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撩个长工当老攻_肥桂【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撩个长工当老攻_肥桂【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1-06/肥桂

  文案:

  牛耿,是个长工。

  确切的说是个四肢异常发达,头脑有些简单的长工。

  可纵是他头脑再简单,也能知道前院里那神仙一般好看的少爷可不是个省事儿的主儿。

  “牛耿,我教你识字吧。”薛大少爷拉牛耿的手手。

  “我一个长工,识字gān啥哩?”牛耿甩掉那手手。

  “牛耿,你教我骑马吧。”薛大少爷声音软萌软萌的。

  “你个少爷,学骑马gān啥?”牛耿捂着耳朵不愿意听。

  “牛耿,你陪我去收租吧。”薛大少爷撒娇嫩滴滴的。

  “佃户都自己过来jiāo哩,哪有主家上门收租哩?”牛耿低着脑袋不愿意看。

  一个主家少爷成天跟长工混在一块儿,天下哪有这样的理?牛耿被薛大少爷缠怕了,整天躲在田里小旮旯里,挠着头皮想了好几天,原因没想出来个啥,脑子里反而装满了大少爷俊俏的样儿,那小手,比前院丫头小红的都白,那小脸,比隔壁老张新娶的媳妇都嫩,还有那小腰,比村里的杨柳都细。

  牛耿拍拍脑袋,难道自己糊涂了,再俊俏也是个带把的啊,指啥给老牛家传宗接代哩?

  可即便这样,为啥一到夜半甜梦中全是那白嫩嫩香喷喷的大少爷?!

  牛耿你完了,你这个样子咋地个娶妻生娃么,咋地个对得起死去的老爹和爷爷嘛。

  本文1VS1 HE 大型傻犬攻VS撩汉圣手受 两只共同成长,相爱相知相守的故事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宅斗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照青,牛耿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驾,驾,得儿驾”西安府城外的官道上,一辆罩着蓝色棉布的马车桄榔桄榔跑的飞快。

  赶车的大爷一边儿驾着马,一边儿把头往布帘子旁凑。

  “少爷,咱要不慢点儿,您身子弱,这么赶路下去,老奴担心您吃不消啊。”

  “忠叔,我没事儿,您正常赶您的,这点儿……呕……路,……我吃的消。”薛照青一只手紧紧把着马车里的扶手,qiáng忍着腹腔正中翻滚上涌的呕吐感,硬生生的用另一只手捂住嘴,才把那已经到嗓子眼儿的呕吐感忍了下去。

  “砰……”木制的车轮不知碰上了huáng泥路上的哪块石头,马车剧烈的颠簸了一下,薛照青瞬间觉着这胃里像是起了风làng,实在是忍不了了!

  “呕……呕……”脑袋直接伸出小窗户,薛照青几乎快把胆汁儿给吐出来了。

  “吁……吁”勒紧了手里的缰绳,喝住了马,薛忠连忙把随身的水壶打开,掀起帘子递了进去。

  “少爷,前面路边有个小茶馆,咱歇歇吧,您就算再着急回去见老太太,这种赶路法,您再有个三长两短,老奴我可担当不起啊。”

  肚里的东西给吐了个gān净,薛照青原本就白皙的脸蛋儿这会儿更是一点儿血色都没了,他颤巍巍的接过水壶,两口水下肚,好歹胃里舒服了些。

  “忠叔,前面茶馆歇歇吧。”

  “得嘞。”

  马车晃晃悠悠停在了官道旁边,薛忠支起下马的木桩,掀开帘子,扶了薛照青出来,薛照青拍了拍淡青色长衫,理了理腰带,从宽大的袖子口里掏出一个小布包。

  “店家,来两个馍,再来点小菜,一壶茶,麻烦再给这马添点儿饲料。”薛忠说道

  “好嘞,客官,您二位先坐。”茶馆老板拎了壶茶过来,招呼着。

  “少爷,您坐哩。”拿袖口把板凳擦gān净了,薛忠这才让自家少爷坐了下来。

  薛照青拿茶壶倒了一碗水放在自己面前,打开小布包,拿了个白色半透明像个小冰块儿的东西出来放在嘴里,含了一口水,细细咂摸着。

  “少爷,这是个啥哩?”

  “这个是冰糖,城里买的,可甜了。”

  “那再甜也不管饱哩。少爷,你吃个馍。”

  “我不吃了忠叔,您吃吧,待会儿再给您切半斤牛肉带着,路上吃。”

  “嘿嘿。”薛忠憨厚的笑笑:“多谢少爷了。”

  两三块冰糖下了肚,薛照青好歹觉着嘴里的味道淡了点儿,数了数还剩下的几块冰糖,他又小心翼翼的把小布包包好,装回到了自己个儿的袖子里。

  “少爷,你咋这么喜欢吃这个哩?这小小的一块,还真能管饱哩?”

  “就是甜嘛,跟咱伙房的糖一样哩。”话音刚落,薛照青自己就忍不住笑起来了,怎么离家越近,说话的样子越发跟那个莽汉子越像了?

  小的时候拿冰糖给他吃的时候,那蛮汉子不就是这么说的?

  “少爷,你这忽然笑啥哩?”

  “没啥,忽然想到咱家里牛耿了。”

  “好端端的,少爷咋想起那个孩子了?”

  “我娘走的时候,他不是给我娘掘地挖墓的么,那几天,我每天都给他块冰糖吃,这东西咱县里少见,那几块还是我从西安府带回去的,不过这二愣子每次都咔哧咔哧咬碎了直接往肚子里咽,啥子个滋味也尝不出来。”

  “那愣子,这么好的东西给他吃,làng费了。”最后一口馒头下肚,薛忠看看茶馆的伙计已经快饮完了马。

  “少爷,你感觉咋样了。”

  “好了,这会儿也不想吐了。”

  “那行,咱慢点赶路,估计今天晚上就能到家哩。”

  “忠叔,您先去套马,我再喝点茶,马上就过去。”

  “好哩,不着急啊,少爷。”薛忠走到路对面,重新把马套上,刚把上马车的桩子准备好,一转身,就看见他家少爷拿了一包馍递给了路边的一对儿小叫花子。

  “忠叔,给。”薛照青递给薛忠一个油纸包,隔着皮儿,都能闻到牛肉诱人的香味。

  “谢谢少爷。”薛忠接过油纸包,拿车上的布裹了放在怀里,自己动也不舍得动一块儿,打算拿回去给小孙子尝尝。

  扶了薛照青上了车,薛忠隔着帘子跟薛照青聊着天。

  “少爷,那路边的小叫花子,您认得么?”

  “不认得啊。”

  “那您还给他俩买馍?”

  “看着可怜,古人说上善若水厚德载物,我自然比不了古时的圣人,只不过总不忍心见死不救。”

  “少爷,啥上啊,水啊的,我老头子是听不懂喽,只不过您自打中了秀才之后,就在西安府当先生,这县里村里这两年的事儿,您怕是不知道喽。”

  “这两年是咋了么?收成不好?”薛照青掀了帘子,问道

  “收成到还行,就是这人头税和地头税一年比一年高,有的jiāo不起税的,地就硬给拿去抵债了,你说这都没有地种了,指啥吃啊?现在路边的叫花子比起从前来,可多多了。”

  “哎,朝廷阉党专政,对上混淆圣上视听,对下鱼肉各地平民,中廷之上魏忠贤一党一手遮天,这各种名义的苛捐杂税,最后都是进了这些断子绝孙的人手里!”薛照青狠狠的拍了拍马车架子:“长此以往,民怨四起,难保不会成为动乱之势!”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犹大的烟颜凉雨漫漫何其多高干文SISIMO张平

 1/95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