潇洒。

  表妹在一边拽紧我的袖子,我不着痕迹地挡在她的身前,绯霞漫上了她的脸颊,我有个预感,很不好。

  “光天下日之下,公子难道不觉得冒失唐突了吗?”话罢,竟是觉得此人意外的熟悉。

  他不恼,只是笑道:“胖子,难道就不记得我了?”

  夏桐。

  夏桐。

  脑中一瞬间闪过一束光,这人竟与我儿时的玩伴如此相似。我有些恍惚,这一别七年,少年已然长成了青年,难怪自己没有认出。

  我尴尬的道:“夏兄竟是你,真是多年未见了,这么掐指一算,整整七年有余啊。”

  这一想起,却是陷入了两难的境界。今日说了陪表妹赶集市,要是叙旧友了,那表妹怎么办?

  想到此,我有些愧疚:“今日在下有事在身,他日约个时间,我们再叙。”

  他道,略有深意的看了眼表妹:“那就明日吧,七记酒坊卯时相见。”

  原本只是敷衍了几句,不料他却当真,我颔首:“一言为定。”

  我领这表妹往前走着,表妹行的缓慢。

  表妹道:“表哥,这夏公子倒也是个风流人物。”

  我缓缓地回头,夏桐却还伫在原地,心没由来的一紧。

  只是看今日这俩人…却像是郎情妾意,今日的心情已经被打乱了。

  我弱冠之龄,表妹豆蔻年华,温柔贤淑。我未娶,她未嫁。我一直将她视为理想的女子。

  (二)

  翌日,卯时。我相约来到七记酒坊,夏桐早已在那等后。

  我老远便看见了他,我道:“夏兄。”

  夏桐表情有些怪异:“你可以和以前一样叫我绰号。”

  一时很难想起,我有些为难:“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他笑的懒散:“夏兄便夏兄吧。”

  小时候,因为脸有婴儿肥,而同龄的男儿都很消瘦,所以都叫我季胖子。他七年前在脑海的样子,一闪即逝,现在竟是记不得了。

  我道:“夏兄,昨日早就认出我了,为何不直接叫住我呢?非要叫住我表妹。”

  “因为你的名字我记得,但是我不知道你表妹的名字。”他答得随意。

  我闪烁其辞:“下次见到我表妹,你亲自问她吧。”

  “七年前,你们走的匆忙,这一次是因为什么回来的。”我看着楼下的景色。

  夏桐却拍了我的脑袋:“想回来便回来,想这个镇子想你了。需要理由吗?”

  我被拍的有些恍惚,他还是那么的熟络,我却生疏了。他与昨日一样,我却隔了个七年。

  “夏哥。”不知道是被拍醒了,还是怎么的,我喃喃自语。

  有些难过,小时候被欺负,夏桐总是挡在我身前,这都是回忆了,伴随这huáng昏的来临,朦朦胧胧。

  夏桐:“这就对了,季胖!兄弟,哥哥我心里舒服了。”他端起酒杯,发带随着青丝在风中打着结。

  对于一个弱冠的男人来说,我的婴儿肥早不见了,所以胖子这个称呼还是很是别扭。

  七酒坊之所以叫七记,还有这样一个故事,因为当年老板娘嫁给这个酒坊老板的时候,曾经约法过七章。这里来的男女有求姻缘的用意,但是来的不一定全是情侣。

  “怎么不喝?”夏桐看着我,推了推面前的酒壶。“喝啊。”

  我笑道:“粗人玩什么折扇。”望着桌上放着的折扇,一时暗自发笑。

  夏桐父亲是个县官,母亲是大家闺秀。夏桐却从小就习武,自从夏桐的父亲选入了京,他们一家便都搬走了。

  夏桐:“当初学武还不是为了保护你。”

  我有些感动,端起酒杯:“敬你一杯。”一别七年,酒入喉咙却是火辣辣的疼。我放下酒杯,问了个踌躇许久的问题:“怎么回来了。”

  夏桐笑道“母亲念旧,这一次跟母亲一起回来省亲。”

  我们把酒对月,一直到酒坊打烊,我们这才相继告别离开,心结已打开,心中多的却是一份缅怀。

  月色如钩,月光照亮了前方的路,街上冷冷清清的,我独自一人回家。

  (三)

  我浑浑噩噩的醒来,阳光这时候照了进了。

  丫鬟进来收拾屋子,我头疼欲裂,实在想不起什么。“什么时候了。”

  丫鬟道:“巳时刚刚过。”

  “嗯……”

  丫鬟道:“夫人叫少爷醒来,就去找夫人。”

  我点点头:“我昨天自己进房的。”

  丫鬟点点头,又摇头,在我的直视下只好道:“少爷还是去问夫人吧!”

  我在她的服侍下洗漱,吃了早饭。

  母亲在庭院里,修剪这花枝,这满园chūn色,万紫千红。

  我慢吞吞的踱过去:“娘。”

  她停下动作,转过身看着我:“昨天喝酒了?”

  在她的威严下,我不得不点头。

  她似乎很满意:“勇于承认错误,很不错。但是这一点你却学了多年。”

  我依旧点头,低眉顺眼。

  “季少爷可知道昨晚是怎么进门的吗?”她声音一扬,婉转千百。

  我傻乎乎的摇头。

  “睡倒在门口,还是阿三把你抬进来的。”她拍拍我的头。“边抬你你还边吐,一路吐进房门,阿四在你后面一边打扫一边跟着。嘿…不会喝酒去喝什么?你看看你一天什么样……”

  我面无表情打断她:“夏木头回来了。”

  她似乎有点收不住话了,倏然一顿,却是愣了好久,好似才想起了一般:“就是那个夏桐?”

  她奇道:“小时候玩的很好的那个?”

  我颔首。

  母亲又拍了下我的头,忽的道:“抬头挺胸。”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刘恒安碧莲麦家大风刮过简思谦少

 1/20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