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鬼妻_君子在野【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鬼妻_君子在野【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10-09/君子在野

  《鬼妻》作者:君子在野【完结】

  文案:

  谁抓走了你的灵魂?

  一直到死后,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活着。

  妖鬼怪谈系列之鬼妻,都市鬼怪短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冉泽,阿诺 ┃ 配角: ┃ 其它:都市灵异系列

  ☆、第一章

  在得知未婚妻和生意合伙人拐骗了自己的全部财产,毅然决然的选择私奔之后,冉泽买回两瓶安眠药和一把锋利的刀片,郑重的把它们放置在抽屉里。头晕脑胀的睡了一觉,他锁好家门,换了衣服出门游dàng。

  他还没有想好使用哪种方法,如果吞安眠药,起初昏昏欲睡,不久全身痉挛,呕吐不止,死状凄惨;换做用刀割腕,深深的一道纵伤,泡在热水里,眼看着一池清水被染作鲜红,等邻居闻到臭味,警察破门而入,浴缸里的死尸已如溃烂的鱼。

  这两种死法显然都不够体面,不能符合他的身份地位。

  尽管冉泽目前境遇窘迫,在宣告破产之前,他是一名人人羡慕的大好青年,海外硕士毕业,年轻有为,高大英俊,在本市与铁杆朋友共同经营一家投资公司,资产过千万,眼下婚期将至,未婚妻与他是高中同学,家境优渥,美貌又优雅。

  如果不是实在走投无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死。

  冉泽混迹在步行街的男男女女中,到处灯红酒绿,笑容夸张的情侣们挽着手臂,一大群穿着时尚的女孩走过来,冉泽逆流而上,如果是往昔,他会摆出礼貌的微笑,听着姑娘们错身而过时发出小声却热烈的议论,他深谙自己的男性魅力,但如今他只是面无表情的低头行走,感觉全身上下充斥着落魄和绝望的腐臭。

  他穿昂贵的限量款风衣和质地jīng良的牛仔裤,除了皮鞋上的灰尘,没有任何征兆显示出他事业的急转直下。

  就在今天上午,他收到银行的大笔信用卡催款通知,而后未婚妻发来分手短信,那美丽的女人和冉泽的“铁杆好友”远走高飞,带走了公司的所有资金和大客户,只给他留了两万块钱作为遣散费。

  对方早有预谋,账务做的滴水不漏,警察和冉泽都束手无策。往昔的风光和体面dàng然无存,他花了六年时间在这座城市打拼来的江山,一夕之间付诸流水。

  冉泽拖着行尸走肉般的身体,浑浑噩噩的来到一个算命摊跟前,算命老头穿着一件酷似明清时期的灰棉长袍,架一副旧墨镜,神情恍若梦游。步行街人cháo拥挤,他的摊位却冷冷清清,老头儿丝毫不介意,仰面“望”着夜空,口中念念有词。

  “这位朋友,最近不大顺吧?来算一算,不准不收钱。”

  冉泽环顾左右,确定老头是在对自己说话,心里一动,走上前去。

  老头儿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摸了摸冉泽的手心,又摸了摸他的脸:“嗯,今年犯太岁,事业不顺,婚姻也不顺,我给你仔细看看……”

  老人略带乡音的沙哑絮语像温柔的鸽子,冉泽的头脑一片混沌,感觉自己的行为很荒唐可笑。

  他从来不信命,自从他开始在社会打拼,就坚信没有任何外力能够改变他的生活,他的一切都是自己拼来的,一切都是他该得的,他没有亏欠任何人!

  老头儿用微凉的手摸着冉泽的额头,编出一些模棱两可的判词,如果冉泽此时还保持镇定,他一定会明白,那些看似准确的卜卦其实放诸四海皆准,但此刻他已经jīng神崩溃,听到一半,抱头蹲在地上喃喃自语:“我对她有求必应,我和他合作多年,每次分红都没有亏待过他,可他们竟然搞出了□,他们搞在一起算计我!怪不得从这一年开始,每次投资都失败收场,全是他们搞的鬼!”

  “你们不是说善恶有报吗?我自问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沦落到现在的下场?我真不服气!”他气愤的揪自己的头发,“下个星期六就是我们的婚礼,她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嘴脸,说暂时的失意没有关系,我们再做最后一搏……”

  冉泽想起了他的轻信和所谓的最后一搏,痛苦的咬紧了嘴唇。

  一个月前,合伙人声称找到了一个稳赚不赔的投资项目,要收购一家欣欣向荣的酒吧,那家店地处闹市,最多半年,酒吧盈利就可以作为他东山再起的资本,他是股票证券的老手,只要还有资本,一切近在咫尺!

  当然,老板开出的价码超出了冉泽的承受能力,冉泽听说酒吧涉及违规经营,与合伙人讨论再三,动用警察做了一些明里暗里的疏通,价格终于压到最低。他押上了全部身家,没想到转卖手续刚办妥,合伙人背着他将酒吧再次高价倒卖出售,卷款与他的未婚妻逃逸了!

  “当然,我们用过一些不太好的手段,但做生意不是搞慈善,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也都能够理解……”他怒视对面的算命老头,哑着声音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可信任,还有什么可留恋,我还不如去死……”

  他猛然站起,双眼赤红,攥紧拳头:“对,我已经不名一文,只能去死!”

  算命老头煞有介事的点头,问冉泽要了生辰八字,仰脸掐指默算,忽然面色一白,大惊失色道:“不好,要大难临头了!”

  他不顾冉泽的一再追问,蹲在地上迅速开始收摊,从身后抓出一只破烂的黑色牛皮包,将铺在面前的八卦绢布和写着“铁口直断”的旗帜一股脑儿塞进去,捞起茶杯把碎茶叶泼在地上,甚至摘下墨镜放在口袋里——冉泽发现老头儿的眼睛其实完好无损,正贼眉鼠眼的朝周围环视。

  顺着老头的目光往后一看,原来是一队穿制服的城管正大步走来,所到之处小贩们无不闻之变色,一个个收拾东西溜之大吉。

  冉泽在心里大骂荒唐,掏出十元钱扔给老头儿转身就走,那老头儿推着一辆老式二八自行车,一路小跑着追上他,把钱重新塞回冉泽手里,冲他诡谲一笑,呲着两排烟huáng的牙齿:“我们行当的规矩,不收将死之人的钱财。”

  老头儿仔细看了冉泽一眼:“罪过罪过,年轻人你冤孽缠身,自食其果,七月初九天克地冲,厉鬼索命在劫难逃,找家寺庙捐些功德吧,老朽现在自身难保,帮不上你了……”

  冉泽吓了一跳,想起被锁在抽屉里的安眠药和刀片,紧走两步:“师傅,有没有化解的办法?比如挪一挪桌椅,改一改风水……”

  他跟着算命老头的自行车,疾步跑过这段街道,拐进一条城管绝不可能搜查的幽深胡同,老头儿下了车子,又把墨镜架在鼻子上,转身把冉泽上下打量了一个遍:“年轻人,你的心愿太重,只有一个办法,你跟我走。”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短篇一枚~。(≧▽≦)/~

  ☆、第二章

  冉泽病急乱投医,心心念念跟了上去。

  算命老头带他走进一栋古旧yīn冷的小楼,穿过一楼黑dòngdòng的仓库,通过黑暗bī仄的楼梯,二楼一扇半掩的小门散发出暖橙色灯光,推门进去,里面是一间小客厅,到处悬挂珠帘和写满符咒的纸条,四壁贴宗教画像,浮dàng着浓烈的檀香气味。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金大麦家阿豆猫蔻绿野千鹤虐文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