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唯见江心秋月白_说书人【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唯见江心秋月白_说书人【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9-08/说书人

  《唯见江心秋月白》作者:说书人【完结+番外】

  文案:

  奶凶奶凶的小láng狗攻X宠徒狂魔美人受(武侠、师徒,年下,生子)

  11w字左右,总体算是个甜文。

  排雷:狗血,生子,受二婚(高亮,前夫人渣),攻后期有丢丢病娇,并且承包了本文百分之九十的哭戏。

  楔子

  夜色侵霜,古道之上,双骑并行,马蹄声急。

  嘶鸣一记,敲碎浓黑的夜,人影从马背滚落,压拽了路旁草木乱颤。

  “阿昕!”师姐大惊,声腔因颤抖而变得古怪。

  摔下马背的人只是简单一个翻滚就稳住了身子,乌黑的长剑抵在地上,扣在剑柄上的手苍白异常。粗重的呼吸从鼻端喷出,黑色兜帽披风遮住他的脸,yīn影里露出小半个下巴。

  白皙的皮肤,柔和的弧度,汗珠凝作一滴坠落泥土。

  “师姐……”似叹似唤,江昕苦笑抬头,乌黑的眸子看向急急翻身下马的女子。

  他轻轻摇头,道:“我不能走了。”

  山脚下,那里刀光剑影,遍地尸骨,江行之已经带着人马追上来了。

  江昕疼了一天,已是qiáng弩之末,身下坠痛更甚,腹中那一团活物不给他留下分毫喘息的机会,衣袍下高隆的胎腹绷紧,正是痛的最厉害的时候。

  “师姐……”江昕撑着最后一抹清明,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道:“你走,我……”

  话未完又被急痛硬生生打断,江昕本以为自己生死关头走过好几遭,不畏惧这产子之痛,却不想到底是他想的太容易。

  师姐用袖子狠狠擦了把脸,起身四处看了眼,入眼俱是草木灌丛竟无一处可避之地。她略一思量,俯身将江昕牢牢扶住,半拖半抱至灌丛深处。

  “师姐……”江昕唇色惨白,睫毛上沾着滚滚汗珠,指尖死死扣住背后靠着的一株树,树皮粗粝磨破了苍白的指头,血肉模糊且不觉有丝毫疼。

  “阿昕。”女子冰冷的脸上难得浮现温柔:“师姐替你走。”

  江昕唇上仅剩的血色褪去,身子像是秋风萧瑟中的枯叶,摇摇欲坠:“不……”他拖着笨重难挪的身子猛地扑上两步,却只来得及捏住女子一寸染了秋霜的衣角。

  玄衣女子转身,手中长剑去了鞘,在夜里划出凛冽的一记弧,似天边孤月,千万里无情。她口中哼着一支调儿,却是跟剑锋截然不同的柔意。

  “直如玄,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青山转,转青山,耽误尽,少年人……”

  “阿昕,活下去。”

  女子没有回头,带着歌的温柔,剑的决绝,消失在夜色里。

  江昕抿紧惨白的唇角,低头看着手中被剑锋割下的一寸衣角,面具下冰凉一片,泪水浸透。他那不握剑的手攥做冷拳,一直抵在腹上。

  压抑的苦楚呻吟被秋风chuī得断断续续。

  远去的歌声再也追寻不到。

  谁也想不到江湖流传的那位断天门门主,会独自在夜色槐荫下产子。

  月移,云更深。

  霜白覆叶。

  血腥味混在泥土里,汗水打湿衣衫瞬间化作无数冷意,黑夜的肆无忌惮让黎明迟迟不曾降临。

  一束火光bī近,那燃木上的火簇竟是泛着淡青,像是huáng泉的引路人。

  锦缎长靴踏开灌丛,碾碎水洼里半片秋月。

  “昕儿。”

  男人的声音如云端月,温柔缱绻,像是在寻找跟自己玩捉迷藏的亲密爱人。

  “你让师兄好找。”

  轻描淡写的责备,无奈的宠溺,伴着一声叹息传入江昕耳中。

  江昕背倚槐树,手中攥着身旁几簇杂草。掌心早已被划破却全然无觉。听到来人的声音,他只是死死阖眸,屏住呼吸,腹中的坠痛已至最后关头,到底还是没能躲过。

  一声冷鸣,三尺长剑插在江昕面前。

  江昕蓦地睁开双眸,身前斜插的正是师姐的佩剑一萼红。

  一萼红染血,却不见那持剑的玄衣女子再归来。

  “安师姐是出了名的不近人情,成日里冷着一张脸,对谁都爱答不理。就连师父师娘也拿她没办法。”男人轻笑,薄唇一抿,无限温柔。“可没想到,她会为你,舍了名,也舍了命。可惜了……”

  “可惜了这世间再无人配得上这柄一萼红,我本不想杀她的。但昕儿你也知晓安师姐的性子,折损了三个一品高手,才送走她。”

  江昕眉心骤紧,闷哼一声,咳出一口血来。苍白的五指扣进泥土中,抓出深深的指痕。有血从草木间漫出,蜿蜒一线,流到男人脚边,沿着那镶金嵌玉的长靴画出一抹腥红。

  男人低头看了眼,弯唇一笑:“何必呢?到师兄这里来。只要你jiāo出《灭灵引》,师兄还像以前一样疼你。”

  江昕仿佛听不见,他的头深深低了下去,耳边一声长鸣,压抑的嘶吼从舌尖滚出。恰此时,一道银白闪电劈碎天幕,紧接着是响彻云霄的雷鸣。

  惨白的是闪电,惨白的是江昕的脸,惨白的是出鞘的剑。

  第一剑斩的是新生儿的脐带,第二剑斩的是男人的项上头颅。

  无人看清剑势,在闪电消失,大地重归黑暗前,那剑已斩上脖颈。只听叮的一声,火光四迸,三柄长剑如鬼魅般挡在男人面前,合力抵住江昕破釜沉舟的一剑。

  一击不成,局势已定。

  剑气震碎江昕脸上的银色面具,皲裂后化作细碎银粉散开。天下第一邪教断天门门主江昕的容颜尽现,布满青紫伤痕,每一寸肌肤下的筋骨都如爬虫拱起,令人不寒而颤。

  如此可怖。

  对面男人俊美的脸上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意,目光仍旧如水温柔:“昕儿,你刚生下的孩子,都不看看他吗?”

  婴儿的啼哭让江昕瞳孔收作一团,他剑锋一转,反手朝树下人影刺去。可方才那一剑已经耗去他的全部气力,刚刚生产完的身子早已不堪负荷。故而那剑锋如鸟坠深潭,只余死意。

  刚出生的孩子身上挂着斑驳血迹,被黑衣人jiāo到了男人手心里。

  “是儿子。”男人笑了,脸上满是慈爱:“以你我的资质,这孩子将来必是武道奇才。”言罢,又是一声遗憾的叹息。

  “倘若师兄知道你当日已有了我的骨肉,也不至那么快动手,好歹让你在江家诞下我们的孩子。可惜了,如今你叛出正道,成了邪教魁首,让这孩子也跟着受罪。”

  江昕眼睁睁看着刚出生的儿子被师兄捏在手中,硬生生咽下喉间翻腾的血气心底,冷声道:“天不识你江行之,仁义在口,jian佞在心。”

  男人不怒反笑:“是啊,这孩子,命苦。”说着,只手轻轻搭在了婴儿脆弱的脖颈上。

  “江行之!”江昕眼前几乎已是一片黑,失血后的虚弱感剥夺了他全部的气力。

  “灭灵引”男人的声腔不复温柔,他的耐心已经到了极点,连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又是一道雷鸣过。雷声落前,江昕动了。手中剑影如碧,凝万千剑意于一刃,似大河之水滔滔不绝,千万里奔腾而至。正是江家的《三千甲子huáng河引》辅以《八百chūn秋白云诀》,一剑诀一心诀,相辅相成,任那剑意峰峦如聚,波涛如怒,一剑斩来!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夏七夕琼瑶SISIMO张宝瑞焦糖冬瓜穿越重生言情

 1/44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