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不渝_孙黯【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不渝_孙黯【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6-11/孙黯

  《不渝》作者:孙黯【完结】

  文案:青梅竹马,双向暗恋,美食文。两个男的,每天都在吃。 还不胖。

  第1章

  景允决定要追康崇的那个夜晚,他下狠手,把蓄了二十多年的长发绞成了一头寸草。

  他没找理发师,就用书桌抽屉里那把裁缝剪子,自己对着浴室镜子,左一撮、右一撮地剪了个痛快。

  他妈阮妍是第二天清早才发现的,刚买的豆浆全洒了,泼在家门口,还溅了几滴在乱放的拖鞋上。她拎着油条和空塑料袋尖叫:“怎么回事!?”

  “别喊,别喊,大早上的。”

  景允拿了拖把过来擦地,走廊里飘散着甜甜的豆香。墩布吸饱了水,被他拎回厕所,阮妍又嚷:“好好的gān吗剪啊!”音量稍微放小了些,因为她听见隔壁邻居陈家开门的动静,故意压得很低,凑热闹的意味。

  “领导批评我了。”

  “蒙你妈呢?”

  “不想留就剪了呗。”

  景允出了厕所,睡衣袖子高高挽起,露着细长的手腕和胳膊,从阮妍手里接过早餐拿去厨房,显然不想再聊这个话题。阮妍就着水池冲gān净拖鞋,却仍不依不饶:“我不信。小兔崽子肯定是失恋了。失恋了才这么反常。”

  景允不响,不再争辩,打开冰箱拿出一盒保鲜的纯牛奶,往两只空杯子里倒。

  阳光自左手边的窗户倾泻进来,明晃晃地照着厨台,窗户敞着,被一棵跟他同岁的白杨树遮挡了大半。六月初,树叶浓密艳绿,缝隙间漏下几许湛蓝的天光,晨风清凉,飒城正式入夏。

  他端起牛奶喝了一大口,冰得浑身上下打了个颤。

  八点一刻,他爸景越冬才姗姗起chuáng,往沙发上一坐,摸出茶几底下的老花镜架在脸上,盯着景允那颗脑袋端详良久,给出一句简洁凝练的评价:“魔怔。”

  阮妍还在生气,叮叮咣咣地在厨房煎jī蛋,拌腌huáng瓜,香味飘到客厅里来。景越冬开了电视,换经济频道,看不知所云的股市分析节目,每一期请的专家仿佛都长一个样,灰白头发秃得就剩一圈,朝天鼻,法令纹深,嘴唇因为不停说话而朝上翻着。

  景允坐在餐桌旁,把焦huáng的油条撕成两半,捏着一头往牛奶里蘸,不伦不类地搭配着吃掉,又夹了两筷子酸溜溜的huáng瓜,最后把漂着油星的牛奶喝光,拿纸巾把嘴一抹,站起来说:“吃饱了,我去上班。”

  “jī蛋呢?”阮妍举着锅铲叫唤。

  “你和爸爸吃吧。”

  他在浴室洗手,抹脸,用淋湿的手胡乱抓头发,也没抓出什么造型来,倒是摸到后脑勺一个巨大的豁子,一排“一刀齐”,还有一丛没剪到的地方,像高兴的狗尾巴一般高高翘起。他又沾了点水,反复往下压,压不下去。

  就这样吧。他看着额前参差不齐的刘海心想。

  景允小的时候,当地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有些人家娇惯小孩,把男孩儿当女孩儿养,会给他留长头发。

  后来听阮妍说,她年轻时流过两次产,景允是第三胎,若是没了,就再也别想怀上。于是全家绷紧神经,悉心呵护,儿子在她三十五岁那年出生,对整个家庭都意义非凡,景允的头发便是从那时开始留,长到成年,毕业,工作。

  小时候他留辫子,住一条街的男孩子们爱捉弄他,拽他头发,叫他“妹妹”,然后被康崇打得直哭;上学后他坚持不剪,小学初中尚且好糊弄,往校服领子里一塞,到了高中,学校、老师约谈家长好几次,阮妍宠他,口头保证他回回考试都拿年级第一,班主任才为了升学指标妥协;大学没人管了,还有人夸他好看。

  直到昨天傍晚,下班回来的路上遇见康崇,那厮也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地对他说:“我有时候把你当男的,有时候把你当女的,jīng神分裂了都。”

  打那句话落地,景允恼了。

  他就像忽然受够了这些年来的优待和恩惠,忍耐到了极限,当机立断,到家就把头发剪了。

  他要让康崇知道,他是个男人,还想追求他。

  八点四十他出了门,碰巧遇见住在隔壁的陈蜜柑。她也上班,穿黑色的西装短裙,一双崭新的高跟鞋,战战兢兢地摸索着下楼,比盲人还费劲。

  景允想扶她,被她一把推开,死要面子地吼:“老子能行!”

  吼完才看向他的头发,像宇航员进了外太空,眼睛瞪得老大,隐形眼镜都有点儿滑片儿:“你疯了???”

  景允不好意思地摸摸发梢,不知从何说起,还想扶她,又被她甩开。

  “都说不用!”

  他拗不过,一走了之又不合适,只得放慢脚步,小心地跟在后面看护,以防发生意外。

  到了楼道外面的平地,她才挺直腰杆,斗志昂扬、摇曳生姿地和他一块儿朝小区门口走去。

  康崇的停车位上是空的。他早走了。

  景允工作的地方离家近,步行至多二十分钟路程;陈蜜柑的公司远,地铁得坐一个小时;康崇介于他俩之间,开车会比较快。以前学生时代,三人住同一个小区念同一所学校,总是一块儿挤公jiāo车,开往学校的那趟车大概是飒城所有公jiāo线路里人最多的,由城南贯通城北,每天早上都要裹在一帮抢购新鲜蔬菜的发福阿姨中隔空喊话。

  “哎!夹我头发了!”

  “别动,我帮你弄。”

  “陈蜜柑!有座儿!”

  陈蜜柑那时留齐耳短发,戴圆框眼镜,主要是为了修饰微胖的脸型,麻袋似的校服,衣袖盖过手背。而康崇个高腿长,肩宽而展,瘦得均匀结实,能把任何没型的衣服撑得挺拔漂亮,学校里不少低年级的女生只看他背影都会想要联系方式,他有时候给,有时候不给,不看长相看心情,似乎也和头发长短无甚关系。

  景允想不明白:他都看了自己这么多年了,怎么捱到昨天才说嫌弃?

  “真的不用我送你上地铁吗,”他好心对陈蜜柑说:“早上人很多的,你会摔倒……明天换双鞋吧。”

  陈蜜柑走着嘟囔:“没办法嘛,今天要见客户,我总不能穿双耐克吧。”

  “……耐克怎么你了。”

  “你穿好看,你穿好看。”陈蜜柑撸了一把垂到下巴的长发,用手指挽到耳后,露出妆容jīng致的脸孔,口红和眼影的配色优雅不失稳重,鼻尖和颧骨扫了薄薄一层高光。在捯饬自己这方面,她去年才开窍。

  她踩上地铁站的扶梯,踮起磨红的脚跟,朝他挥手:“走吧!快迟到了!”

  他顶着那头乱七八糟、却好像乱出了少年感和青chūn气的黑发,笑了笑,低头汇入人cháo。

  第2章

  景允头发短了,整张面孔都突显出来,打量他的人比先前更多,尤其是女孩儿。公司跟他同一批进的几乎都是女孩儿,差不多的岁数。男孩儿寥寥无几,容貌也无令人印象深刻之处。

  景允习惯承受他人的瞩目,对所谓的“特立独行”并不抵触,但任谁一直被盯着看都会感到不适,他们对于他的发型及其背后可能隐藏的感情生活抱有qiáng烈的人文关怀,几乎超越他本人对此的重视程度。

  “你没事吧?”他们纷纷问他。

  景允对谁都笑,笑得有些累了。他打完卡,坐在自己位置上,打开电脑,准备做中午开会要用的PPT。后排的同事正在给他传一份需要的文件,进度条慢吞吞地走了个开头,他的裤兜震了一下,是康崇发来的微信。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大风刮过superpanda王晓方鬼古女mijia阳光晴子

 1/28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