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红门_托盘天平【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红门_托盘天平【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5-02/托盘天平

  《红门》作者:托盘天平【完结+番外】

  简介

  “我脑子里有另一个人,但我知道我不是有病。他是我的鬼魂,他一直在,就蛰伏在我的灵魂中,他是我的血液,是我的内脏。他不想我死,我也就一直活到现在。”

  “总有一天,我会回到他的身边。”

  保佑我吧,主啊。

  不是要你保佑我抵御利剑或带血的矛尖,只求你别让我再受希望的诱骗。

  ——《一个医生的宗教信仰》

  第1章

  他是个闲不住的年轻人,十七岁,住私人疗养院。阳光正好的时候他坐在躺椅里,拿着炭笔勾画着窗子外有年头的白花夹竹桃。如果他愿意,他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所有人的推崇与喜爱——就像他在学校时做的那样。但自去年十二月三日走进这套病房以来,见过他的护士与病人都更愿意将他形容为沉静而多思的少年。

  荷尔蒙蓬勃的少年时代,十七岁的男孩子梦里少不了姑娘rǔ/房间美丽的yīn影,十七岁的女孩子总会出神地望着小伙子突出的喉结,有的少年人在十七岁会发现自己爱上了同性,惊慌失措地隐藏自己满怀爱意的眼神,上帝保佑他吧。还有更可怜些的十七岁年轻人,诊出了jīng神疾病,用刷子一遍一遍地刷指甲的缝隙。他十七岁的情史是隐蔽的,无论他与同学们如何jiāo好,他都认为自己的感情是没什么可说的,所以他从不对别人谈自己喜欢的姑娘和男孩,又或者他会因为某些特质迷恋一些人,但当这些人用近乎疯狂的澎湃感情回应他时,他便被吓坏了,冷眼退回到自己的yīn影中。

  “他像只猫,”谈及情爱时,jiāo往过的人都这样形容他。

  他薄情的一面远不止于此,已经整整三个月他都没有给任何人写过一封信了。疗养院是安静的,也是好的,但是好得有限,没什么可写的。更重要的是,他初到疗养院的那天坏了暖气,护士热情地对他说话,嘴里不断地喷出白雾,寒冷变得具象化,瞬间便使他懒怠起来,头脑空空如也,丧失了一切欢喜与厌恶,生命凝固成一种胶体,时间爬得都很慢。

  平静地度过了一个平淡的下午,他也谈不上快乐抑或是悲伤,只是单纯的无趣,根据疗养院的作息表,他在下午五点的时候去楼下看电影,吃点心,那时候云层非常低,正是bào风雨的前兆。

  剧中两位主人公坐上巴士逃婚成功的刹那,老窗子嘭地打开了,裹挟着雨水的冷风席卷了整个大厅,人群骚动起来,年轻的金头发护士关上了窗子,可他的注意力还是被密集的雨点砸在玻璃窗上的声音吸引了,那雨声似乎唤醒了他心中隐藏的某某。

  那声音有种力量感,均一的密集的节奏如同命运苏醒的前兆,他因那种扣人心弦的美久久地望着满是水渍的玻璃窗不肯睡去,他辗转一阵,才进入了下着淅淅沥沥小雨的梦境。

  入眠后他依旧是不安的,噩梦连连,梦见一个会杀人的购物手推车,上锈的轴轮吱吱嘎嘎作响,追着他从超市的白瓷砖跑到了阳光底下的柏油马路上,紧接着或许是雷声又或许是雨声,他毫无征兆地醒了过来。夜色浓重时窗子大开,窗帘湿了大半,窗外是只有雨声与树叶摩擦的白噪音。

  惊悚片总喜欢拍这个场景,他看过的惊悚片有这个情节,本应该是心里打怵的,但他却从这回dàng在天地间的声音中感受出一种久违的宁静,他是清醒而毫无困倦的。

  闪电的光照亮了整间房子,照亮正对chuáng的椅子上端坐着一位不大能看出来多大年纪的青年,他皮相很年轻,目光是年轻人固有的执拗,如同热情之火永不熄灭。可是那双眼,却是受过伤的眼,哀哀的,如同望着救赎一般。

  作家梦没有破碎前,他读过聊斋,横看竖看都并不觉得是惊悚鬼故事,又或者中国的jīng灵鬼怪都长一张秀气的鹅蛋脸,通情达理,无论人皮下是什么野shòu,说到底都比人讲道德,总是好的。

  这人就是jīng怪式的漂亮面孔,他敢断定这人就是死了,也做不成什么恶鬼。

  罗晔虽然是薄情的,但也能感受得到别人的情感,恰如今他知道这位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是爱慕自己的,但别人的感情是太过喧嚣,让人不禁想要逃离的。

  雷声隆隆,他说:“可以从我的屋子里出去么?”

  椅子上的人一怔,竟快乐地笑了出来:“你在跟我说话?”

  又笑嘻嘻地重复道:“你跟我说话了。”

  他笑起来jīng怪般美丽的眼睛浮现出一种非人类的金属制美感。罗晔看那双泛起笑意的奇特眸子,心神如同白蜡烛的火苗一般晃动,不自觉地,语气中便带着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温柔:“你是哪个病房的?”

  “我不住这个疗养院,”他坚决地否认了,于此同时罗晔也意识到,他在控制自己的每一个呼吸。

  罗晔仔细地打量他,问:“那你从哪里来?”

  “我从镜子里来,你可以叫我禾远。”禾远说起话的时候,小臂会随着音节摆动,手指也跟着灵活地舞动,罗晔借着闪电的光芒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手臂上血管突出的yīn影。而他发现罗晔紧盯着他的手臂时,便又紧抓着椅子控制自己动作的幅度。

  那双奇异的眸子勉qiáng能让他的天方夜谭可信点,但罗晔知道他一定有病。

  禾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说:“我在控制我自己。”

  罗晔也微微笑了笑,但笑得很肤浅。

  禾远不满道:“你要相信我。”

  “我现在很困,外面下大雨,我又很冷,一切都是因为你,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他故意说这样的话:“你愿意出去,然后关上窗子么?”

  “我不能动,”禾远张张嘴,磕磕巴巴像背诵书本一样说:“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蝴蝶效应,说点我没听过的。”

  “我是一个蝴蝶,”禾远一本正经道:“现在还不是我扇动翅膀的时候。”

  罗晔坐直身子问道:“禾远,你要在什么时候振翅呢?”

  隆隆雷声中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他沉默良久,颤声道:“我不能,我不能让你死了,决不能——你……”

  闪电的冷光照亮了那一片黑暗,椅子上空无一物,粉绿色的墙壁被那光芒照得煞白,罗晔跳下chuáng,雷声轰鸣中赤脚站在满是雨水的冰冷地板上,他先是试了试椅子的温度,又仔细地翻找了屋子里每一个可以藏人的角落,他没有去看窗外——这是七楼。

  罗晔走到镜子前,拽掉了镜子巨大的罩布,一人高的镜面上密集地排布着冰凉的雨水。

  禾远没有说谎。

  一位医生的手记是如此写作的:

  病人十六岁,自杀未遂,手臂上绑着绷带:

  “我脑子里有另一个人,但我知道我不是有病。他是我的鬼魂,他一直在,就蛰伏在我的灵魂中,他是我的血液,是我的内脏。他不想我死,我也就一直活到现在。”当他谈起这个未知的灵魂时,明亮的眸子便闪烁着奇妙的欢喜。病人看上去非常年轻,头发留得有些长了,微卷的发尾在日光下显出棕调的色彩,像反映一切苦难老旧积灰的胶片,冥冥中如破灭的幻象一般,“但是他离开了,或者躲起来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找到他,但是我非找到他不可。”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意千重一世风流三毛清水浅浅暗夜行路天籁纸鸢

 1/4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