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长流_杯中观海【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长流_杯中观海【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9-08-10/杯中观海

  《长流》作者:杯中观海【完结+番外】

  文案

  江倚槐南下玉城拍戏,不料遇见失联多年的老同学。他曾以为,当年是后知后觉的单向失去,没想到却是两个人的遗憾错过。

  “或许思念如雪,会堆积,会融化。

  他是他的太阳。”

  日常,慢热。

  一个双向暗恋多年,失而复得的故事。

  佛系乐观演员攻 x 斯文温和教授受

  江倚槐 x 陆月浓

  第1章 等雨

  玉城,川澜街。

  青石板的街,被雨水泡了一天一夜,浸濡出更为深重的青灰色。

  昨天中午,当地气象台发布huáng色bào雨预警,雨水分量十足,从天明下到天暗,又连夜未停。

  现在时近傍晚,雨已收了浩大声势,不紧不慢地下着,但毕竟是秋雨,不似孟chūn时的chūn雨。它并非淅淅沥沥的柔和,也没有接连不断的缠绵,一眼看去,雨屑还乘风而起,颗粒一般在空中盘飞,倒像是北方冬夜里四散纷扬的雪粒。

  细雨飞落在一块高悬着的木匾招牌上。红漆有些黯淡,边边角角也不甚平整,是块上了年纪的招牌。年岁剥离了那层油光,连带着那行题字也不打眼了,走近才看得分明。

  行草有力,撇似刀锋,竖似利戟,上书三个大字——藏拙斋。

  丝丝点点的雨顺着“斋”字的凹痕流动,凝聚成一颗水珠落下。

  “啪”的一声,雨落在一顶黑色的伞上。

  小刘坐在雕花桌前,手里正擦着一只青瓷杯子,见有人来,立刻站起,笑脸相迎。

  那套标标准准的客套话还没出口,光是扫了一眼这位顾客的打扮,小刘就噎了一下,生生把字句卡在嗓子眼。

  这人上身穿了件绣着龙纹的huáng马甲,但制衣厂显然粗制滥造,把原本凛凛生威的龙绣成了斗jī眼。往下,套着条破dòng灰黑牛仔裤,如果走路的动作大些,说不定能变成一条巨龄儿童的开裆裤。往底下一看,这位仁兄更是连鞋都不放过,脚下蹬了双不知何年何月买的已经穿到有点脱色的红色塑料拖。

  小刘用力闭了闭眼,像是要将自己险些落地的眼珠子安顿回去。不过,面上虽拼尽全力稳住了表情,紧抠在衣侧的手仍旧出卖了他的想法:这是哪位万岁爷刚从土里扒出来?没搞清楚现今社会的cháo流,打扮成了倒退十年的非主流?

  穿成这样来古玩店,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身打扮,就算是扔到大街上,说行为艺术,也没谁敢认,说个性行乞,人乞丐也要挥棍。

  三字蔽之,没眼看。

  当一个人看另一个人不顺眼的时候,这种情绪往往容易无限度扩大。

  因而,当小刘看见这位“土堆下的来客”居然还戴着副口罩的时候,额头的青筋又跳了几回。内心大约已化作趵突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不是明星,装谁看呢!

  但小刘好歹拿了薪水,是帮人看店的,常日迎来送往,养成了以礼待人的好功夫。他重新整了整笑容,刚想再度开口,就见到这位客人走开几步,又转过身去,像是故意与他作对般,只留下一个滑稽又高冷的背影。

  剩小刘一人站在原地,带着一副逐渐僵硬的笑脸,瞪着那huáng马甲上花里胡哨的图案,远远看去,仿佛一只侧目而视的呆头鸟。

  相比之下,这位客人要淡定许多,或许是没有瞧见小刘那快要将他盯穿的视线的缘故。他在展物架前站了很久,一直没说话,也不见动作。小刘甚至觉得如果不找个契机打断他,这人便可以用这个姿势站到世界末日。

  一个不开口,一个不知道如何开口也懒得与怪咖攀谈,店内就这么异样地沉默下来。就在小刘怀疑这人即将要站成一尊品味独特的抽象主义雕像之时,这人终于有了动静。

  他伸手挑落了一侧的口罩,双手同时插兜,左边摸出一个黑色的塑料打火机,右边则是一盒不太满的烟。

  打火机是最寻常的款式,烟杂店里花个几块钱就能买到。烟就更普通了,白沙,白壳的。

  “哎——”

  只可惜等小刘意识到这人要在店里吸烟,想要出言劝阻的时候,为时已晚。

  “咔嗒”一声,橘红色的火苗窜动,随着拇指一松,很快又熄灭。客人点燃了一支烟,伴随着唇舌的吮吸,烧红的烟头以肉眼可观的速度燃成灰色。

  他隔着一层足以防弹的玻璃吞云吐雾,保持着半佝身的姿态,动也不动地俯瞰着柜子里的那尊玉观音。

  小刘见他抽得心安理得,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终是急了眼,抬手指向门口:“我们这里不给吸烟!您要是犯了瘾,喏——出门右拐,那儿的通风口给吸烟。”

  这话讲得明明白白,搁脸皮薄些的人,怕是早就摁灭烟头,连连道歉了。奈何这位客人仿佛铁板成jīng,雷打不动,恍若未闻。

  小刘的话有如石沉大海,只听到了最初的响头,之后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回应。

  藏拙斋还未遇到过如此稀奇古怪的客人,老板又不在,一时也不好下逐客令。小刘搜索枯肠一筹莫展,只能走到客人的身侧,对着他gān瞪眼。

  可惜这个角度看不全脸,揭下的口罩挂在左耳上,遮了大半的侧脸,唯有下颌处盖不住的地方,隐隐看出胡子拉碴。

  这人的眉眼被凌乱不堪的头发挡了七七八八,只能勉qiáng看到一点,似乎还不算太糟糕。

  再往下一点,是眼眶四周乌青的一圈,对比着皮肤略有病态的苍白,显得犹为qiáng烈。一双眼垂着,眼皮要掀不掀,似是几宿没合过眼,又像是不把别的放在眼里,只留出足够的视域,刚好容纳面前的玉器。

  看着应该挺年轻的,何必想不开打扮成这样呢?

  小刘盯着他,自顾自地思绪百转,感到古怪的同时,却愈发觉得这人不简单。这急转弯一般的想法产生于看到这位客人侧脸的那一刻,突如其来,至于为什么,追根究底,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归结于昨晚熬夜打游戏过头,以至于现在思想恍惚jīng神劈叉。

  “年轻人!我这地方,可不给抽烟的!”身着灰马褂的中年男人走进来,把手里托着的小锦盒搁在红木桌上,腾出手指了指墙上“禁止吸烟”的提示牌,指完便转头,笑着朝伙计提醒,“小刘,来了顾客,不给上茶?”

  小刘被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敲醒,抬头一看就更慌了,他最不敢当的,就是自家老板——谢景chūn的笑意。饶是隔了不远的距离,那笑得带起眼角层层皱纹的眼睛,都能生动地阐释何为“笑面虎”。于是心中会意,脚底抹油,后堂摆弄茶水去了。

  谢老板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橱窗里那尊玉观音,眼光突地一亮,很快又恢复寻常。他走近两步,问:“小兄弟贵姓?”

  “免贵,姓冯。”

  开了口,冯先生的嗓音听来却不像他的体态那样年轻,一听就是在香烟堆里经年累月地泡过,既沉且涩,沙哑得紧。他如此回答着,脖子却分毫未动,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谢老板,完全没有要继续对话的意思。

  躯体虽静止,他的眼神却并非凝固,看似岿然不动,实则扣锁在那一尊玉观音上,微妙地流动着。

  从业数十年,谢老板最熟悉的便是鉴赏家的眼神,就是这样的心无旁骛,仿佛时间空间并不存在,唯有眼前所系是宇宙万物的核心。这双眼如同看似平静无波的水面,不知何时泛动风纹,也不清楚底下是否潜藏着暗礁。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桃宝卷路遥琼瑶红娘子兽人文拓拔瑞瑞

 1/86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