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见君悟道_临仙歌【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见君悟道_临仙歌【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7-23/临仙歌

  《见君悟道》作者:临仙歌

  文案

  江素闻一直以为,自己一辈子也就是给凌策当下人提鞋的份儿,直到有一夜,他和凌策上了chuáng。

  这事儿在天界传的沸沸扬扬,大家都以为江素闻要飞huáng腾达平步青云了,毕竟他上chuáng的对象,是上古残留下来的一小撮尊神中最厉害的一位。

  然而没几天,江素闻就被凌策帝君贬去了下界,对方丢了一座仙山和仙宫给他,从此对其不闻不问。

  大家又觉得江素闻这一生算是完了,本是凌策身旁的大红人,骤然失宠,被贬下界,无人问津,恐怕是要孤独终老了。

  直到有一天,凌策帝君广发请帖,要成亲了。

  成亲对象的名字用烫金的草书,在黑色请柬上写得比凌策帝君的名讳还要大上一号,亮瞎众人双眼。

  帝、帝君和江素闻喜结连理?!

  众人: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神马???

  江素闻:“天界都说我失宠被贬,一辈子就这么完了。”

  凌策:“别听他们放屁,我到死都宠着你。”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策,素闻 ┃ 配角:一小撮配角 ┃ 其它:

  ☆、我是人间惆怅客

  流云深处徐徐行来几道人影,行的近了,原是两行宫娥,个个云髻簪花,言笑晏晏,手中竹篮盛满各色物什,袅袅婷婷地飞往东南之地。

  为首的两个宫娥脚下流云翻涌,衣袂生风,飘飘然走在最前头。

  左边的huáng裙道:“凌策帝君难得数万年才办一次寿宴,气派当真是阔绰,连桌上的插花,都是从琅玕树上采下的花儿,琅玕树那等神树,一朵花儿能延百年寿命,一个果儿能使人成仙,竟就被帝君拿来当做摆饰……”

  右边的白裙莞尔,重新挽了挽手中果篮,笑道:“天界又不缺这些神物,阔绰些又如何?不过帝君他若是不高兴,再阔绰也只是徒有其表罢了。”

  她说话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够huáng裙宫娥听到,又不至于会被身后的旁人听了去。

  此言话中有话,huáng裙宫娥心中一紧,略一瞥身后,见无人察觉,便朝她近了些:“姐姐此话怎讲?”

  白裙又是一笑,看了她一眼:“你没瞧见上午的酒宴上,帝君一直看着素闻仙君的席位吗?”

  “素闻仙君?”

  白裙宫娥挑眉:“你初来乍到,自然不知道他,不过你肯定知道,帝君身旁随侍的大红人江澜。”

  “江澜?”huáng裙宫娥压低了声音,“就是那个一直在帝君身旁侍奉,红极一时又来历莫测的仙奴?前阵子他不是被凌策帝君贬入下界了么?又与这个素闻仙君有何gān系?”

  远处已经能望见凌策帝君的仙宫,白裙宫娥整肃仪容,斜睨她道:“江澜的字,可不就是素闻么?”

  huáng裙一惊:“你是说,这个素闻仙君就是江澜?他被帝君贬去了下界,怎么还得了个仙君的名号?”

  “这叫明罚暗赏,我听说,江澜被贬的前一夜,整整一夜,都在帝君的寝殿里侍奉着,据说,殿里还时不时传来一些靡靡之音。”

  话一落,两人脸颊泛起一丝绯红。

  huáng裙犹豫不决道:“姐姐是说,帝君和江澜,他们两个……”

  白裙手一伸,在她胳臂上轻轻一按:“想来江澜长得那般容貌,纵使是凌策帝君,也难把持住罢。”

  话说着,众人转眼到了清垣宫门前。

  huáng裙宫娥和白裙宫娥相视一眼,都安分地闭上了嘴,提着篮子毕恭毕敬地走到宫门前,由守门的仙奴引着入内。

  入得宫门,便是两行参天古树,枝桠遮住了大片日光,树上一片淡粉,开满了花儿,花瓣漫不经心地落着,铺了一地。

  两队宫娥低头前行,步伐整齐,清风穿堂,花瓣雨似的飞扬起来,落在众人衣发间。

  路过一棵千昼树时,huáng裙宫娥瞥见一个人影站在树后,那人一身斑驳的日光,面容有些朦胧,微抬着头,虽然只有一张侧脸,却已经足够摄人心魄。

  还不待她看得仔细些,身旁有人拉了她一把,声音压的极低:“快走,那可是素闻仙君,若是被帝君看见你这么看他,有你的好果子吃。”

  huáng裙宫娥心底一惊,心道这竟是传闻中的江澜,果然天资俊逸,她方才只是看了个轮廓,便心跳如擂鼓,若是见得尊容……怪不得连凌策帝君都难以自恃。

  只不过,帝君既然和素闻仙君有了云雨之欢,又为何要把他贬去下界?

  队伍缓缓前行,她来不及多想,连连点头,快步跟上去。

  粉色花瓣悠然落下,江素闻站在千昼树后,微抬着头,静静望着大殿的方向。

  身后有仙奴随从着,手里拿着一张烫金的黑色请柬,小声提醒道:“奴听说帝君派人问了几次,仙君不进去吗?”

  江素闻的手掩在袖中,微微攥紧了些,摇头道:“不了,走罢。”

  仙奴应了声是,千昼树后蓝影一闪,只剩下微风习习。

  大殿中,凌策端坐在仙椅上,有些不适地揉了揉眉心,已是午时,宴会将尽,底下的人意兴阑珊,品茶的品茶,饮酒的饮酒。

  殿门外一声通禀,众宫娥将仙果奉上,便恭敬退下了。

  凌策抬眼,往身旁随侍的仙奴看了一眼,问道:“江澜还没来?”

  仙奴脸上堆起的笑容就快挂不住,皮笑肉不笑道:“禀帝君,未曾。”

  这不过一个上午,帝君就问了七次素闻仙君,晚上帝君还要和天帝一同出游,若是如此心不在焉,怕是要拂了天帝的颜面,这可如何是好。

  凌策又扫了一眼座下众人,低声道:“今日本座寿辰,素闻可曾派人送礼?”

  又来了。

  仙奴忍不住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心道这已经是您第八次问起了。

  微微整顿了笑容,仙奴又恭敬答道:“禀帝君,不曾。”

  凌策这才把眉心从指尖抬起,目光在殿外的千昼树上停了停,喝了口茶:“宴席散了吧。”

  “是。”

  仙奴长舒一口气,应声遣散众人,随凌策步入内殿,接过前头的帝君解去的霁蓝外袍,忽听凌策脱口道:“素闻,给本座倒杯茶。”

  “是。”仙奴对此已经习以为常,自从他被调过来侍奉帝君,就从没听帝君嘴里吐出过自己的名字。

  倒是凌策听了这一声陌生的应答,才恍然想起,江澜已经不在了。

  还是被他给亲手推去了下界。

  其实他大可以把他留在身边,给他个名分位置,毕竟在天界断袖之欢大有人在,也不算多么见不得人。

  他只是不想让他厌恶罢了。

  那一夜喝了两口酒,醒来时就已经和江澜□□相拥着。

  他清楚地记得江澜醒来时眼里的茫然和无措,还有掩盖不住的厌恶。

  他是喜欢江澜,而且不是一天两天,但江澜对他只是主仆间的恭敬,没有半点逾越之想,安分守己,沉默寡言。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风流书呆neleta乌蒙小燕袖唐李可泥蛋黄

 1/43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