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料峭春风吹酒醒_十月岚【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料峭春风吹酒醒_十月岚【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3-14/十月岚

  《料峭chūn风chuī酒醒》作者:十月岚【CP完结】

  弟弟把哥哥辜负跑了又去追回来的绝美爱情故事。

  文案:

  伪骨科,年下,洒狗血破镜重圆,先nüè后甜(一点点nüè我jio得OK的。

  霸道偏执攻X深情沉稳受

  冬寻像温暖chūn风从向北的世界里chuī过的时候他长醉不愿醒。后来chūn风料峭,他终于从朦胧醉意中醒来,追赶冬寻而去。

  “料峭chūn风chuī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看文案排雷:

  ①弟弟是真的渣,纠结又霸道,然而追妻没有怎么火葬场;

  ②弟弟有过女朋友,两人分开期间哥哥有过“男朋友”;

  ③哥哥对弟弟放纵没有原则,真的没有原则!后有狗血失明情节。

  ps.书名和内容都只是借用那一句原诗句直译的意思,和全诗没有什么联系。

  第一章 把你扒皮拆骨吃下去

  冬寻熟练操作铲车把坑外面的huáng泥铲进去,车身转了个方向往更远的地方去。

  声音太大,工友只能跑到他车面前去叫他,朝他挥了挥手。他熄了火从驾驶室下来,拧开瓶盖喝了口水。

  这个夏天他被晒得手臂上都脱皮,但是这个工地工资高,gān满时常这几个月能够有个三万来块钱。

  工友递过来一条gān燥的毛巾,有点不像他的,看起来还算gān净,他接过来把顺着喉结滚进白T的汗水擦gān,顺手就挂在脖子上。

  他的裤腿卷起来,一双板鞋面上全是灰,裤子上也有些已经gān了的huáng泥。

  最重要的他看起来真的有那么点灰头土脸的意思。

  他本人倒不在意晒不晒黑,反正夏天一过,穿上长袖立刻就能白回来。

  工友的妻子在工地上做饭,是个五十多岁的热心女人,三个孩子的妈,微胖,爱红的huáng的裙子,做饭的时候穿,打孩子的时候穿,磕着瓜子坐在板房门口和冬寻闲聊准备把自己侄女儿介绍给他的时候,也穿。

  他常跟着工友家吃饭,一边吃饭一边回应工友妻子热心的红娘事业。饭后会教教工友的孩子读书写字,一家人和他都相处得挺好的。

  今天工友轮休,不上工,冬寻于是问他有什么事。

  他说屋里有人找你。

  冬寻想,还有谁能找我?难道是客户?

  ——他还兼职卖保险,这工作自由,能支持他打两份工,每个月有个小一万的收入。

  起初冬寻并不能胜任这个工作,对于他来说,要和别人说这么多话太难了。

  后来为了付一个月三千多的房租,他努力地克服了这个障碍,一个月能稳定拿到小一万的提成。

  他从不和人同住,不管多大的房子都是自己一个人租的,生活压力大了点,但是他自在。

  工友跟他说那人没说明白,就说找冬寻,穿得人模狗样的——工友的意思是,穿得挺正经,脾气不怎么好。

  冬寻跟工友道了句谢谢,就往自己住的板房走过去。远远地他就看见那个人站在他房间门口掐灭了一根烟,不知道是烟瘾大还是等了太长时间,地上散落着好几个烟头。

  他一百多的近视,也不算近视,不戴眼镜能看清认识的人,但这个人他确实是没认出来是谁。

  走得近了,那人还没察觉,他于是说:“请问您……”

  那人转了身,冬寻立刻愣住了。

  向北怎么会在这里?

  严格来说,向北是他弟弟,两个人已经有八年没见过了,从来没联系。连听说的消息都没有,断得gāngān净净的就像两个人根本不认识。

  冬寻没开口,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总是向北先说话,他习惯了。

  向北说:“冬寻。”

  冬寻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打招呼,是说好久不见,还是问问他为什么来找自己,好像无论什么回应都会再给自己开个头,牵扯出些不必要的以后。

  他不说话,向北就急,跟原来一模一样。

  “冬寻。”向北又叫他的名字。

  这次他应了,目光闪躲着说了个嗯。

  还是像以前一样,向北不管做了什么事,都不会回避他的目光,总是直直的看他,和他说话。

  “找个地方聊聊?”他把脚下的烟蒂往边上踢开,征求冬寻的意见。

  冬寻有些感动,向北以前不怎么征求他的意见。不吃的菜往他碗里夹,不爱写的作业往他书包里塞,不穿的衣服往他衣柜里扔。

  甚至不要的女朋友都jiāo给冬寻。

  他错开身子把向北迎进屋里,反手关上了门,打开白炽灯,给他倒了杯水放在破烂的椅子上。

  向北坐在他的chuáng上,冬寻皱皱眉想把他叫起来,犹豫片刻还是自己拎了个相对完好的塑料凳坐在窗边。

  他其实不打算和向北聊聊,只是出于对他的了解,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才把人请进了屋子。

  向北打量着狭小的空间,嘲讽似地笑了笑。

  “你怎么混成这样了?”

  冬寻放下手里的灯泡,转过去看着他说:“可不就是混么。”

  他这句话说得轻飘飘的,其实心里也是轻飘飘的,没有那么多背后的故事。可向北偏偏最见不得他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当下就要发火。

  冬寻适时问了句来找我gān什么,打断了他的怒气。

  向北又想点烟,冬寻动动嘴唇,说:“我闻不了烟味。”

  他停下点烟的动作问冬寻:“不舒服?”

  冬寻摇摇头,起身开了窗。

  “你抽吧,没事。”

  向北还是把烟收了,“闻不了就不抽了。”

  冬寻诧异地看他,不能理解他的这种柔和。

  “冬寻,回家吧。”

  ——原来是为了说这句他最不想听到的话做铺垫。

  冬寻自然是想也不想马上拒绝了。

  “不了,我在外面挺好的。”他自顾自地收了晾在窗外的内裤,叠起来放在chuáng头,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你跟妈说我挺好的,就行了。”

  向北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腕,他刚叠好的内裤又散乱在枕头上。

  向北说:“你这个样子你说你过得挺好的?”

  冬寻反问:“我这样,不好吗?”

  向北无法接受地摇摇头,把人推倒在chuáng上,俯身几乎就要吻上去,冬寻冷漠地说了句:“让开。”

  他力道一松被冬寻推开,跌坐在chuáng边。

  冬寻重新把内裤叠好,语气恢复如常:“回去吧,我挺好的,让妈别担心。”

  “你是挺好的,”向北站起来扯了扯身上的休闲西装,不依不饶地站在冬寻身后,贴着他的后颈说:“可我想你了怎么办。”

  冬寻低头轻笑出声:“向北,你不是小孩子了,我也不是。”他转了个身,和向北也就一个手掌的距离,又说:“这种幼稚无聊的游戏,没意思。”

  “幼稚无聊?你说我幼稚无聊?”向北不怒反笑,解开手腕上的纽扣,抬起头看了看头顶劣质的白炽灯管,复而道:“在这种地方上班混日子跟我赌气,你就不幼稚了?”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生生死死戴西金丙紫金陈缘何故迟子建

 1/59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