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柳树屯的爱情_疏朗【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柳树屯的爱情_疏朗【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1-31/疏朗

  《柳树屯的爱情/张二宝的故事》作者:疏朗【完结+番外】

  文案

  农村青年张二宝没有什么梦想,就想老老实实种他的地,养他的jī,养了jī赚了钱,就能娶媳妇生孩子,这想法够淳朴吧?

  可是命运似乎总爱跟他开玩笑,就在张二宝勤勤恳恳进行他的养jī事业时,空置已久的隔壁小屋,搬来一个种花的!

  如果是以前种花的大爷也就算了,可为什么这个“花农”每天都要穿着白衬衫种花啊?

  他的衣服都不会脏么?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小屋经常会传来让人脸红心跳的声响……

  就在张二宝对他的新邻居产生了一点好奇的时候,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也回来了!

  而且这位好兄弟回来的场景有够刺激!有谁是鲜血淋漓地敲开他的门,笑容满面地对他说:HI……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近水楼台 乡村爱情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二宝,郑默,何以勋

  第一章

  夜深人静,月朗星稀。

  只有小河里的水在静静流淌。张二宝穿着雨鞋在田埂上行走,一边走一边用铁锨给垄沟培土。隔壁田里的涛子一边拖着铁锨往前走一边抱怨道:“他奶奶的,每年到咱这儿都是半夜放水,老子快困死了!”

  张二宝听了,呵呵一笑。道:“半夜里清静,要不你还像去年那样决个口子?”

  涛子一听,脸都绿了,嘴里骂句“操!”,不情不愿地跟着张二宝继续往前巡视。此时正值chūn末时节,天气gān燥,麦田里需要灌溉浇水。张二宝家和涛子家是多少年的地邻,一起在夜里值班也有几年了。半夜里浇地是个苦差事,气温低,人烟少,黑灯瞎火不说,还要从这头走到那头,小心不要让垄沟决了口。涛子有年嫌费事,直接在渠边开了个口子,漫灌了事。等他一觉醒来到地里一看,好家伙!不只自家地里全是水,相隔几家的田地都给他灌成了一片汪洋。

  涛子一看就急了,赶忙借了水泵来抽水,跑得水太多了,整整抽了一天一夜才见着地面。经过这次事件,涛子的大名直接上了村委会的榜单,被当成不珍惜水资源的典型来教育。那次浇地二宝没在,等他回来只赶上跟着涛子往外抽水了。

  二宝一边走一边笑,心里知道,经过那次水漫金山事件,涛子决计不敢再随便扔下铁锨回家睡觉了。两个人边走边聊,半夜地里没什么人,有也是不远处等着浇地的村民。就这么来回巡视,张二宝打着手电看着水面高度,还有半遭地就能浇完了,心里一松,他停住脚步伸了个懒腰。

  远远地,公路边有车灯闪过。

  张二宝看着奇怪,柳树屯并不大,有车的人家更不多,谁会在半夜开车过来啊?车灯越开越近,又听到耳熟的轰鸣声,在半夜里格外刺耳。张二宝站直身体,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但是又有些不确定。

  车子在公路边停了下来,正对着张二宝家的地。远远地,听到车门开关的声音。一个颀长的身影在车灯地映照下缓缓往地里走。张二宝的猜想得到了证实,他赶忙跟涛子招呼了声,扛起铁锨就往地那头走。

  地那头的人正在深一脚浅一脚往这边凑,张二宝赶忙加快了脚步,喊道:“别过来!地里都是泥,没处下脚!”这话说出来都晚了,那人已经陷在田里动弹不得。

  张二宝打着手电照过去,那人的高级皮鞋正踩在泥水里,往上照,英俊的脸上挂着一副无奈的笑容。张二宝翻个白眼,道:“你傻呀!还是几年不种地就忘了根本!刚浇过的地不穿雨鞋你也敢进?!”

  那人也不说话,笑嘻嘻地搭住张二宝的肩膀。张二宝低头看他脚上的鞋,心疼道:“这鞋得多少钱啊?你就这么糟蹋!”说完,赶紧拽着男人把他拉到公路上,道:“赶紧回家刷鞋去,进水了就不好了!”

  男人踩着泥水鞋就上了车,张二宝把铁锨放在树下,大声吆喝了涛子一声,听到那边传来回应,这才放心地跟着男人上了车。一坐上车,张二宝就后悔了,穿着雨鞋的脚瞬间就给地垫上踩了两个大泥脚印,就着微弱的小灯,张二宝的脸心疼到扭曲。“我,我还是下去吧!”

  男人朗声大笑,空出一只手揉揉他的脑袋。“得了,明天洗洗就好了。”

  张二宝嘴角直抽,小心地坐直身体,不想让身上的灰土都沾到椅背上。车子在公路上静静地行驶,没五分钟就开到了张二宝的小屋前。

  小屋临近环村公路,一条路一道渠隔开了小屋与村子,颇有点两两相望的味道。事实也正是如此,张二宝是个小小的养jī专业户,原来在自家院子里养,后来终于养到一千多只,麻烦就来了。小jī咯咯哒的叫声还没什么,村里人早就习惯了。不习惯的是夏天,一到夏天,jī粪的臭味半个村子都闻得到,大热天的四邻八家都不敢开窗户。是可忍孰不可忍,在周围村民的一致欢送下,张二宝的小jī场被赶到了村外的自留地里。

  两排小jī房,旁边搭了间小屋,这就是张二宝的住处。男人利落的把车停在小屋旁边,张二宝赶紧下车开门。小屋不大,也就十几平方,一张chuáng一张桌两把椅子,再加上摞起的箱子啥的,就这些东西。单身男人的小窝说不上多gān净,但是也不太乱。张二宝脱掉雨鞋,拿到水管下冲洗。又拿过仅有的一双拖鞋给男人换。

  “快把鞋脱了,看这湿的!”忙忙叨叨地说着,男人眼里带笑,乖乖地坐到chuáng沿,任由张二宝给自己脱鞋脱袜子。一盆水放到地上,男人自动伸脚进去洗,张二宝已经拿着脏鞋脏袜子出去冲洗了。

  等到一切收拾妥当,已经是凌晨时刻。

  小屋里很静,只能听到隔壁母jī咯咯哒的声音,还有远处传来的狗叫声。

  “哥,累了不?要不下碗面吃?”张二宝光着膀子坐在chuáng边,头发湿漉漉地。男人早就背靠着墙躺在chuáng上,笑嘻嘻地看着他。“得了,下什么面啊,我今天吃饱了才出来的。”说着,拍拍chuáng边的空位,笑道:“赶紧睡吧,浇了半宿地你不困啊?”

  张二宝嘿嘿一笑,踢掉鞋子爬上chuáng。两个人肩并肩躺在一块儿,因为chuáng小,男人一直侧着身体。“哥,下次回来你提前说一声,咱回家睡去。”两个大男人睡这个chuáng是憋屈了点,每次醒来他胳膊都麻。

  “去!”男人嗤一声,道:“跟你回家不是找麻烦啊!”

  张二宝缩缩脖子,不吭声了。男人是好意,他知道。男人本名叫郑默,是和张二宝一起长大的兄弟。两家都很穷,从小就是郑默带着他,有郑默一口吃的就绝少不了张二宝的,对张二宝来说,郑默比他亲哥都亲。

  郑默从小就聪明,虽然平时打架滋事不断,但是至少上到了高中毕业,这对张二宝来说,简直就是传奇一样的存在。人人都说郑默是个上大学的料子,都等着通知书送家来呢!但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郑默收拾东西就进城打工去了!

  张二宝初中毕业后就留在家里务农,后来又攒钱弄了个小养jī场。整整三年,郑默都没有消息。他经常到郑默家里去打听,但是郑默家人也说不清他到底在gān什么,但是三年来,郑默往家捎得钱越来越多,每次留话就一句:这钱给哥盖房娶媳妇。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安宁金刚圈绝歌焦糖冬瓜宠文甜文总攻大人

 1/7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