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似梦初觉_Aspirinin【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似梦初觉_Aspirinin【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5-01/Aspirinin

  《似梦初觉》作者:Aspirinin【完结】

  文案:十年前江宴离家出走,遇见了自己喜欢的少年;

  五年前一朝欢喜,不仅家破人亡,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五年后,他变成了许一,兜兜转转又爱上了那个人。

  我曾经以为已经身在泥泞,于是我拉住了你的手,想要挣试图挣扎最后一下。

  你松开了手,我才知道泥泞算什么。

  世上还有个词叫万丈深渊。

  第一章

  江宴和现男友相恋两个月,年前终于分手了。临走的那天早上,江宴正在睡觉,卧室里窗帘没拉开,张赭之背对着他,轻声说:“阿宴我要好起来了。”又问江宴:“你什么时候准备好起来呢。”

  江宴刚醒来有点怔忪,随即轻笑了一下,他们两个人一个抑郁症一个神经病,张赭之居然说他要好起来了,留他自己一个人了,江宴觉得有点好笑。

  他说了一句:“哦。”然后滑进了被子埋头继续睡,张赭之拉着行李出了门,最后一声响动是门“咔哒”关掉的声音。

  你要说江宴有多爱张赭之,其实要没有很爱,就是他身边没个人挺寂寞的,他不太喜欢一个人。他们在一起是一个意外,张赭之有抑郁症,压力大就喜欢醉生梦死拉着江宴压马路,江宴则是因为想不开,喜欢有人陪着就跟着张赭之作死,他们牵着手拿着酒瓶子在过街天桥上嘶吼,抱头痛哭,最后没有什么感情也就自然的在一起了。

  张赭之有忘不掉的前男友,江宴有过不去的槛儿“秦越”。

  江宴在天台顶上吃完了最后一口冰淇淋,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往下跳了。可是28层的高度,让他觉得腿有点抖,他胆子有时候挺小,连跳楼都觉得害怕,怕疼,也怕死的不好看,被人发到微博上,多没面子。

  最关键的是他站在天桥边上,临死之前居然还想见一眼秦越,江宴给了自己两巴掌,骂了一句“真贱。”又灰头土脸的下去了。

  你要问他为什么想要自杀,其实他也说不清楚,他不是很想死,就是活着也没有什么期待,死了也没有关系。反正生活都是一潭死水,再也没有什么波澜,而且他现在戒不掉成瘾的药,早晚有一天也要内脏衰竭而死,所以活着挺没劲的。

  江宴跟自己说他一点也不想秦越,他一点也不爱他,那个人欺骗他,利用他,伤害他,他就应该离他远远的。

  以前这个时间江宴应该会跟张赭之一起喝酒,然后看剧,现在他到了家里什么也不想gān,半个小时以前江宴想着跳楼,半个小时以后他就在家里的沙发上睡着了。

  夜里十一点钟,江宴觉得家里太闷了,让人难受,换了一身衣服出了门。沿着路一只往前走,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路上灯光璀璨的很好看,可就他就自己一个人,连张赭之都决定好起来,再有没有人陪他一起作死了。

  偶然想起这附近有一家酒吧,于是江宴叫了个车,直接到了哪家酒吧,因为是gay吧还挺隐秘的,门票不贵,只要一百五十块,还能换一杯龙舌兰。

  里面有luǒ男在跳舞,江宴在前台用门票换了酒喝。

  酒吧的灯光真的很暧昧,江宴酗酒萎靡憔悴的一张脸,都变得艳丽起来。音乐声音很燥,到处都是飘扬的纸片,江宴似乎有那么一点开心,可他还在流眼泪,他想大声嘶吼,想喊叫,想把玻璃杯摔碎,扎死自己,他就是不想脑子里还存在秦越的影子。

  酒jīng让人丧失理智,他就一直哭,一直哭,最后酒喝了不少,腿也开始打晃,江宴说自己没醉,只是控制不了他自己,就那么飘向了舞池,别人跳舞,他也跳舞,有人对他笑,他也对着别人笑,有人摸了他的屁股,他也反手摸了别人的屁股。

  灯光有点迷幻,他和一个男的在接吻,他的朋友的手放在了江宴的屁股上,还有一个人不知哪里来的手从江宴的衬衫下摆摸了进去。

  江宴知道自己不该这个样子,可是人压抑久了就容易变态,反正也没人在乎他不是吗。

  他听见有人说:“你看那个小帅哥,看着挺gān净的,没想到那么开放。”

  江宴说反正喝醉了,没有关系的,他一共和几个人接吻了,江宴记不清楚,大概四个还是五个?

  他是被人扔出来的,扔他出来的那个人他还认识,可不就是江宴心心念念的秦越,依旧那副高高在上金贵自持的样子,他好像瘦了不少,眼里还有一点江宴看不懂的情绪。

  秦越看江宴的眼神跟看垃圾一样。

  他找了个好一点的树靠着破罐子破摔,笑嘻嘻:“好久不见了秦越,那个真的许一现在康复没啊?你们俩长相厮守没?”

  秦越语气yīn冷:“江宴,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怎么这么…… “

  “随便是吧……”我从地上路边薅了一根草,放在嘴里,无所谓地说:“我就是这么随便的人啊,一直都是,你要是不来,我没准跟人家群P去了。”

  其实这不是的心里话,他就只是这么说出来了,反正解释又很复杂。

  秦越好像挺生气,居然用力的拉江宴的脖领子,江宴整个人都要窒息了,他也不反抗,就像烂泥一样让他提着,还朝他笑了笑:“问完了吗?问完了我要找人温暖一下,最好能上个chuáng。”

  秦越给了他一巴掌。

  他实在是不理解,秦越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了,而自己也懂事的离开了,他gān嘛打他,可是江宴现在人很懒,反抗也懒得反抗,他就那么看着他:“你打完了,我要进去了。”

  “进去你妈!”秦越很生气,至少江宴是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他又给了江宴两巴掌。

  江宴都要被他打得不耐烦了。就说:“打够了,你可以让我进去找个男的温存一下去了吧?”

  酒jīng真的是个好东西,你看平时江宴肯定说不出这种话。

  秦越的整个人可怕的跟个罗刹似的,他吼:“你是谁?你把我的江宴扔到哪里去了?”

  江宴去哪了,其实他也不知道,他也想把失了忆的江宴找回来,虽然他那个江宴生活在谎言里,可是他还是一个有人陪着的大男孩。

  他不想理秦越了,用力挣开他的手,飘乎乎的往酒吧里进。

  秦越不肯放人,江宴才走了两步,他却发了狠的拽着江宴的手腕,拉着到了酒吧最近酒店,掏出身份证开了房。

  他把江宴仍在了chuáng上,很痛,然后压在了江宴身上,他的声音都不像是个正常人了,他说:“你是谁,你把江宴还给我,你把我的江宴还给我。”

  秦越这么一说,江宴忽然就有了力气,脸上那副无所谓的表情也消失的gāngān净净,他目光yīn鸷地对着秦越说:“江宴在哪?江宴不是被你亲手杀死了吗?秦越。”

  有生之年,江宴居然看见看见秦越哭,好像很伤心似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的从他的眼眶里滚落了下来。

  江宴恍惚想起,其实就在三个月以前,他都还不叫江宴,那会他是个失了忆,被人利用的彻底的傻|bī,三个月以前他的名字还是“许一”。

  他初次见到秦越是在家门口的小巷子里。

  他和小夏夜里打了卡下班回家,巷子口里堵了一辆卡宴,车身上靠着一个人,那人的个子很高,身量修长,浑身上下都透着冷淡疏离的优越感。他和小夏路过卡宴旁边,靠在车上的人,拦住他们的去路。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殿前欢金丙忠犬攻受文余以键叶落无心暗夜行路

 1/53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