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拾朝_公子优【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拾朝_公子优【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06/公子优

  《拾朝》作者:公子优【CP完结】

  简介

  医学生李惊浊休学一年,回到老家旧宅休养。

  旧宅中原本挂着一幅国画,是他幼时画的,画上是一位手捧书卷的公子。

  李惊浊回到旧宅中,发现那幅画不见了。

  他本没有放在心上,可是有一晚,他在读书时突然停电了,一个长发男人到他家门口来借蜡烛……

  等男人走到窗边,李惊浊却发现,这个男人和他画的公子一模一样。

  【CP】

  柳息风 × 李惊浊

  【要点总结】

  重点大家等完结以后自己划吧,反正我是总结不了了。

  【关键词释义】

  拾朝:每个人的现在,都由其过往构成,总有一天要拾回朝阳。

  一拾老宅

  “我想休学一年。”

  这是李惊浊第三次说这句话。前两次中,一次对父母,一次对导师,这一次是在院教务处办休学手续。

  一概文件俱全,休学手续办得很快,李惊浊人生第一次有了一个为期一年的假期。

  他父母隔着手机屏幕问他,这一年打算做什么。

  他说,老家在dòng庭湖畔不远有座屋子,祖父母既已同父母一同住在市里颐养天年,旧屋空置,他不如回去收拾一番,读几本书,种几天田。

  他父亲在视频电话里抽了一根烟,借着那根烟的时间把所有想说教的话全部憋了回去,把烟掐灭的时候,笑了:“家务都没让你做过一天,你还会种田?”

  李惊浊木着脸,只掀了下嘴唇:“拿镰刀总不会比拿手术刀更难。”

  他父亲刚要张口,他母亲使了个眼色,抢过话头:“我看这样也好,休息休息。书再这么读下去,迟早读出病来。”

  李惊浊的父母是从八十年代从农村考出来大学生,坚信知识改变命运和勤劳致富,他们年轻时的目标简单而明确:留在城市,建立家庭,先买房,再买车,给孩子最好的教育。从李惊浊读大学开始,他们就渐渐觉得自己的人生走向了完满:收入中产,家庭和睦,儿子上了名校的医学院。

  中国人是讲传承的,一代要比一代过得好,电视剧里的老话怎么说的来着?

  大概是:“一个家,一代一代的,要从jī,变成羊,再变成牛,这才好。不能从牛变成羊,再变成jī,一代不如一代,最后jī飞蛋打。”①

  可是没想到有一天,他们从没任性过的优秀儿子一开口就是要回到当初他们竭尽全力逃出来的地方去。

  一住还就要一年。

  谁也不知道李惊浊在想什么。

  李惊浊回到寝室收拾行李时几乎什么也没带,只把他桌子上一排无用之书收进了行李箱,书里还夹着一本病历。

  他没与任何人告别,买了张火车票,在一片倒行的掠影中回到了老家。

  从领居家取了祖父母离开前留下的备用钥匙,李惊浊打开了那张漆了朱漆、现已褪色斑驳的对开木门。

  “嘎吱”一声响,门渐渐大开,眼前一束光从房顶的瓦片间漏下来,空气中的尘埃在这片光中漂浮着,让人闻到旧宅久无人居的味道。

  这是正中的堂屋,往日作宴客之用。

  李惊浊提着箱子,从堂屋东侧的小门穿过,再经过两间卧室,便到了最东边的一间屋子。那里只有一副桃木书桌椅,一架杨木书柜。书柜上摆着几本旧童书和一只还覆着gān掉的残墨的笔洗,几根秃了的毛笔随意散在笔洗旁边。

  这是他小时候放假回老家时用于复习功课的书房,后来他不太回来,便常常被他祖母临时用来放些杂物。

  他还记得,从前书房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画,是他幼时学国画时画的一位公子。当时国画老师看着那手捧书卷的无双公子,连说了三个“好”字,说完又打趣他:“四个男孩子,三个画的是仕女,只有你不同。”

  只有你不同,这句话当真一语成谶。

  李惊浊想不起来上次回来时那幅画还在不在,因为上次回来好像已经是几年前。反正此时墙上已经空了,也不知道画是什么时候不见的。他记得那画的落款处还盖了他的印,“李惊浊”三个字可证明那画不是什么名人佳作,说不定是谁打扫时觉得麻烦便处理掉了。

  他去找了张抹布,将桌椅书柜擦净,再将自己箱子里的书摆上去。

  时值盛夏,天气闷热,便推开木窗透气。

  木窗中嵌着带梅花雕刻的不透明玻璃,隔着窗户看不见窗外,所以他不知外面有人,如果知道,依他的性格,宁愿不开窗自己受些闷热,也不愿意与人照面说话。

  窗外来人四十来岁,是他父母辈的,正是挑水路过,认出李惊浊,吆喝着问:“李家伢子,回来做什么?”

  李惊浊说:“回来养病。”

  那人把扁担一放,穿凉拖鞋的脚在地上“啪啪”地走过来,左瞧右瞧,说:“全手全脚,高高大大,哪里有病?”

  李惊浊在窗前立了一阵,觉得没必要多说,眼前这人他只是眼熟,连名字称谓也叫不上来,便扯扯嘴角,做出个敷衍的笑模样。

  那人讨个没趣,嘴里用方言念叨几句什么,重新挑起扁担,走了。

  要是从前,李惊浊肯定会勉qiáng自己和人聊聊,说不定还会去找些茶水,请人进屋喝上一杯。

  现在,他什么都不想做。

  李惊浊不想再看见什么人,便又关了窗,拿出一本书来读,这一读就到了深夜,天也凉下来。正要看到结尾处,忽然,桌上的台灯闪了一下,灭了。李惊浊拿着书静坐了一会儿,想起老家是偶尔会停电的,便打算去最西侧的厨房找蜡烛和打火机。

  蜡烛在碗橱里放着,打火机放在烧柴火的灶台边,李惊浊凭着记忆很快就找到了两样,这便点起一根蜡烛,秉烛回书房去。

  想起在密闭的房间烧蜡烛可能一氧化碳中毒,李惊浊又将木窗打开。微风缕缕而至,空中月弯如刀,亮得吓人。

  更吓人的是,月下还有个男人,正站在他家堂屋的正门前,这人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欲敲李家的门。还未敲,他便看见了窗内的李惊浊,烛火在微风中轻轻摇曳,让李惊浊的脸也忽明忽暗。

  李惊浊在亮处,对方在暗处,他看不清对方的面孔,光看颀长的身形不像是这一片的农民,像是生人。李惊浊打开关机多时的手机,按下报警的数字,大拇指悬在拨通键的上方。

  “别怕。”男人像知道他的心思,“停电了,我看这窗子里像是有烛光,所以来借根蜡烛。”

  声音低沉而温和,确实让人安心。

  李惊浊远远地对站在门口没动的男人说:“你在原地等着,我去拿蜡烛。”说完,便把窗户关了,锁好。

  他又去厨房拿了几根蜡烛,回到书房,再开窗时,对方果然还站在原地。李惊浊说:“我拿来蜡烛了,打火机要吗?”

  “打火机我有。”男人礼貌地问,“现在我能过来了吗?”

  李惊浊说:“来吧。”

  说完,他便看着对方走过来。

  人越来越近,面容也越来越清晰,及至男人走到窗前的屋檐下,李惊浊瞧见那每一分都恰到好处的面目,那松松束起、显得极为自然的长发,心中一惊,手一个不稳,蜡烛差点从手中落下。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林绵绵抹茶曲奇满座衣冠胜雪强强耽美文沈沧眉弱水千流

 1/85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