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古代架空>冬日暖阳+番外_杨家老三【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冬日暖阳+番外_杨家老三【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7-02-22/杨家老三

书名:冬日暖阳
作者:杨家老三
【文案】
场景一:韩东第一次控制不住吻了夏暖阳,是爬着出的皇子殿.

场景二:韩东为了能得到夏暖阳,硬着头皮揭了皇榜,跑去皇宫用退敌之策跟皇上换儿子.

场景三:韩东终于把夏暖阳搞到手,然而新婚当夜被一脚踹下婚chuáng.伤到了命根子......

聪明阳光抖m侯爷攻vs清冷bào力呆萌皇子受 温馨甜宠.不悲不坑.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东,夏暖阳 ┃ 配角:陈青.凌秋.王素素等. ┃ 其它:


==================

  ☆、 初到异世

  今天是把第五房小妾送走的日子。
  韩冬略带歉意的看着柳月;“月儿,这是钱庄的存票,你拿着,只要是我的钱庄都能换的,足够你一生吃用了”。
  柳月咬了咬唇接过;“相公,你我夫妻一场,可否......可否给我一个非要把我们都送走的理由?”
  韩冬手指抓着自己的腰带心道;(这要怎么说?说你原本的相公死了?而我不喜欢女人,不想耽误你!?)
  柳月;“罢了,相公不必为难,月儿不问便是。此去无回,月儿愿相公,万事和顺,一生安好。”柳月转身上了马车,缓缓而去。
  这是韩冬来到这里的第二年了,他原本是y市非常有名的富二代,至于为什么有名,一是他老爸韩越是y市著名企业家,二是韩越本人开发了国内一款非常有名的,战争类手游,非常火,这么一个有钱,有貌,有才,有家世的好青年,却英年早逝了。 据说乘轮船出游,结果船都没找到,更别说人了。
  韩冬乘的船,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被一个滔天巨làng拍翻的时候,韩冬囧了...无风?大làng?这是什么情况,和晴天霹雳,六月飞雪,是一个概念吧!而当原本极善水性的韩冬被莫名的海草缠住的时候,他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这阎王请人的方式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没有小说里的自带记忆,却是算同名同姓,他原本叫韩冬冬,而这个原主叫韩冬,一字之差,原主是丞相之子,坠楼马而伤,到韩东在这具身体里醒来,已经昏迷三个月了。
  刚来的头几个月里,韩冬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所有原主朋友的邀约探视,好在原主本身是个làngdàng公子,都是酒肉朋友,邀了几次都被拒绝,便不再自讨没趣了。
  等到韩冬把基本情况摸的差不多的时候,韩东震惊了,他现有一妻五妾,外带一个花楼里买回来的房侍。他虽知道称病期间,有过几个女子探视,但韩冬打死也想不到,那都是自己妻妾啊!
  韩冬不喜女色,这两年一直用尽办法,送走妻妾,到现在还剩唯一一妻,是朝中大臣之女,加上性格执拗,实在不好打发。
  丞相夫人眉眼带笑的看着韩东;“冬儿,明日梅苑会(梅苑会,就是皇家举办的变相相亲大会,梅苑会中折梅枝,送给心仪的人,若对方接受,便是两情相悦之意。),你现在只有一妻,又没有子嗣,你去看看有喜欢的女孩子,回来告诉娘,娘给你去说。”
  丞相;“夫人,你就不要在娇惯他了,妾室原也是他自己费尽心思送走的,怨不得别人。”
  丞相夫人;“费尽心思送走了,不就是不喜欢吗,我让他再找自己喜欢的怎么了,咱们冬儿今年20岁,这个年纪哪家不是好几房,亏你还是丞相呢!”
  丞相心想;(我一生就你一个妻子呢,我说什么了......)
  韩冬看着丞相夫妇微微笑着说;“父亲母亲不必争执,梅苑会当天我约了太尉之子凌秋she箭,就不去凑热闹了”。
  丞相思索了片刻说道;“不,你得去,梅苑会上,各家适龄世子基本都会参加,你去结jiāo一二,对你以后入仕也有有助益”。
  韩冬;“父亲说的是,我一会差人回了凌秋,明日便去赴会”。
  一件月白色长袍,暗纹勾花,垂于鞋面,衬得韩冬身形利落修长,头戴翠色玉冠,蜜色肌肤上,薄唇微翘,凤目上挑,风情无限,即便是整日跟在身边的随侍陈青也晃了晃神。
  马车停在宫外,韩冬挑开车帘,刚要下车,迎面就迎走过来一个人。
  “唉,冬哥,你也来了啊!”凌秋走过来作势要扶他 。
  韩冬;“你不是说不来吗?”
  “ 你还说呢,说好和我一起去she箭,结果跑到这来看看美人,我一个人在家无趣,便也来凑凑热闹”。凌秋略带抱怨的看着韩冬。
  笑了一下便又问;“冬哥,听说你遣散了好几个妾室,这是来寻新鲜的了?”
  韩冬;“别取笑我了,我可不想再自寻烦恼”。
  凌秋;“冬哥,我可听说你之前是很风流的,虽然自从咱俩jiāo了朋友,我就没见你乱来过,可是冬哥,你不会是从前风流过盛,现下发虚了吧!?”
  韩冬走近,bī视着凌秋,声音低沉;“你要不要亲自试试看,我虚不虚啊?”
  凌秋;“......”
  韩冬;“......”
  韩冬;“呃...走吧,进去吧!”

  ☆、 梅苑初见

  进入梅苑,韩冬呆了下,心想(我去,这燕瘦环肥,各种款型,各种风格,总有一款适合你啊)
  韩冬调笑着看着凌秋;“小凌秋,今年17了吧,还没成亲,这么多漂亮姑娘,你可好好挑挑,别看花眼了啊!”
  “我才不挑,我有意中人了,就那个穿粉色裙子的,漂亮吧,刘将军之女,名唤刘锦绣,父亲已经答应过了梅苑会,就去她家提亲。”
  韩冬顺着凌秋的视线望过去,的确是个美人,明眸皓齿的,韩冬一边打量着女子一边说道;
  “唉,小凌秋,她可看着比你大啊,你口味还挺重的啊!”韩冬心想(这女的一看就特jīng明,你可玩不过她,不过这话韩冬自然不能说。)
  “也没大多少,和冬哥你同岁,”凌秋笑着说。
  “嗯,你要是真喜欢,也不是不行,你爹出面事基本就能成,毕竟你是太尉之子,又这么漂亮可爱,谁能不动心啊?!”韩冬心想(你要不是太尉之子,要不是太尉和丞相jiāo好,没法下手,还别说,这小模样,我也有点动心啊!)
  凌秋羞的耳根发红;“冬哥,你别乱说,什..什么漂亮可爱啊,那不是形容女孩的嘛!”
  韩冬还想再调笑他两句,宴会就开始了。
  各家世女,开始献艺,说好听了是各展所长,其实就是chuī,拉,谈,唱。
  韩冬不看美人,专看男人,丞相大人jiāo代,结jiāo世子嘛!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韩冬禁欲了这么久,有点憋不住了。
  韩冬聊了几个世家公子,聊来聊去,搭上话的,这年纪相当,长得顺眼的,恨不得比他妻妾还多,韩冬抑郁了。
  韩冬这两年,最开始忙着了解这具身体的各方面情况,后来忙着送走妾室,再后来就一直是五指兄弟帮忙了,他又是丞相之子,不能明目张胆的霸占良家男子,又不愿意去找小倌,他不能给丞相惹麻烦,更害怕染病。
  韩冬其实是很挑的,他没有来到这的时候,蓄意勾引,毛遂自荐的不在少数,可他从不滥jiāo,分手后的,韩冬也从不亏待,可是不管前世今生遇见的人,韩冬总觉得差那么一点,不够劲。
  实在无趣了,韩冬便和凌秋打过招呼,出去寻清静之地去了。
  刚走到门口,一枝梅花递到韩冬面前。
  “这个,送给公子。”女子面带桃花的看着韩冬。
  韩冬手指抓上腰带,他并不知收梅花枝的含义,但送花表示好感他还是知道的,他并不想接,这个是凌秋说心仪的那个刘锦绣,现在送花给他...韩冬蹙眉看着女子。
  刘锦绣睁着大眼睛看着韩东,丝毫不见羞涩。
  韩冬无奈,接过梅枝,抛向后边,“小凌秋,接着!”
  看着韩东把梅枝抛给别人,刘锦绣红着眼,咬着唇,跑了。
  韩冬不明所以。
  “冬哥,你怎么这样啊?你不要不接便是,怎么能抛给别人!”
  “我没抛给别人啊,你不是喜欢她吗?我帮你牵线啊!”
  凌秋瞪了韩冬一眼,急忙追了出去。
  一个宫人走过来解释道,“公子可能不知,梅苑会中,若有心仪之人,折梅枝相送,若对方接受,便是两情相悦之意。”
  韩冬苦笑,待凌秋回来还要好好解释一下。
  梅花香气清洌,走在梅林之中,看着花满枝头,韩冬的心有些飘忽,折了一支拿在手上,慢慢踱着步子,梅枝赠爱人吗?可韩冬这样的人,他又能赠给谁呢。
  走到一处亭子,韩冬坐下,把头埋在手臂里小憩。正迷迷糊糊之间,听见有人在议论着什么,韩冬集中jīng神细听,是宫女在讨论当今七皇子。(当今皇上有过七个皇子,除去夭折的老大,二皇子是当今太子,其于已弱冠的都已封王,现下养在皇宫的只有七皇子。)
  宫女一;“今天轮到我当班,你们说梅苑会都办在梅苑了,七皇子为什么不去啊,我想偷个懒都不行!”
  宫女二;“还能为什么,七皇子已过弱冠3年,皇上不提婚事,不封王,七皇子又性子极其清冷,还有些跛脚,哪家愿意把女儿嫁给没权,没势,还残疾不受宠的皇子啊!”
  宫女三;“七皇子容貌俊美,气质出尘,好可惜,他的腿是怎么弄的啊?”
  宫女二;“听说七皇子的母妃梅妃,因与侍卫有私,被皇上发现后自缢了,七皇子在猎场狩猎,得知梅妃自缢,当场昏厥落马,旁边正是个山崖,摔断了腿,皇上正在气头之上,任他自生自灭,才落了残疾。”
  宫女一;“最是无情帝王家啊,啊呀!我该给七皇子传午膳了!我先走了。”
  众人散去,韩冬从手臂里抬起头,自言自语道;“最是无情又何止帝王家。”
  觉着差不多凌秋该回来了,韩冬便起身回去寻他,刚一回头,视线就被一抹青衫吸引了。
  临风梅树下,青衣男子席地而坐,青丝披散在肩上,发尾随风而扬,青色披衫,花瓣为缀,浑然一体,灵动bī人。
  韩冬只看了一眼就再移不开视线,直到那男子的披衫,被风chuī落肩头,男子浑然未觉一般纹丝不动
  韩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直到他捡起披衫,为男子披上,他才惊觉自己的冒昧。
  男子发觉韩冬,抬眼看他,视线相对,韩冬僵住,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如波澜不兴的黑海,似天边碎裂的星辰。清透艳冽,又水光盈盈。那水光落在韩冬眼中的同时,又化成无声的厉锤,砸在韩冬的心上。
  宫女一;“七皇子,该用午膳了,我扶您进去。”
  韩冬瞬间回神。
  韩冬看男子要走,有些急了,却不知该说些什么,连见礼都忘了,只把一只拿在手中的梅枝,递了过去,宫女瞪大了眼睛,这......这算是.....
  男子蹙眉思索了一瞬,便伸手接过,宫女的眼睛大到不能再大,这是......接......接了???

查看更多:温馨文小说作品|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钟晓生秋风寒周玉倾泠月月下蝶影绪慈

 1/2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