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除魔_除零【CP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除魔_除零【CP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9-09/除零

  《除魔》作者:除零

  侠二代出门除魔,却成了魔的……

  CP:司空骞×白鸢(温灵隽)

  第一章 多恨

  “公子,是您救了我的命,刀山火海,白鸢在所不辞。”

  少年跪伏在身着狐裘、抱着暖炉的公子脚下,他全身只罩了件松松垮垮的玄色鹤氅,湿发一缕一缕披散在肩背上,衬得肌肤愈发莹白如冰雪。门窗dòng开,寒风灌进衣领,他轻微发着抖,沉默着,额头抵在手背。他的手指微微蜷曲,抓紧了地面,手背的青筋跳动,因为兴奋。

  头顶传来闷声咳嗽,用力到像是要把心肺都呕出来。片刻,公子沙哑开口,“顾流,带他过去。”

  他身后的侍从答了声是。

  少年起身,局促地拢了拢单薄的氅衣,这一拢掐出他纤细的腰肢,显其身材匀称漂亮,他亦步亦趋地跟着高大的侍从,那双笔直白`皙的腿随着走动在氅衣间若隐若现,玄白jiāo错,令人目眩。

  公子漫不经心地抹掉指间的血迹,回想起少年的名字,喊他:“白鸢。”

  少年停了步,回过身。

  他微微一笑,道:“不必害怕,此事无性命之忧。”

  白鸢并不怕。他满脑子叫嚣着行侠仗义、除魔卫道,捏紧拳头,跟在高大的侍从身后,脚步都是轻快的。他们穿过走廊,进了偏院,侍从领他进了一间屋,屋里空dàngdàng的,只有墙壁上挂满了书画,他正愣神,侍从便将最大的那幅拿下来,伸手把整块墙壁都按进去三寸。墙壁翻转,是个密道。

  侍从说:“请。”

  白鸢跨进去,走了两步,发现侍从没有跟进来。他回头,疑惑地看着侍从,侍从垂着眼帘,低声说:“公子jiāo代,属下不可入内,只能在此等候。”白鸢只好自己走。好在这条狭窄黑暗的走道并不长,几步就遇见了拐角,转过去便见内室点了一支蜡烛,放在一张木桌上。白鸢站了一会儿,适应黑暗后,隐约看到那边有人的轮廓,又有金石相撞的细微声响。少年手无寸铁,在这晦暗不明的密室,终于后知后觉涌上恐惧。他勉qiáng给自己鼓着劲,公子大名鼎鼎,又救了他的命,总不会害他。他尝试走近了一些,口中打起招呼:“你是何人?是公子令你……”那人猛地站了起来,随之是一阵哗啦啦的铁链声。白鸢被吓得噤了声,后退两步,脸色煞白。

  豪气壮志轻易被吓退得一gān二净,他转身欲逃,却被扑倒在地。那是个男人。手掌粗糙但有力,紧紧掐住了他的脖子。白鸢喘不过气,只能发出“呃呃”声挣扎,他的脸憋得通红,耳边是震耳欲聋的剧烈心跳,在他将要昏厥之际,男人却撒了手,像是有点困惑,低头,轻轻嗅白鸢身上的味道。白鸢猛烈地大口喘息、咳嗽着,咳出眼泪,呜咽着后退,但很快就被制住了。

  “你……我、我是公子派来的,别、咳、别……”白鸢话未完,整个人都僵在了地上。男人在亲他。温柔、细腻的亲吻。白鸢觉得脸上要烧起来,耳膜上敲起了大鼓。男人滚烫的手掌握住他的手掌,冰凉沉重的铁链缠在他的腿上。男人愈吻愈深,吮`吸他的唇瓣,舔弄他的舌齿,白鸢被吻得无法呼吸,更无法控制嘴里的津液,他察觉唾液从他半张的唇隙流下,一路淌到脖颈,顿时羞愤欲死。

  男人像一只野shòu,喉间发出混沌、意味不明的声音。他开始撕开他的衣物,用手毫无分寸地揉`捏他柔软的腰腹、胸膛,着重照顾了rǔ`头。白鸢发着抖,大声喊着救命,他回忆不起那侍从的名字,却无比渴望他能救他出这魔掌。然而无人应答。白鸢的心沉沉地坠了下去。他想到了公子那句话,浑身发凉。也许这就是公子要他做的事情。

  野shòu不会理会少年百转千回的思绪,他只遵循本能行事。那件鹤氅被撕得七零八落,露出少年青涩但已长成的躯体。男人从少年的肚脐往上,一路舔到脖颈,然后一口咬了下去!白鸢惊叫一声,疼得抽气,哭喊不要,奋力挣扎,但全无效果。他疼得麻了,全身都在轻微抽搐颤抖,男人才停,转而与他接吻。白鸢尝到一嘴血腥气,他抗拒地想把男人的舌头顶出去,却似乎惹怒了这头怪物,下唇也遭了一口。

  男人摸着他的脸颊,凑到他的耳边,含混说了句什么。在白鸢听来,不过还是几声无意义的哼哼,但他猜想,大概是让他乖。

  这和他的所有想象都不同。

  男人将少年翻了个身,把他尚湿的长发粗鲁地捋到一边,手掌从他的脊背抚摸往下。

  白鸢的脸颊贴在冰冷的、泛着湿气的地面,绝望地承受这一切。

  男人插了一根手指进去,那儿太紧太涩,但野shòu就是野shòu,毫不顾忌少年的感觉,紧跟着伸了第二根。他搅弄着,白鸢疼得冷汗涔涔,腿不自觉想合拢,被男人一把掰开。白鸢痛苦且屈rǔ,他咬紧牙,一时想要自尽,一时想要杀人。

  男人大概是觉得扩张够了,随着铁链作响,挺直的、滚烫的阳`具蹭到白鸢的臀缝,直朝那小`xué冲去。他横冲直撞地试了几次,但显然,少年还没有湿润到足以容纳他。白鸢自觉已被折rǔ到了极致,他胡言乱语地骂着,徒劳地拖拽锁链,妄图能把那头不懂人言又不通人性的野shòu从自己身上甩下去。自然没有成功,他对抗的仿佛是一座不会被轻易挪动的山,白鸢愤恨地以头抢地,抽噎着,嘴里颠三倒四地说着话,忏悔、谩骂、道歉、求救……他胡乱抹掉脸上的泪水和血液,不敢想象此刻自己多么láng狈,忽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白鸢身体僵直,大腿内侧狠狠抽搐了一下。柔软湿润的舌头正舔舐着他那儿。

  满腔悲愤被打断,白鸢一下子泄了力。他混乱地想:让我死个痛快吧。

  唾液的润滑远远不够,但男人仍插了进去。他一只手贴搂着白鸢的腹部,一只手按住白鸢的左手,脑袋则凑在白鸢颈侧,吮`吸刚刚咬出来的伤口。他的腿抵开白鸢的腿,让他分得更开些,更好地容纳他。他动了起来。一开始缓慢抽`插几次,像是试探,紧跟着速度愈来愈快。空dàng的暗室回dàng肉`体相撞的“啪啪”响声,白鸢咬着自己的手腕,牙齿嵌进皮肉,不让自己泄露出丝毫呻吟,哪怕是痛苦的呻吟。他的嘴里尝到血腥味,身后已然麻木,他的眼泪一刻也没有停,直到晕厥过去。

  蜡烛已经燃到了最末,火光跳跃,只能勉力照亮一小方天地。

  男人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暗沉的眼眸一点一点涌上理智和记忆。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少年,白`皙的皮肤到处是青一块紫一块,脖子右侧被他咬得稀烂,他自己嘴里一股子腥锈味。他的目光又往下移,他那物she完已软踏踏地垂在胯间,而少年私`处却混着鲜血与白浊,臀上满是手指的抓痕。

  他微微颤抖着,手慌脚乱地将自己的衣裤穿好,然后摸索着抓到自己尚算完好的外衣,笨拙地包裹起少年的身躯。少年还活着,呼吸微弱,脉搏也轻得几乎摸不到。他把他翻过身,抱起来,轻手撩开少年的发,看清他的面容。少年的额头、嘴唇与下巴上全是血,手腕上布满他自己的牙印。他才多大?十七岁?十八岁?他大概委屈和害怕极了,小脸上满是泪痕,鼻子与眼眶都是通红的。男人盯着他唇边的血迹,着迷一般,低头,伸舌头舔了舔。这个动作一做出他便悚然一惊,猛地僵住。他闭眼沉了沉心绪,朝密室出口喊:“来人!”那嗓音沙哑地不成样子,像是很久没有开口说话了。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醉饮长歌蓝淋阿堵陆观澜莫晨欢施定柔

 1/40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