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翔_卫风无月/卫风【2部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翔_卫风无月/卫风【2部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10-24/卫风无月/卫风

  《翔》作者:卫风无月/卫风/五月/水遥/云芊【2部完结】

  文案:

  卫风的作品《翔》,耽美小说中难得一见的佳作

  跨yīn阳,隔生死,越三界。

  银凰公子杨丹,yīn山令主易钧,

  火凤淮戈,媚鬼柔碧……

  且看快意恩仇,英雄血,情人泪。

  (不会写文案,看得自己直哆嗦……有人说,那个,大牌作家有自信才不写文案,这个,不会写和不屑写,切不可混为一谈。)

  楔子

  黑夜寂寞漫长

  沈默的你

  是否和我一起歌唱

  歌声在空气中四处飘dàng

  想在天空中轻轻飞翔

  飞翔飞翔

  年轻的眼睛在张望

  翅膀淹没了天堂

  来自最初的愿望

  诞生在你我的想像

  ————《飞翔》

  一只鸟,倘若是不能飞翔。

  那麽,生命还有什麽意义?

  很久之前,久到我忘记了是什麽时候,问过父亲这麽一个问题。因爲,那天我才知道,父亲是一只无法飞翔的鸟。

  父亲当时沈默良久,眼睛里失去了一贯轻灵飞扬的光彩,最後他告诉我说,他失去了飞翔的翅膀,但是他也拥有了现在的一切。

  我觉得十分不能理解。

  一只鸟如果不能飞翔,那麽生活和生命对他来说,应该失去了全部意义和价值才是。

  父亲当时淡淡的笑了。

  他说,不是没有有痛苦憎恨埋怨绝望过……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後悔过。

  这样说的时候,我……另一个父亲走了进来。

  不要奇怪,是,正在和我说话的是我父亲,但进来的人也是我父亲。奇怪麽?我还有两个父亲,两个弟弟。

  一家七口,没一个女子。

  我擡擡眉毛,爱理不理招呼一声:“爹……”

  进来的男人看起来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天人总是如此,我家犹甚。四个爹爹都没有蓄须的习惯,所以怎麽看也只象我大哥哥而不象我的长辈。

  他笑得很坦率,一身全是外面那种明亮的阳光的味道。

  “行云,外城来了一批新的天马,说是名驹配种,非常神骏。下午一起去看好不好?你那匹奔涯实在是该退休了,牙都要掉了呢。”

  父亲很自然的揽住他的腰,两个人个头差不多,身材修长纤秀,站在一起无论如何,总是看著让人舒服。

  “好。”

  “给你找匹最快的……”爹爹说:“我知道你就是喜欢追求速度感。”

  父亲笑,懒懒伏在爹爹肩上不说话。下人奉午膳上来,我站起身拍拍袍子:“你们吃,我去找静静去。”

  父亲招招手,我便走了。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种种肉麻言语亲热行止不绝,我当然不好意思在一边看著。

  早就练成了这种机灵,他们一抱起来,我立刻就走。

  其实爹爹他也许知道,也许是不知道。

  父亲喜欢的……应该是风chuī在脸上的那种感觉。

  身体腾空,无拘无束的自由,飞翔的感觉……

  但那是不可能的,他失去了羽族人最重要的翎羽,飞不起来了……永远。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手。

  我不是不幸福的,但是,父亲爲了幸福,付出的代价也实在太大。

  一边有侍从经过,躬身让到路旁,齐声道:“大公子。”

  我点点头:“静静呢?”

  一个说道:“三公子应该是和二公子一起,刚才看到他们在湖居那边。”

  我点点头,他们退行几步,转过了回廓。

  又在一起。

  我抚下额,小静简直象个没断奶的孩子,整天缠著笙笙不放,对爹爹倒不见他有这麽亲。

  不过……我摸摸下巴,小静虽然小,可是应该也明白,爹爹他们是很喜欢二人独处的,估计是……

  就要出去读书了,不用父亲教,我也知道我该开始学习,如何做一个独立的成年人。

  可是,我抓抓耳朵,爲什麽小静那个爱吃爱哭爱迷路又怕黑的小鬼也要和我们一起去啊!

  --------------------------------------------------------------------------

  翔1

  第一章

  飞鱼看到鸟折了翅膀,并不觉得有什麽可惜。

  直至有天,鱼知道了鸟的痛,但是当时一切,已经再找不到了。

  那个少年异常美貌,当然无花楼里无丑人,只是他……特别的漂亮,让人移不开眼。

  钧也说不上来,伴当问他要不要找陪酒的,他信手就指指那少年。

  伴当去了,看他和那少年说了两句,那人往这边看了一眼,眼是丹凤眼,长眉斜飞,轻轻一扫便转了回去,却摇了摇头。

  伴当无法,垂著头回来:“公子,他说是只在这里挂牌子弹琴,不陪酒。”

  钧不以为意,笑一笑说:“那倒一杯酒过去,说我点他的琴。”顺手便拿了一锭银子放在桌上。伴当答应了一声又去了,那少年听了话,朝这边笑笑,收下银子,酒放在一边。伴当喜孜孜回来:“公子,他说谢你一曲呢。”

  那少年凝神提腕,铮铮的琴声在指下流泄出来。

  钧虽然於乐音上不大jīng,也听得出他弹的是一首chūn日宴,曲风平和温软,琴声极是悦耳。一曲奏罢,少年颔首为礼,将酒端了起来,一饮而尽。

  二楼的这间花厅里明烛花灯,那少年一张玉颜在灯下染上一层浅浅的桃子红,不知道是红烛映出来的,还是因为酒气催生。钧心里微微一动,少年已经把头转了过去。

  约钧来的是长澜,可钧等了一晚,长澜反倒没有来。夜渐深沉,酒座里人只剩稀稀两个,反而是一间间的雅房里传出隐隐的靡靡之音,欢好之韵。钧酒意有了三分,估摸著长澜是来不了,付了酒帐下楼。

  侧侧轻风chuī脸生寒,钧在楼里一晚,闻多了酒气脂粉气,冷风一chuī,倒觉得十分舒畅。

  月光下一个人正走出无花楼的院门,清瘦纤长的背影,斜背一张琴。

  钧在月下站了站,正想回去,忽然身後一声惊呼,接著瑶琴坠地,琴身破裂的特有声响在静夜里格外刺耳。

  钧回头便见那少年跌倒在地,穿黑衣蒙著头的两个人,一个接扯著他,另一个捂著他嘴向暗影里拖。少年手脚挣动著,却叫不出来。

  那两个黑衣人盯上这少年已经两天,认定他文弱,又是孤身一人在此。街角有口平井,是条死巷。两人将少年拖到井边,一人将他按著,扯下他腰间装钱的荷包,另一人早耐不住,按住了人胡乱撕扯衣裳,上下乱摸。

  正数著碎银的那人乐不可支,忽然身後没了动静,回过头来:“老六……”

  眼前一黑,这人从头至尾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倒下的。

  钧伸手扶起那少年,柔声问:“没事麽?”

  少年一边急急的拉上衣裳,低头道:“多谢你……”一边低头去地下把掉落的荷包捡起来。

  月光映得他顶心的头发水滑生亮,钧心里又是一动。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黯然销魂蛋法医秦明乌蒙小燕柯怡东奔西顾南瓜老妖

 1/10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