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归溪十二里之南柯巷_焱蕖【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归溪十二里之南柯巷_焱蕖【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8-01/焱蕖

  《归溪十二里之南柯巷》by:焱蕖/焱·蕖(断臂将军和别扭大夫。HE。)

  【引子】

  太宗始建都邑于聿京。

  城池位靠阜苏江下游,环城四合,有分流一支,起采昀门,过皇城,穿禁内,通风遗浮桥,周转经脉,至迎曦门直下,复合于阜苏江。是以有归源一说。

  溪径迂回十二里坊,其内民商多聚,车马频繁,不过一二十年,已成京邑旺地。

  一二里奉仁孝,赁宅安家,寻道购棺,求医问药,清修静养之地。

  三四里集百货,南珍北瓌,东馐西味,华夷jiāo会,各州商贾云集。

  五六里聚宝财,典当兑现,千金比屋,珠玉琳琅,贵人络绎不绝。

  七八里建大市,昼开夜息,物美价廉,熙来攘往,衣食住行无忧。

  九十里肆茶酒,楼馆清茗,高阁佳酿,谈笑风生,多聚游子文客。

  十一二里尽浮华,戏伎翩舞,丝竹管乐,醉生梦死,不枉风流二字。

  十二里内民睦市兴,士庶同居,盛极一时,于乱世却有安泰之相。又因溪归本源,后曰“归溪”,逐成定名。史称“归溪十二里”。

  【南柯巷】

  【南柯巷】·一

  不过一间最普通的瓦房。

  陈年的陶瓦,积了一层薄灰,花白伶仃,不多不少正好凑了一个单数。屋檐夹着墙的半指宽的缝里尽生烟尘,所幸一面门墙仍是粉白,青莲漆的大门,门鼻上一柄huáng铜大锁。一弯初夏的绿槐半探上墙,怯怯地搭着鸱尾。

  屋主薛四慢条斯理地将掌中一大圈钥匙逐个摸着,细细找,指头一根一根剔着那匙身:“您真是拣了好彩头,我这屋在南柯巷,归溪二里的旺地方,荣福家的央了我好久,我还舍不得租他。如今看在徐当家的面子上……”

  字句渐止,悠悠地在眼皮子底下瞟了他一眼。

  陈焉望着瓦脊上那尾孤伶伶绿枝的目光讪然收了。他谦和地低下眼眉,微微苦笑。手探入银囊,把那几块沾了湿汗的碎银又攥两下。依旧是那个重量。

  他在泗、浛两州服役多年,连老家的行情都已生疏,何况这人生地不熟的京邑。说来也是机缘巧合,若非他当年在泗州七城bào乱中救下京商徐有贵,徐老也不会留下“日后若到聿京,必将尽心报恩”的话。只不想时隔数年,他脱了军籍,入京谋生,打听到的却是徐老已然病逝半年有余的消息。徐记的新当家对他不咸不淡,打发了专租赁店面的薛四廉价给他一间营生的铺头,也算仁至义尽了。

  奈何……离开浛州时身上积蓄微薄,也大多留给老家几位叔伯兄弟置办田产。他此番来京,囊中羞涩。

  薛四终于把那一根铜匙剔了出来。

  他慢慢踱上台阶,去弄那huáng铜大锁,谁知就在他抬手之时,隔院门内突然传出一声极其惨烈的嚎哭,痛不欲生:“杀人啦——”

  陈焉大吃一惊。

  不料薛四只是眉梢一挑,不理会,径直摆弄他那铜锁,连巷内来往的路人居然也面不改色,至多有人投了个白眼,其余的竟全然眼皮都不动弹半下。陈焉愈发震惊——都说南州多讹诈,北地多劫杀,可天子脚下的京畿之地竟也民风冷漠,人心残忍,分明性命攸关,过往之人竟然没有半点搭救之意,视而不见!

  他听那声音凄厉,心中犯了急病,一眼望去众人皆是袖手旁观,他禁不住倏地纵步阶上,门面开敞,他霎时冲了进去,未等薛四嚷开,人已闯入前堂,三两步穿过案几凳椅,猛见一屏秋香色的细竹帘子隔出一间内室,他想也不想,骤然将帘子大力摔开!

  人一愣。

  帘后一张榻席,席上两人一趴一跪。下面的那个汉子衣衫半褪至腰,露出铜筋铁骨,黑黝黝的肌肉上散了一股子浓烈的蛇胆酒味,被两只手一边肩胛、一边头颅,牢牢钉在席上,整张脸被榻板压得歪曲,俨然没了气般,满脸要奔丧的神情。身上跪着的那人一件入夏青衫,眉目凌人,细长的眼睛微眯之时愈发成了一枚刀刃,剐人一眼便能剜一片肉下来。他里头贴身的膺心衣湿了一爿,衣袂半挽,膝头抵住那汉子腰眼,五指又在他筋肉处施力一推。

  “啊呀!——杀人啦!”那人一口寒气倒抽,本已死瘫了的脸猛一颠,磕在席上,哭爹喊娘。

  陈焉哑口无言地僵住了。嘴唇微张,却凭空吃了个huáng连,喉间生苦,呛也忘记了。

  他犹在怔然,那青衫男子似乎极不耐烦地丢下一句话:“投医的外边等!”

  陈焉看着他抬都不屑一抬的两只眼睛,恰有一线天光漏过窗纸,染上他额前几颗汗珠,微白一晃,那种细弱的光芒就像在他喉中打了个结,把话语拴了,半晌不能答言。

  见人没回话,青衫男子这才倏地扬头盯住他。分明一副端丽清秀的好面相,却是雪打霜披的一支梅,冰冷压过颜色,看着生寒。

  “没病?”直视时的一对明眸利眼,更是厉色bī人,“没病就滚——”

  陈焉的脸瞬时红了。面皮滚辣辣的,仿佛就要将他的脸挤出血珠子来,按捺不住一万分尴尬羞愧袭上眉眼,惶惶一低头,怎敢对望。一时面红耳赤,心神大乱。

  正窘迫不已,便依稀听见门口那儿薛四叫唤他的名字,陈焉这才烫到手了一般猝然丢下帘子,也顾不及帘尾拍壁作响,匆匆就撤出身来,胸口如擂鼓作阵,万马脱缰,轰隆隆一片急鸣。他微微打颤的手背胡乱抵上脸颊,想驱走烫意。恨这初夏时节,怎地就这样凉不下来。

  跑出大门迎面便撞上薛四一脸瞧热闹戏的神色,把他上下一瞥,望见他脸面涨红,薛四心知肚明,牙缝中弹了一声笑,轻描淡写道:“拜访邻里之事,押后方好。尤其这个谢大夫,那嘴可不饶人,闲事少管。”

  陈焉直到这时才一个激灵,回头朝门前的牌匾上一望,只见“回chūn草堂”四个字端端正正,錾银流辉。他心中悔之不及,只怨自己一介戍卒莽夫,竟连人家招牌也没看清便贸然闯入。丢尽脸了。

  亏得薛四也知情识趣,再不提这话头,他才稍稍缓了些。铜锁已开,迈入门槛,前头布置店面之处已收拾过了,再往里便是门楼和厢房隔出的一口天井,院落里稀稀落落还剩些小木板凳而已,一株歪斜的老树挨着墙,墙角有一两处chūn天开尽的花。薛四开了厢房让他过目,里面仅有一炕一桌一凭几,十分简陋,但他随军惯了,倒也不在意摆设装饰。只需扫了尘,便可入住。

  薛四领他逛足一圈下来,一一将规矩明细都jiāo待了,便握了双手,拢着袖子立在一个点上不动了,嘴唇阖着。

  陈焉见了这光景,明白他是在等着头一个月的租金,微微顿了顿,迟疑地将银囊轻轻解了,另铺了一层绢布在一旁的石几上,往里头拨出大约有五两,银子成色并不好,碎得寒碜。薛四眉头一拧。他垂了头,没有看薛四的脸色,低着嗓子好声好气地说:“东家,晚辈初来乍到,不晓京邑世故,若有得罪之处,还请东家多包涵。我小本生意,白手起家,许多东西都烦添置,下月头……倘若租金一时凑不足,还请您一定宽限几日。” 1/21 12345678下一页尾页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法医秦明玖月晞公子寻欢生生死死语笑阑珊浅草茉莉

 1/2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