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朝露山河_客守白【CP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朝露山河_客守白【CP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4-09/客守白

  《朝露山河》作者:客守白

  大概是史上最失败的jian臣。皇帝X太傅。

  仙神鬼怪,宫廷侯爵,前世今生

  一个被迫祸国殃民的故事

  殷长焕×荀未

  1v1主受 填坑之作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jian臣(一)

  临近年关,朔风极寒,京城中夜降好一场大雪,醒时御街十里尽是白茫茫一片,银装素裹。太傅府的管家林文德一把年纪迈着老腿从门前吩咐到后院,愣是让整个太傅府找不到一块踩上去呲溜打滑的地方,只屋檐碧瓦蒙一层白霜,亮晶晶闪光。

  时至晌午,算着也差不多是太傅大人回府的时间,林管家兢兢业业地再检视了一遍成果,走到中庭时眼角瞥到一堆雪人似的东西,定睛一看,还真是个“雪人”:半大个少年,脸冻得雪一样青白,直愣愣地瞅着天,一动不动,水汽儿都不出一个。林文德心里打了个突,好歹是学着他家主子面上镇静惯了的,也没大呼小叫,只是清清嗓子问了句:

  “你是哪儿伺候的?这么冷天站这做什么?玩雪上外头去,这么着该冻坏了。”

  那小孩没听见似的,头都没回。

  林文德没办法,只好走过去,心下寻思着家主从不罚人,估摸着是新来的受了哪儿的小厮挤兑,不想走到他面前刚想张口,忽的就从雪下认出来了那张脸,当下就觉得腮帮子一阵酸的疼。

  这倒不是因为对方有何讳莫如深的显贵身份,不过是今早贤王送来的一个仆役罢了。可是这么说,既然是贤王特意送来,就别有深意了。

  也怪他家主子,年纪早就够不上青年的边了,还学人家二十岁的皇帝闹什么“天下不平谈何婚娶”,皇帝陛下这么说倒也不好非议,他跟着凑哪儿门子热闹,被别人传爱好南风这不是迟早的事吗!

  林管家想到这一层,看向少年的目光不可谓不意味深长。说白了,这就是被送来的男宠,而且也不是第一个了,家主位高权重,在别有用心的人看来,送金银器玩都太没新意,送个活生生的人去,没事还能chuīchuī枕边风,岂不美哉。

  可惜他家主子回回看到这些打扮得莺莺燕燕的男孩子当面虽然不说什么,私底下都是一副牙酸的表情,久而久之,连林文德都形成了一模一样的条件反she。

  牙酸完了以后又长吁短叹地送去后院划个院子专门养着,还差人教他们念书,到了年纪放出去自谋生路。毕竟只是男宠,让他们在府上做仆役也没那能耐,还得花钱供着,幸好太傅府收贿多,太傅大人收钱和收人一样来者不拒,收了却都摆在那不动,专门用来积灰,时不时还得被言官参上一本,被骂的狗血淋头。

  故而林管家实在是不懂,他家主子到底是哪里出毛病了,才会如此致力于折腾自己,不想要,不收不就好了?

  这一个,估计也是一样,只是……林文德木然地在心里想到,只是,没想到啊没想到,贤王殿下居然也是这样的人,既然知道送男宠,怎么不先收收每次看到他家大人时那张呼之欲出的嘲讽脸啊!

  大约是他的心声太过震颤,少年好像才注意到他似的,瞳孔转了一下,凝聚到他身上。林文德面无表情地跟他对视了一会,心下觉得有点不对劲,就看见那少年使劲吸了吸鼻子,接着响亮地打了个喷嚏,眼神还有点迷茫,面上完全是一副呆滞模样。

  林文德:“……”

  贤王果然没安好心吧!送个二愣子来算什么事儿啊?

  他忍了忍,继续端出像他家主子在群臣面前一样的云淡风轻脸,道:“你是贤王府上的吧?叫什么名字?”

  少年足愣了半刻钟,才像听懂他的问题似的:“……小茴。”

  “小茴?……你站雪里头是做什么?”

  少年又不做声了,闷闷地低头瞅了一会鞋尖,又抬头看天。

  林文德叹了口气,估计这孩子被教会的话是有限的,加上“你叫什么名字”统共也超不过五个,只好把他带回回廊,掸了掸雪,道:“大人待会就回来了,你去换身衣裳,收拾gān净了再领你去见他。”

  小茴懵懵懂懂地点头,站那杵着不动。

  林文德:“……”

  莫非真是个缺心眼的?

  若是个心智健全的,想到要拜会当朝太傅,要么慌张要么谄媚,哪里找得出第二个像他这么淡定的。毕竟他家主子名声在外早就臭的一塌糊涂,满朝文武都自愧不如。有传说私吞国库,丧心病狂的,或是独揽大权,意图篡位,要么就是勾结外朝,引láng入室,甚至容貌上也碎语颇多——

  当朝太傅姓荀名未,字子惑,算来历经两朝,已是不惑之年,可容貌却二十年如一日,仿佛还是个青年,不仅如此,这张不老的面皮色相也是极好的,虽然今人审美未必与二十年前一致,而且很明显太傅也不是个会追逐时尚的人。但,彼时风采至今未减半分,无怪有人传言他是用了什么yīn毒的法子来保存自己容颜不改。

  只有太傅府上的人知道荀太傅有多冤,要说他家主子gān的最古怪的事也就是夜里披衣站在月下喃喃自语罢了,难不成那还是在吸收日月jīng华才保持容颜不变的吗。

  林管家正想着,忽然听见门外仆人报了声:“老爷回府了——”当下一愣,心说来不及了,便牵了小茴道:“老爷回来了,还是先带你去一趟,待会再回来换衣裳。”

  话音刚落,便见回廊那头一个披着大氅的身影走来,身后跟着躬身分走两侧的一gān仆役,一路簇拥而来。

  那人纯白大氅底下隐见玄色蟒服,身形修长,拢着双袖,走动间云纹流转。面上神情尚未进入回府状态,还有些凛然的冷淡,遥遥而来,好似有无形的威压一般,不由令人心生敬畏。那些荀未耍yīn招保存容色的传言此刻竟显得有些荒谬,那张脸并没有一丝yīn柔或妖异,反而,有一种难以掩饰的出尘之气。

  只是端正的神色待走近见到了熟人,立马就消失无踪,荀太傅瞧见林文德,一面往大堂内走,一面脸一垮便滔滔不绝诉苦:“林叔,府上进账是不是有点太多了?怎的今日早朝户部侍郎卯足了劲瞪我,我瞧他那折子足足三大本都是骂我的话,念一上午都不一定念得完。”

  “回老爷,”林文德跟上去接过荀未解下的大氅,一边道:“有十万两了吧。”

  “那么多?”荀未一惊,“那赶紧发出去啊。”

  林文德:“……”

  他愣了愣,道:“往哪发?”

  荀未坐上座首,接过热茶啜了一口才道:“灾民?乞丐?……可发的地方多了,只一样,千万别顶我的名号。”

  虽说他自己知道不贪谈何jian佞,但也很明白月满则亏的道理,倘若财权也由他在握,皇帝终于忍不住下手把他这颗毒瘤清了,那可就全完了。

  林文德越发搞不懂他家主子的想法,只觉得有些……神神叨叨的,说白了就是脑子有坑。不过这么些年跟着荀太傅在官场浸染,心里有什么想法别人面上一定看不出来,当下荀未只是发现他的管家神色意味深长了一瞬,又恢复面无表情执行命令去了。于是满意地一点头,完全不知道他的管家肚子里编排人的工夫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妖舟叶冰伦圆不破蝶之灵星际文系统

 1/55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