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溺潮_泠司【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溺潮_泠司【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5-06/泠司

  《溺cháo》作者:泠司【完结】

  文案:“我是一个没什么用的人,正因为这样,能为他做哪怕一点小事我都会很高兴。”

  “可能等我不那么不堪的时候,我才会与他相认吧。我现在的模样实在是太难看了。”

  聂郗成x易淮,外冷内热大佬攻x心机美人受,无pào灰纠葛,1v1,HE。

  架空背景,有三俗狗血桥段出没,请勿太过纠结现实三观。

  第一章 望月(一)

  望月。

  这天夜里易淮做了个有些古怪的梦。

  他梦见自己爬楼梯:那种老式筒子楼,黑黢黢的墙上贴着层层叠叠牛皮癣样的招租广告,很狭窄的楼道间堆满各家各户杂物,愈发yīn仄bī人。不知哪家烧饭忘开抽油烟机,到处弥漫着一股呛人的油烟味,他不记得自己爬了多久,就这么麻木地爬,中间几次看到对面光景,与这边如出一辙,如镜子两面,无趣得很。前方出现一扇门,他推开生锈铁门,哪想到一脚踏空,直直地跌了下去。

  风擦过他的脸颊,失重的让他的心脏紧缩,小腹阵阵酸软,手脚使不上力,他闭上眼,忽然有什么把他托起来,放带一片很柔软的草地。阳光不很热,花园里的月季花开了,大团很浓郁的红,像沁开的血,远处云雀吱吱啾啾地叫,他滚了一圈,鼻息间充斥着刚修剪过青草那种冲鼻子的腥气。

  他想要爬起来,忽然有人拉他的手,这个人的手心gān燥手指温暖有力,他稍微侧过头,看见一截属于少年人的修长脖子和淡色的嘴唇,霎时失去所有反抗力气,任凭他拉着。两个人没有jiāo谈,就这么躺着,他试图看清他模糊的脸庞,却不知从哪里掉下朵月季,随后是第二朵,他试过躲开,可太多,铺天盖地的月季噼里啪啦地把他们淹没。像葬礼上的死人,他直觉不吉利,抬手将沉甸甸的花扫开,一只手不够用就两只手……那个人消失了,留他一个人被密不透风的月季活埋,连喘气都有些困难。

  ·

  “你发什么呆?回神了。”

  有人打了个响指,易淮登时回神。他坐在副驾驶席,胸前绑着一截安全带,窗外是仿佛肠梗阻晚期的公路。

  费川见好就收,拍着胸脯庆说还好自己跟来了,“要你来开这车,半路走神后果我都不敢想。”

  他今天刮了胡子,换了身剪裁得当的黑西装,头发也有jīng心打理过,看起来比平日里吊儿郎当模样要好上太多。

  “对不起。”易淮没顶嘴,老实认错,“我会注意。”

  “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别不是生病了吧?”前边的车子半天不动,费川百无聊赖地和他扯闲话,“病了的话跟我说一声,又不是非要你跟来,在家里休息多好啊,你说是不是?”

  这几年费川没少给他挖坑,这次他也拿不准费川是开玩笑还是套他话就没有立刻回答,下一秒对上后视镜里罗弈带一点审视的目光,手上一抖,低下眼,“没什么。”

  “真没什么?”费川哪里会这样轻易放过他,藏在眼镜后头的眼神有几分咄咄bī人,“年轻人不要讳疾忌医,小病拖成大病就不好了。”

  他勉qiáng笑了下,“真的,没睡好而已。”

  晚上做怪梦这种私事本来就没必要拿到台面上讲,尤其当着罗弈的面,他也讲不出口。

  “又是安德?”

  地位最高的发话,易淮和费川同时闭嘴。

  “是不是?”罗弈又问了一遍,潜台词是不要让他再问第三遍。

  易淮还有点懵,平时他和费川明争暗斗罗弈从来不管,怎么今天突然横插一脚?但老板发话答还是要答的,他很坦直地回答,“没有,不关安德的事,我自己的问题。”

  安德是罗弈养的阿拉斯加犬,七岁,前些入夜就开始狂吠,易淮睡眠浅,晚上被惊醒过好几次,白天问shòu医和安保都没个确切答案,反倒让罗弈知道了这件事。

  “啊,动了。”

  信号灯转绿给死气沉沉的公路注入了新生气,费川不再搭理易淮,恭敬地同后排的罗弈道,“上桥以后就很快了,应该能在天黑以前赶过去。”

  为了印证费川所言非虚,这一路上再没有堵过车,很顺利地就上了跨海的荣门大桥。荣门大桥是斜拉桥,两侧伞骨一样钢缆的将天空切割成无数块,易淮将靠自己这边的车窗打开了一条缝,cháo湿温热的海风立刻缠绵地chuī了进来,在肌肤上留下痕迹。

  上午好像下过小雨,之所以用好像是因为他没有亲眼见过,夏天地又gān得快,到下午就不剩什么痕迹。车子驶过大桥中央,一束日光斜斜地落在他的身侧,像小时候玩放大镜取火时的聚焦光斑,热得吓人。

  不知是不是昨天没睡好的后遗症,明明没超速他的心还是砰砰跳。

  罗弈不喜欢有杂声,所以费川没有打开车载音乐,就这样让沉默蔓延。

  易淮又想到那个梦,最后无数花瓣将他彻底淹没,直到一丝光都看不见,然后他就醒了。醒过来以后他躺在chuáng上,心跳得很厉害,难以平静,起来看了会利润报表,天亮换衣服去公司,然后大半个上午都消磨在了会议室里。

  他后知后觉地想起好像有幅叫《埃拉伽巴路斯的玫瑰》的油画画得是差不多的场景,想到此处,他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梦见这种东西不是什么好预兆,搞得他们此时不像祝寿倒像去奔丧。

  ·

  荣城是座海滨城市,改革开放前就在一众渔村里脱颖而出,如众星捧月般夺目,近十多年来经济发展更是迅速,中心城区无数摩天大楼拔地而起,城郊几座贫民窟却还维持原样,新旧差距鲜明地体现了出来,将整座荣城矛盾地割裂开。

  今天是农历六月十五,满月的好日子。满月每月都有,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有八月十五的月亮才值得一看,剩下的都不太圆,对于少部分人来说六月十五却比八月十五重要得多。

  六月十五是温家掌舵温正霆的寿辰。像温正霆这种身份地位的大人物,寿宴当然不会像寻常人家那样送送礼物切切蛋糕就算完,各路生意伙伴、近亲远戚都要提着厚礼上门祝贺,各种庆生法子轮着操办下来短则四五天长则一周。

  这场盛会有个不成文的惯例,那就是温正霆会把正式生辰的前一天留给温家人,这年也不例外,所以罗弈特地把上门拜访的日子定在了第二天。

  庄园前的绿草坪上停着一溜让人眼晕的豪车,要不是有人引接费川还真不知道要把车停在哪儿。

  看着不远处奢华气派的建筑易淮很有些感慨,没想到真有一天他会到这里来拜访——前几年温家也送了请柬过来,但罗弈就算去也是叫费川跟着,根本没他的事。

  来接他们的是温正霆的贴身助理,他说温先生正在书房等他们,还说温先生上了年纪不能亲自出来迎接,请罗总不要见怪一类客气话。

  易淮老实地站在罗弈后边,没想到几秒钟后一片影子在他面前落下。他抬起眼,对上罗弈看不出喜怒的眼神。

  “跟我去见人。”

  平日里这种事都是费川去,没想到这次罗弈居然挑中了他,他心里有几分诧异,可面上没有显露出来,假装没看到旁边费川带刺的眼神,轻轻说了声好。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明晓溪叶紫冬雪晚晴闲听落花书海沧生迟子建

 1/10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