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玉字心中白_天痕壹月/天恒有月【CP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玉字心中白_天痕壹月/天恒有月【CP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7-09/天痕壹月/天恒有月

  《玉字心中白》作者:天痕壹月

  文案:

  武林龙阳艳事录6

  打击报复,结果惹上个阎王煞星 心狠手辣正派美攻x惹是生非受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小说以及现在文学书籍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如侵权,请邮件联系。

  第一章

  “大人!”

  青天白日,忽然风雨jiāo加。

  一名樵夫凄凉地对着堂上的刑部侍郎一拜,五体投地,哽咽的声音几乎叫人听不清楚,然而数不尽的心酸与冤屈,却连听不清楚的人都为他心酸。“自古来,民告官都难以成功,只是,小民冤啊!小民冤!!求大人为小民做主!求大人为小民做主!!”

  他连连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虽是五体投地之势,但却将头磕得砰砰响。不一会,额头上就出现了血迹。

  公堂外听审的民众们窃窃私语,时不时地讨论一番,大抵是说这樵夫与其妻子的可怜,那小侯爷的残忍荒唐。

  调戏人妻,bī人上吊,丈夫理论还被毒打近死……一桩桩一件件,桩桩件件加起来,若判得严一些,已足以令人死罪。

  江晓阳坐在一边的堂上,身子微微颤抖,面色却气得发白,“你……你……我怎么知道那是你妻子?何况,我不过与她说笑了几句,她犯得着寻死觅活、要去投河自尽吗?”

  樵夫带着哭腔厉声道:“女子何其重名节!我现在虽是樵夫,但从前也是个读书之人,我妻子女戒女训,样样都看遍。你这样rǔ她,难道不是bī她去死?”

  江晓阳从位子上跳起来,争辩道:“我也曾请大夫为你妻子延医诊治、看病抓药,难道不是你迂腐,不肯收下,害了你妻子吗?”

  樵夫对着堂上的刑部侍郎拱手,泣血一般:“大人!常乐侯喜好调戏良家女子,早是坊间人所共知的事情,若小人收他银钱,定会拿人手软,反被他污蔑!小人现在虽已放下书笔,但也不愿意做个胆小如鼠,毁妻名节的懦夫!妻子受人调戏,已是我做丈夫的不该,再不顾妻子名节受人银两,可非更是陷吾妻于不贞不义?况且吾妻也不愿意如此,望大人明察!”

  刑部侍郎抚着美髯,看向江晓阳。

  江晓阳深知这刑部侍郎的公正严明,额头上俱是冷汗,拱手道:“林大人,本侯……本侯……”

  林舒已蹙眉道:“小侯爷,你可知道你在坊间的名声有多么差么?”

  贪花好色,饮酒作乐,调戏良家妇女,勾引人妻……往日里他家家丁作威作福害死人也就罢了,这会连他自己都亲自上了。

  江晓阳荒唐事做得多,但是害死人却是不敢的,当即作揖,行上一礼,道:“本侯虽然做了……那调戏良家妇女之事,但是本侯当真不知她已为人妇,她发髻不作妇人打扮,举止贤淑婀娜,我……我只是以为她是哪户人家小姐,想要上前攀谈一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你说谎!拙荆粗布烂衣,又怎么会让你错认为哪家小姐?”樵夫放大音量,几乎已是嘶吼之声。

  林舒已拍下惊堂木,“放肆!公堂之上,不得喧哗!”

  樵夫仍是愤愤,却压下心绪,叩首道:“小人知错。”

  江晓阳忍不住对着他哼了一声。

  林舒已皱着眉头,道:“小侯爷,你方才所言,虽然有理有据,但的确站不住脚,正如堂下于生所言,他妻子衣衫褴褛,并不富贵,你若将人认作小姐,实在是难以服人,而且他为自己妻子来向你讨说法,你为何不听他言,将人毒打重伤?”

  江晓阳喊冤,“大人,这非是我之罪呀!”

  林舒已拍了惊堂木,道:“怎么非是你罪?”

  江晓阳道:“他二话不说言语rǔ骂,登得又是我常乐侯府门,这家丁不知道他所言何意,自然以为他无礼十分,对其拳打脚踢……他不肯走,是以……是以他们用了更大的力道……”

  樵夫狠声道:“分明是你想要杀人灭口,掩去罪行!”

  “众目睽睽之下,如何掩去罪行?望大人明察!”

  两人的目光都投向林舒已,目中均是灼灼,渴望林舒已能够偏向他们。

  林舒已蹙了眉头,暗自思忖。这两人说的好像都有道理,但其实,江晓阳所说的更有水分一些。他对江晓阳很没有好感,只是往日里江晓阳犯的案子都没有到他的手上,零零散散分开来也不足以让他死罪。他年纪轻轻就被封为常乐侯,上头有个当王爷的父亲,无法无天,到处为非作歹,若非此次这樵夫告到京城,只怕也难以定罪。

  若是让他独自定案,他就可将江晓阳往日罪行牵扯出来,判他个死罪让世间少了个惹祸根,可是……圣上暗地里让他关照小王爷,还嘱咐必要时可让其祭出免死金牌。

  林舒已沉着脸,只道江晓阳死是定不能死了。

  “人证物证俱在,常乐侯调戏良家妇女,致其身死,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来人,将常乐侯衣冠除去,重打四十大板!”

  “什么?!”江晓阳面色苍白,不敢置信地看着林舒已。四十大板?三十大板都能打死人,何况是四十大板?“林舒已,你敢?”

  林舒已瞥他一眼,扔下令牌:“打!”

  衙役们立刻将江晓阳衣冠除去,放上长凳,板子高高抬起——

  却是这林舒已为官清正,手下人都有些嫉恶如仇,想着若能趁机打死他便好了……

  “哎呀……”

  “哎呀……”

  “哎哟!”

  叫得一声比一声凄惨,江晓阳躺在chuáng榻上,臀部一片血肉模糊,婢女将碎布挑出,细细为他上药,如针扎火燎般的痛处令江晓阳眼泪索索地掉,如玉一般的面容上一片凄惨。

  “混账林舒已……”

  “那混蛋狗官!”

  “不就是调戏了个女子……人又不是我杀的!”

  “我要找人打他!”

  “哎呀……疼!”江晓阳面上糊了一脸的泪水,埋怨地拍着被子,道:“chūn梅你gān什么!疼死我了!!”

  chūn梅将按在他屁股上的手拿开,冷哼一声,道:“小侯爷在外头作威作福,到时候王爷回来了看你被打成这样,少不得又要打骂我们这些下人了,那林舒已可是个好官,颇得民心,怎么你还要让自己的名声更差些吗?”说罢,却是又眼圈红了,自己拭泪,“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摊上你这样一个祖宗……”

  江晓阳立刻不敢埋怨骂街了,chūn梅是他从小伴到大的丫鬟,还是他rǔ母的女儿,虽然名分是丫鬟,但江晓阳总当她是自己亲人,连王妃都说不动他但chūn梅却可说动他。

  叹了口气,江晓阳呢哝道:“可是我怎么说也要找人打他一顿的,该死的狗官,竟然敢打我四十大板。”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水千丞烙胤快穿文张宝瑞寒梅墨香冯华

 1/5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