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功败垂成_初禾/初小禾【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功败垂成_初禾/初小禾【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4-14/初禾/初小禾

  《功败垂成》作者:初禾/初小禾【完结+番外】

  文案:这里是清水版。

  正文已完结,主角死别,番外正在更新。

  同类文:《牛皮糖》。

  这篇nüè,牛皮糖甜。

  第1章

  成顷是一众少爷公主中,唯一穿着军礼服的人。

  今天花拾会所的老板肖衢在自家地盘招待朋友,经理懂事儿,早早准备好了十位美人,此时正候在包厢外。

  站在第一位的,就是成顷。

  包厢外流光溢彩,他一身笔挺的军装,窄腰被武装带紧紧地束起来,一双又长又直的腿裹在量身定制的军裤里,再往下,便是一双令人想入非非的齐膝牛皮靴。

  身后的少爷没谁比他高,但个个打扮得比他妖艳清纯,有的甚至画上了蛊惑人的下眼线。

  他面无表情地站在门边,冷色调的灯光打在脸上,将眼角眉梢映衬得更加深邃。

  这是他回到花拾的第一天。

  三个月前,他与客人在卧房内大打出手,肋骨折了四根,一根插入肺部,重度脑震dàng,小腹挨了一刀,大量失血,送至医院时连医生都说情况危急,只能尽力而为。他在重症监护室躺了三天三夜,一副弱不禁风的身子骨,竟然硬生生挺过来了。

  出院后,他回过会所几趟,见过他的人上至经理下至酒侍,都在私底下议论,说他鬼门关前走一遭,待人接物就突然来了个脱胎换骨。

  他笑得不动声色。

  包厢的门开了,香水与酒气扑面而来,酒侍90度鞠躬,经理推了成顷一把,压低声音道:“进去吧,好好伺候肖先生。”

  他款步而入,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懒散靠在沙发上的男人。

  男人今年30岁,半边脸隐藏在yīn影中,年少时清隽的眉目变得深沉,曾经不可一世的嚣张收敛入骨,侧脸的线条锋利冷硬,与十七八岁时恍若隔世。

  成顷看着他,那一瞬间,汹涌的心cháo像铺天盖地的海làng,遮住了闪烁的星辰与刺眼的灿阳,日月无光,天地间只剩下那人黑色的影子。

  肖衢!

  包厢有些吵,一圈沙发与吧台上还坐着五六个30多岁的男人。少爷公主们鱼贯而入,乖巧地挤在男人们身边。成顷却像被定住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肖衢。

  肖衢侧目投来一瞥,眸光从他身上扫过时微微一凝,神情却没有丝毫变化。

  他知道肖衢看的是他身上的军礼服,而不是他这个人。

  悄然深呼吸一口,他嘴角倏地上扬,勾出柔软的笑,那笑直达眼底,风情万种。

  肖衢微阖着眼,薄唇如刀,说不出的凉薄。

  成顷向他走去,单膝跪地,扬起修长的脖颈,皮肤在冷色的灯光下如羊脂玉一般。

  他凝视着肖衢的眼,低笑道:“肖先生您好,我是成顷。”

  肖衢向前倾了倾身子,漠然却带着些许探寻的目光落向他的眉眼,继而向下,停在他军礼服衣领的领花上。

  肖衢捻住那领花,拇指不轻不重地摩挲,不看成顷,也没有让他起来坐下的意思。

  成顷稳稳地跪着,不再说话,只是近乎着迷地望着肖衢。

  包厢里灯红酒绿,灯光尽在别处,肖衢捻着领花似乎看出了神,不知过了多久才道:“从哪里弄来这身衣服?”

  那嗓音低沉性感,像一盏温热的酒,无声无息地浸入成顷的四肢百骸。

  成顷喉结微动,声音不易察觉地颤抖,“知道您有时会回来坐坐,前阵子我特意拜托经理找人定制的。”

  “部队军需,也能定制?不怕挨罚?”

  成顷笑答:“如果能讨您多看一眼,挨罚算什么。”

  肖衢眼色幽暗,眸底滑过一丝浅淡的轻蔑,又问:“年纪不大吧?个儿倒挺高。”

  “22岁。”成顷单手扶在肖衢膝盖上,“三个月前才来,前阵子生了一场病,一直在休养,您没有见过我。”

  “病?什么病?”肖衢两眼眯成一条线,饶有深意地看着成顷。

  花拾是熙城最顶级的会所,少爷公主全是jīng挑细选的佳人,送至肖衢身边的更是gān净健康的孩子,别说卧chuáng休养的病秧子,就是身上生了一颗痘,经理都不会往他跟前送。

  “和客人打架,受伤了。”成顷不躲不避地凝望肖衢,嘴角牵着从心头涌上来的笑,“不过现在已经好了。”

  那一抹笑跌进肖衢眸底,挑起几缕落了灰的怀念。他揉了揉眉心,往后一仰,翘起二郎腿闭目养神,不再搭理跪在自己脚边的少爷。

  成顷看着他眉间轻皱起的竖纹,指尖陡然颤抖起来。

  包厢里全是肖衢的发小,这些年疏于联络,难得聚上一次,无酒与美人不欢。

  骆栩端着酒走过来,本想撩肖衢两句,一见肖衢身边跪了个漂亮的少爷,乐了,踢着肖衢的小腿道:“怎么这么不懂得惜香怜玉呢?”

  说完又冲成顷笑,“肖先生罚你跪啊?跪多久了?腿麻了吧?赶紧起来,给肖先生倒酒。”

  成顷冷漠地看看骆栩,转向肖衢时,目光又突然变得炽热。

  肖衢最近忙,下午才出席了肖氏名下一家酒店的剪彩,身子有些疲惫,眼中浮着不加掩饰的倦意。

  他垂下目光,又看了成顷一眼,缓声道:“起来吧。”

  成顷撑着沙发沿起身,跪得太久,小腿和膝盖有些发麻。他眉间隐隐一皱,抿着唇忍下来,站在水晶桌边往肖衢的杯子里夹冰块,倒酒的动作利落娴熟。

  肖衢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不咸不淡道:“坐。”

  这次聚会的主角不是肖衢,是难得休一次假的秦黎秦少校。肖衢作为秦黎最铁的兄弟,难免被哥儿几个合在一起灌。

  秦黎20出头时酒量就了得,去部队混了十来年更是练出了千杯不倒。

  但肖衢不成,未成年时一杯就醉,这些年商场上应酬虽多,但从来没人敢灌他这肖家独苗,也只有相互兜着打架jiāo情的发小敢掰着他的下巴灌。

  闹至午夜,秦黎没醉,他却早就醉得不省人事。

  成顷陪酒也挡酒,十几杯下肚,两眼蒙了水气,灼灼生辉。

  经理为所有人都安排了卧房,肖衢的在顶楼。

  成顷一晚上都在伺候肖衢,此时得了经理的许可,半背半扶将他送进房间。

  肖衢身形高大,常年健身,腰上腹上都是实打实的肌肉。成顷在一帮少爷里显得拔群,但身高和他一比,还是堪堪落了下风,加之身材瘦削,酒后乏力,将他扶上chuáng着实花了一番工夫。

  肖衢躺在chuáng上,衬衣的领口敞开,一侧衣角向上翘起,露出腰际的肌肤。

  酒jīng在他脸上染出诱人的红,辗转蜿蜒,红至成顷眼底。

  肖衢似乎睡熟了,呼吸均匀,但眉间的竖纹仍若隐若现。

  成顷在chuáng边站立许久,俯下身子,温软的嘴唇像羽毛一般落在他的眉眼上。

  肖衢却倏地睁开眼。

  成顷大怔,心跳若雷,往后一退,竟脚下发软,摔倒在地毯上。

  肖衢撑起身子,隐然有些不悦,居高临下俯视着成顷。

  “肖先生,我……”成顷跪坐起来,膝行几步,伏在chuáng边,“经理让我今晚陪着您。”

  肖衢不置可否,收回目光,出了几秒钟的神,侧身似是要下chuáng。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蜘蛛爱看天快穿文古代言情那只狐狸雷米

 1/28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