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许多愁_狐狸不归【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许多愁_狐狸不归【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5-29/狐狸不归

  《许多愁》作者:狐狸不归

  文案

  乔玉本是富贵人家的子弟,自幼无长辈管教,下人端着捧着,长成了个娇纵的小哭包。

  一朝家境败落,被姨母送入皇宫,正打算缩着尾巴做人,却成了太子景砚最贴心的小侍读,又被人娇宠在掌心上头。

  可惜太子的运道不佳,从云端跌落,成了废太子,被幽禁在太清宫,终身不得踏入三重门外。

  从来吃不得苦头的乔玉抹了把脸,换了身太监衣服,一边哭一边包袱款款地追随废太子入了冷宫。

  从前乔玉并不是不能吃苦,只是没有遇到那个能让他吃苦的景砚。

  漫漫黑夜,长路崎岖,纵世上再多苦楚,有你就无愁无忧。

  于乔玉如此,景砚亦然。

  食用指南:

  1.心机深沉毫无是非善恶观的yīn鸷废太子攻×娇纵甜软为了攻一秒坚qiáng勇敢的小哭包受

  2.另类的王子复仇记,攻宠受,太子最爱的就是小哭包,感情线甜,极甜,非常甜,主要谈恋爱。结局he,特别甜的he!

  3.纯架空,基本都是作者瞎掰,不要考据。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玉,景砚 ┃ 配角:称心,陈桑 ┃ 其它:甜文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小说以及现在文学书籍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s://www.ai611.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如侵权,请邮件联系。

  第1章 元德十七年

  景砚醒来时,已经是午后了。

  他从小榻上起身,身上倒是穿得整齐,是一身麻布的长袍,又随意理了理披散的长发,走到了半开半合的窗户旁。

  以往是不会出现这样不仔细的事的,可现在太子东宫总共也没剩下几个内侍宫女,自然有照顾不及之处。

  外面还在下着大雨,宫里冷冷清清,没个人影,入耳满是淅淅沥沥的雨声,宽大的芭蕉叶无力地垂展,盛放的石榴花落了一地,被泥水浸透了,揉烂了,再也没了鲜亮的颜色。

  景砚不甚在意,薄唇微抿,稍用力推了推,窗户完全打开了,能瞧得清再远一些的地方。穿着金色甲胄的皇宫禁卫严严实实地守住了东宫的各处,莫说是人,连个苍蝇都飞不出去。

  那些金huáng色亮的惊人,似乎要灼伤人眼。

  景砚微微垂眼,不再看这些了。

  如今是元德十七年的盛夏,多事之秋。

  前半个月,朝廷发生了一件大案,重臣武将陈勋被御史参了一本,说是有谋反之心,这是件大事,元德帝亲派大理寺卿去查证,果然在陈将军家中发现了与敌国私通的书信数封,龙袍冠冕两身,金银财宝无数。陈将军一家一百多口人尽数入狱,元德帝震怒,当场定了半个月后斩首示众的处置。朝廷人人自危,生怕被牵扯到这件大案当中。

  这本是前朝的事,和后宫没什么关系,只可惜了一件事,元德帝的皇后也姓陈,便是此次谋逆的反贼之女,而景砚,就是反贼的外孙。

  罪臣之女是担待不了皇后的重责的,陈皇后于当日被元德帝褫夺封号,囚在冷宫里头,已经在昨天向元德帝叩首认错,晚上便自缢了。

  她死了也得不到丝毫哀荣,连尸首都入不了皇陵,要找块地方随便葬了。

  景砚再也不会是太子了,他往日有多少尊荣、多少荣宠,在陈家被拿下之时,就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宫里所有人都明白,风向早变了。

  景砚走出寝宫,陈皇后宫里的太监总管周明德站在寝宫门外,恭敬地福了福,又轻声细语道:“娘娘的后事已经办理妥帖了,殿下尽可安心了。”

  景砚的身体微微摇晃,阖了阖眼,定在原处好一会才哑着嗓音问:“母后,葬在了何处?”

  周明德的背脊塌了,似是再也挺不直,一点jīng气神也没有,硬撑着一字一句答道:“奴才托人在临湖旁的小山上寻了块地方,那一处有山有水,chūn天有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娘娘该是喜欢的。”他是宫里的老人了,手下不少徒子徒孙,纵使大多捧高踩低,总有几个有些良心的,在这时候还愿意帮些小忙。

  景砚已不再问了,只应了一声。

  他继续向前走,坐在冰冷的正殿软塌上。如若所料不差,今日午后,皇帝对处置太子的旨意就该送过来了。

  周围一片寂静无声,周明德端了一杯热茶,好不容易放稳妥了,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响头。

  “皇后娘娘入宫十六年,奴才也从浣衣局的一个小太监陪着娘娘到了现在。如今娘娘走了,在下头怕是没人照顾,即便是有,也不如用咱家这般得心应手。奴才只盼着能早日了断,下去侍奉娘娘。”

  景砚饮了口热茶,受了他这几拜,言语里也无多少亲近,只是客套般地讲了一句,“那就劳烦公公照顾母后。”

  周明德笑了笑,瞧着他从小看到大的景砚,从那么小小的一团长成如今的模样,才不过十五岁,未到及冠的岁数,却要经历承担这些。

  厚重的帷幕遮住外面的光,宫内只点了几根蜡烛,景砚的神情在那若隐若现的光亮里晦暗难明,谁也瞧不清。

  他想起了什么,便轻描淡写地问:“对了,那孩子送出去了吗?”

  周明德一愣,才反应过来景砚指的是乔玉,原来的太子侍读。

  两天前,禁卫军来人将东宫的内侍宫女都发派了出去。景砚暗下嘱托周明德,把乔玉换了身小太监的衣服,隐下身份,塞到那群宫人里头了。不过时间仓促,景砚只来得及讲了几句话,也没亲眼看到他被送出去。

  乔玉的身世复杂,和陈家、宫里的渊源很深,又一贯被太子藏在东宫里,很少出来。周明德没怎么接触过乔玉,单是听了他的父母亲族,就没有一丝好感。

  他道:“殿下何苦还惦念着他?他的姨母是那冯贼,如今的情景,以后大约是要如鱼得水,前程似锦的!”

  那冯贼指的便是冯贵妃,近年来颇受恩宠,还诞下了两位皇子,一位公主,一直属意于凤座,虎视眈眈。她父亲也是一位将军,不过上头一直有陈勋压着,功劳不显,早有怨言,此次的事情,冯家也不知道在里头动了多少手脚。

  景砚扶着额角,不紧不慢道:“乔玉他,总归是个孩子,这些事也不懂得。况且,那孩子若是现在还待在东宫,你以为他还活得成吗?”

  周明德若有所思,才明白了过来。冯贵妃当年把乔玉送到东宫,也没打算再把这孩子活着带回去。现在宫里的境况如此,乔玉死在东宫里,反倒合了冯贵妃的心意,正好在御前再告太子一状。

  其实多上这事,或是少了,于景砚来说,都是无碍的,反正压在他身上的罪名污点已经足够多了。可他还是在百忙之中安排了乔玉稳妥地离开,还叮嘱了几句,要他在三日后再向别人表明冯贵妃侄子的身份,且一定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容不得冯贵妃不认,暗下毒手,可谓是为乔玉想的再周全不过。

  景砚同乔玉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三年前。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柯怡柳暗花溟泥蛋黄张悦然晴空蓝兮

 1/120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