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率彼旷野(蛮荒)/原始印痕_巫羽【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率彼旷野(蛮荒)/原始印痕_巫羽【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9-09/巫羽

  《率彼旷野(蛮荒)/原始印痕》作者:巫羽【完结+番外】

  文案:

  雍易和夜辰是敌对部族的猎人,两人初遇时打了一架,却还是成为了友人。

  他们也不只是友人。

  一个是沉稳的she手受,一个是毛躁的长矛攻。

  大概是个相亲相爱,携手走出蒙昧的故事。

  ————————

  在dòngxué里仰望星空,从蒙昧至破晓。

  ————————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夜辰,雍易 ┃ 配角:巫采,朱矛崖 ┃ 其它:

  第1章 落日林的相遇

  “是谁拿走我的朱矛?易!”

  男子雄浑的咆哮声从山顶传出,被唤作易的少年,正执一柄朱红色的石矛,飞一般地冲进山脚下的疏木林,他迅捷而矫健,宛若一头豹子。

  西山dòng里的人们诧异地朝dòng外探头探脑,不过很快又自顾自忙碌起来,有的专注盘造粗陶,有的磨骨针、裁缝shòu皮,有的用石制削刮器刮走猛犸象皮上的厚厚脂肪。

  在dòngxué中歇息的两位男子起身,朝正在发怒的魁梧男子走去,脸上有条疤痕的男子劝说:“朱矛崖,易怕是要猎火角鹿,我去追他。”

  “他要上哪里猎火角鹿?”被唤为朱矛崖的魁梧男子,心有疑惑。在他们上一代人时,火角鹿就已经十分稀罕,就是他也只幼年见过一次。

  疤痕男子对朱矛崖说:“前些天,易在落日林的河边看见一头火角鹿。”

  “落日林有我们打猎的兄弟,会照顾他。”另一位有着花白胡须的男子说道。

  朱矛崖往dòngxué正中的大石头上一坐,浓眉皱起说:“爪痕,你不用去,是该让他舔着伤口,心生畏惧了。”

  dòng顶的光芒倾泻在朱矛崖身上,他粗壮的臂膀,虬结的肌肉呈现出yīn暗的纹理。他光着上身,脖子上配带一件象牙牌饰,身披一条黑熊皮,皮毛光洁如新。

  叫做爪痕的疤痕男子闻话,不禁朝大石后头的骨屋投去一眼。骨屋的皮帘子被拉开,从里边走出一位执巫仗的女子。

  女子身材丰腴,脸若银盘,有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她手握巫仗,头戴黑羽冠,仪态庄严,她的额头用朱砂涂红,更显一份神圣感。

  巫采先是看向一脸愠意的朱矛崖,随即目光移向爪痕,她说:“爪痕,你去帮助我儿,让他平安回来。”

  爪痕上前,将身子屈了屈,旋即离开。

  白须男子回去他原先休息的地方,将身体往yīn暗处躺靠,躺姿舒适。独留朱矛崖和巫采在大石上。

  这时,妇人们有意无意朝dòngxué正中看去,她们在看朱矛崖和巫采。只见朱矛崖走到巫采身旁,压低声音说了什么,巫采眉眼里有份温情,轻语:“易快成年了,他会带上朱矛,披着虎皮回来。”朱矛崖无可奈何,说道:“巫,回来必须教训他!”

  朱矛是勇者之矛,整个部族只有两支,是勇猛的象征。易成年仪式都还没举行,也敢擅自偷勇士的朱矛去用。

  巫采轻声说了什么,随后她转身返回骨屋。

  高大的骨屋,由一具完整的猛犸象遗骸搭建而成,年代相当古远。

  朱矛崖闻着巫采残留在侧的艾草香气,硬实的心有些许软化,他抬起英气的脸庞,注视巫采掀开皮帘的曼妙身影。回想起,夜晚这皮帘只为他开的缠绵之事,心里又软化几分,再不气那个臭小子。

  易来到落日林,顺利地躲过部族里的猎人,他心里挺高兴。落日林是西山dòng人狩猎斑鹿、矮马、猪牛羊等中小型动物的地方,这里十分辽阔,像易这样的小少年,还不曾见过落日林之外的世界。

  易来到河畔一处高地,他坐在高地上,爱抚“他的”朱矛,心里满满都是喜爱之情。除去喜爱之情,眉眼也难掩得意:“朱矛崖从不让我摸它,摸一下都不行。哈哈哈气死他!”

  朱矛的矛杆通体朱红,杆上有复杂的刻绘,刻着太阳和飞鸟。太阳形状像眼睛一般,而飞鸟像一片片的羽毛。它不只漂亮,还是一件制作jīng良的武器。

  易用指腹蹭着朱矛上的飞鸟,自言自语:“朱矛崖总是对我那么凶,对莫跟长脚亦就很好。”

  莫与长脚亦是易的伙伴,三人年纪相仿。

  “大家这次去打猎也不带我,明明我猎大鹿很厉害呀。”易感到委屈,他觉得自己被忽视了。

  委屈稍纵即逝,少年心性不爱愁,只见他把朱矛竖起,搭在肩上,眉眼都是骄傲:“爪痕说我像头大虎一样勇猛,以后也会有自己的朱矛。”

  易站起身,走到河边,对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昂首挺胸。

  河水里映出少年的英姿,他高大矫健,浓眉大眼,朝气蓬勃。水面突然颤动,打碎少年的身影,一阵奔跃声传来,闷如雷。少年惊喜仰头,见到一大群斑鹿像似被什么驱赶,朝北奔逃而去。

  易激动地爬上高地,极力远眺北面消失的鹿群,只见荒草绵绵,木林葱葱,没有尽头。荒地上,忽然蹿出一只呆头呆脑的长脖子鸟,它是一种只会奔跑不会飞的大鸟——鸵鸟(古中国有鸵鸟)。

  “不要大鸟,也不要矮鹿。”易念念有词,他要单独猎杀一头有分量的猎物,然后回去宣告他的成年。

  最好是一头豪猪,或者一匹林地马,要是还能再遇见火角鹿就更好了,它是很少有的猎物。听说以前执朱矛的人,都能驯服火角鹿,将它当做坐骑。

  易提上朱矛往北前去,他想去见见是什么野shòu惊扰斑鹿群,也许是láng是鬣狗,是豪猪,他不怕这些动物。落日林是他们部族的狩猎场,大型猛shòu都被打杀得差不多,比猛shòu横行的荒野安全许多。

  来到挨近北面的草地,在一处低坡下,易发现一高一矮两个身影。高的执把she鹿弓,目光慌慌张张,矮的蹲地在,脚下是一头斑鹿尸体。他们头上绑着羽毛饰物,头发都留得很长,一看就不是同部族的人。

  “是星dòng的人!”易心跳加速,激动多于慌张,他趴在地上窥视。

  易的部族住在落日林西面的西山dòng,而星dòng在落日林北面。两个部族的人住得近,在同个猎场打猎,世世代代起的纠葛,能让部落老者唱个三天三夜的叙事歌。总之,是世仇。

  高个的敌人,肥胖笨拙,一脸稚嫩,不难对付。低身的那人,从身形看应该是个女孩,消瘦,穿得破破烂烂。

  一个胆小的胖子,一个女孩。

  易没做多想,他放下朱矛,从腰间拿出一条投石索,他往地上拣块石子,套进投石索中。他瞄准目标,抡动胳膊,大力将石子掷出。随着石子抛落,前方传来杀猪般的嚎叫声。

  胖子额头挨这么一下,头破血流,他捂住伤口,惶恐四探。他太恐惧了,竟一头扎进林地,抛下女孩,自己跑了!

  易愣怔一小会儿,也就一只蜻蜓点水,那么点时间。他拔腿猛冲,目标是已经惊诧站起身,还来不及拉弓的“女孩”。

  即使打不到满意的猎物,抓一个敌对部族的人回去,也能举行成年仪式。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王朔耽美网游文张平苏格兰折耳猫香小陌小妮子

 1/74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