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刀尖舔蜜_莫逢君【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刀尖舔蜜_莫逢君【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8-06/莫逢君

  《刀尖舔蜜》作者:莫逢君【完结+番外】

  文案:光风霁月陆长亭x深情隐忍沈小戾

  “对有的人来说,那个人,他不是诱惑也不是心动,他就是命运吧。躲也躲不过,再来一万次,还是会选择刀尖舐蜜,舍掉鱼尾上岸爱人。”

  对沈戾来说,那个人是陆长亭。

  一句话文案:我是爱你的,你是自由的。

  食用指南:主受,攻受的视角都有,不拆不逆,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很俗,但应该不会特别nüè,HE

  如有撞梗,那我撞的大概是安徒生童话

  接受任何关于文笔、情节的指点,但不接受指指点点,不喜人设请右上角

  人生苦短,别给自己找不痛快

  给小可爱们比个heart

  注:文案引自倪一宁

  作者微博:莫逢君_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业界jīng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长亭,沈戾 ┃ 配角:很多懒得写 ┃ 其它: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

  第一章

  沈戾推开隔开一室笑闹的包厢门,踩着光怪陆离的灯光,脸上挂着温然的笑意:“陆少,今天什么风把你chuī来了。”

  坐在沙发上正跟人寒暄的男人笑着站起身,端了杯满上还没人动的酒就塞给了沈戾:“这不是我堂弟回国了,组了个局聚一聚,给他接风洗尘。”

  “堂弟?”沈戾一饮而尽,身后跟着进门的服务生把几箱酒整齐的堆放在茶几边上,然后低头退了出去。

  “叫陆长亭,陆氏集团的继承人,陆三爷钦定的。”坐在旁边的江持风也站了起来,又是一杯酒递了过去,言语带笑,“有些日子没见了,该跟我喝一杯吧。”

  陆长叙接上江持风的话:“他人还没来,坐下喝两杯吧,待会给你引见一下。”

  “沽酒”是S城最大的高档酒吧,进出的人非富即贵,从商从政,各道的人都有。而沈戾作为“沽酒”的老板,人脉广阔,能认识结jiāo一下,对陆家的生意有利无害。

  陆家家大业大,争夺家产的事也不是没有,但他家是管着“望江楼”的生意,做餐饮的,自有一套成熟的经营管理线,赚的钱这辈子都挥霍不完,所以陆长叙对争权夺利毫无兴趣。再加上他和陆长亭年岁相近,关系也好,陆长亭被定为继承人这件事他是再满意不过了。

  现在陆长亭回国还不到一个月,刚接手陆氏,少不了要被些人使绊子,多认识些生意场上的人,得一份助力是一份。

  男人在听到那个名字时清亮的眼眸划过一抹光彩,又很快压了下去。他笑了笑,神色如常的挨个跟包厢里的人打招呼。

  一包厢的大佬,有自己事业有成的,也有家里有权有势的,谁也不好怠慢了。

  寒暄完,沈戾看向江持风:“怎么不见魏总。”

  江持风弯了弯唇:“他出差去了。”

  “你背着他来沽酒,回去不怕他收拾你?”

  江持风和他私jiāo甚笃,又是个喜欢热闹的性子,所以以前也是“沽酒”的常客,不过谈恋爱以后就很少来了。

  “咳。”江持风轻咳了一声,从果盘里拿了颗草莓喂到沈戾嘴边,“封口费。”

  他知道沈戾这话是打趣玩笑,倒也不怕沈戾真跟魏闻行说什么,而且今天的局是替陆长亭接风洗尘,理由正当,根本不怂。

  草莓喂到嘴边,沈戾唇瓣微张,咬到嘴里。

  有人推开包厢门,英朗的眉眼掩映在灯光和yīn影之间,带着初chūn料峭的风,一身寒意:“我来迟了。”

  沈戾舔了舔唇,草莓的甜味从唇齿一路滚进了胃里。

  包厢里的暖气开得很足,陆长亭脱了厚重的黑色大衣,挂在了门边的衣帽架上。

  陆长叙笑着叫了声“长亭”,然后起身倒了杯酒给他。

  陆长亭粗略的扫了一眼包厢里的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但今天大家聚在一起,那便是认识了,他知道自己以后少不了要跟这些人打jiāo道,所以很直接的自罚了三杯。

  “楚惊鸿,傅嘉树,陈星野,萧遥他们不用我给你介绍了吧。”

  “这位是长荣地产的姜总、上善娱乐的李总、至臻科技的木总……”陆长叙一连说了太多话,喝了口酒润嗓,这才继续道,“这是繁宁集团的江总,江持风,还有‘沽酒’的老板,沈戾。”

  “幸会。”陆长亭敬了大家一杯。

  包厢里除了他原本就认识的世家的人和他年龄相近,其他人大都年岁偏大,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身上难免都带着些被岁月打磨的圆滑和世故,眼里也都各有算计,脸上带着笑,谁也看不透谁。

  唯独江持风和沈戾站在一边,低声说笑,明明大家都待在同一个包厢里,可他们却像是和其他人都分割开来了,让人很难不注意到。

  江持风他知道,江家的人,不过以前没接触过所以不认识,而“沽酒”的老板……想到进门时看到的情形,陆长亭忍不住多看了沈戾两眼。

  年轻的酒吧老板有一双碎星似的眼睛,看起来是很爱笑的人,眨眼就跑出一溜笑意来,偏偏自己毫不自知。

  不知道是不是刚喝过酒的缘故,他的唇瓣带着几分水色,看起来很软,很润。端着酒杯的手骨节分明,袖口挽起露出一截手臂,肤色很白,手腕上戴着一条简单的红绳。

  陆长亭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这样打量人的视线很不礼貌,压下视线,不再看了。

  沈戾并不知道自己被打量了一番,他一直微低着头,只余光扫过男人喝酒时吞咽的喉结,垂眸,又灌了一杯酒。

  这种场合沈戾一向是游刃有余的,不过他今天似乎有些意兴阑珊,也不怎么说话,不经意的时候,眼神会停在陆长亭身上。

  很多人都在看陆长亭,各异的心思,只有沈戾,眼神平静,又藏着点热烈,江持风从来没见过沈戾这么认真的看一个人。

  他觉得奇怪,但今天的主角是陆长亭,他脱身不得,也不好问些什么,只能看着沈戾喝了几杯以后就抽身出了包厢。

  围在陆长亭身边的人没少过,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大家也越玩越开,包厢里充斥着酒jīng和烟草的味道,陆长亭把衣领扣子又解开了一颗,起身去洗手间。

  包厢里也有洗手间,但他想出来透透气,便出了包厢,跟着标示往洗手间走。

  陆长亭许久没这么不节制的喝酒了,胃有些疼,喉咙发烫,整个人像是才从酒罐子出来,浑身上下都是酒气。

  放了水,他站在洗手台前面,单手接了一捧冷水往脸上泼。

  冷水泼了三四回,他才觉得自己稍微清醒了一下,抹了把脸,qiáng撑着靠在墙边,松垮的弓着背,捂着发疼的地方,缓解胃里的不适感。

  听到脚步声,他撩起眼皮看了一眼,“沽酒”的老板,叫什么来着……

  沈戾叫了他一声,很客气的称呼:“陆先生,你还好吗?”

  陆长亭站直身子,面无表情的硬撑:“我没事。”

  男人的脸上带着醉酒的cháo红,衬衣领口大开,被水浸湿了一块,原本用发蜡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向后的头发也有几缕微湿的散乱着,这幅模样,怎么看都不是没事的样子。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柳满坡Fresh果果红娘子公子欢喜冯华金丙

 1/76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