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非卖品_绫部若樱【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非卖品_绫部若樱【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7-08-18/

  将手撤离话筒,王微微恢复满脸笑容说:“外汇就是……”

  小雨在旁边抻耳朵听着,却见王微微原本睁得极亮的大眼睛瞬间眯成了等号:“谢特……挂了……”

  “那正好,吃饭!”

  “就知道吃,不行,我再打一个过去!我不能折在自己专业知识上啊!”说着,王微微又拿起话机,按下重播键。

  嘟嘟嘟响了三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这次不等对方说话,王微微便秃噜秃噜将外汇、外汇市场、外汇分类等能想到的都给讲了一遍。

  他平时说话慢腾腾的,声音总有些粘连的温吞,冷不丁加快语速倒说得脆生生的毫不拖泥带水,听的旁边的小雨一愣一愣的。

  王微微捏着电话等对方说话,突然有点紧张,吞了吞口水。

  按理说就算他平时稍稍有点认生,但隔着电话,谁也不认识谁,还是单位的座机,根本不用紧张。他除了最初的几个电话之后就从来没碰到过什么心理障碍。今天却突然有点忐忑,等着对方给他答复。

  “呵呵,”那个人似乎很是愉快的笑了两声,然后一边笑着一边说:“这位小朋友,下次电话还要刚刚那个时间打来哦,不然我平时我没在马桶上闲坐着的时候,是没时间陪你聊天的。”他说完便撂了电话。

  “我……!”王微微愣愣的挂了电话,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人消遣了。

  小雨探过头来问:“咋了?”

  “碰着比我还无聊的了!”王微微站起身抓起外套拉过小雨说:“走吧走吧,去吃饭,你这个饭盆催的!”

  终于,王微微再是心大,也忍受不了一次次的失败,开始打退堂鼓了。

  工作开始不积极,思想也开始有了问题。

  经理找他谈话,说你这小伙子工作多么认真负责呀,连每天的工作日记都是整个公司里写的最好的,研究生就是不一样啊,党员思想觉悟就是高呀,你绝对比他们有发展的,小伙子加油努力gān吧!

  被这么一忽悠,王微微顿时又信心十足,换了新的一本电话簿,继续开始电话骚扰。

  “微微呀,吃饭去呀?”隔壁的小雨又整点报时了。

  “等等,”他手指又随即点在一个号码上边,嘿嘿傻笑说:“这一本的幸运号,看我怎么忽悠他!”

  小雨鼻子抽了抽,根本不对王微微抱任何希望。

  这小白上次也说忽悠幸运号,结果没想到对方是个卖保险的,两句三句就给反忽悠了,最后掏钱买了保险不说,还傻呵呵的问办公室的人,要不要也买一份。

  电话接通,王微微职业惯性的开始介绍他们的产品,反正只要对方不挂,他就跟多说一句多赚一块钱一样,滔滔不绝。

  “听我说了这么多,您对现货huáng金有兴趣吗?”

  一片安静……

  王微微突然觉得这种安静很熟悉,竖着耳朵听,话筒里传出清咳声,吓了他一身汗,是闹鬼么?

  “我对你的业务有没有兴趣先不说,你是否对我如厕很有兴趣呢?否则怎么还真挑在这个时间点又打过来?”

  王微微一片迷糊,下意识的道歉挂了电话,歪着脑袋想了很久才恍然大悟!哇靠!这不就是上次耍他那个人嘛,怎么又被耍一次啊!怪不得声音这么耳熟呢!

  小雨走过来,好玩的按着他鼓起来的腮说:“怎么了,跟个青蛙似的?”

  “又碰到无聊的了。”

  不过比较起来,这个人的态度还算不错的,总比他话还没说完对方就来个‘你有病吧!’或者‘滚你妈的’有礼貌的多,但是挺恶劣的呀……

  王微微跟庞庆卓讲了自己的受挫史,庞庆卓捂着额头说:“你算不错的了,耳朵遭殃而已,我全身上下都快被人gān遍了!你没看那有的老头老太太,一听我介绍业务,就认准我是骗子,拿起拐棍就照我身上抡哪!”

  王微微顿生怜悯之心:“那怎么办呀?咱俩第一份工作就这么huáng了么?一分钱没赚还倒搭?”

  庞庆卓见王微微松口,知道对方也不想gān了,乘胜追击:“这行不适合咱俩,咱就gān脆点不gān了!越gān越赔!”

  “那把这周gān完吧,正好这两天咱再看看别的活有没有缺人的?”

  “那行。”

  正当二人都打算收手不gān时,两人还偏都意外的拉到了第一单买卖,想不gān都舍不得了……

  第2章

  王微微的同学听说他gān这行,还听说他一分钱没赚到反而倒搭之后,好心的给他介绍个人,说是前姑父。

  “我姑父人挺好,还幽默。你去跟他推销就算不成,也当是接触接触成功人士了。”

  “那他这么好,为什么跟你姑离婚了?”王微微纳闷。

  “谁知道,就突然离了,给我小姑哭的呀……”

  王微微捏着地址来到一处商服门口,有点胆颤,但他同学保证过那个‘姑父’也就是这家厂子的老板人非常好,轰要饭的乞丐都要用上一个‘请’字,他才把心一横,就义一样走了进去。

  进去以后,厂房里一个伙计问他是不是压管,是不是套头,是不是gān活。王微微就一个劲摇头。

  “我是这个高……高叔叔外甥的同学,找他有点事。”

  没想到这个伙计竟然什么都不问了,让他去楼上等着,就接着gān活去了。

  王微微愣愣的往楼上走,这才知道这商服楼,楼下两层是车间厂房,三楼是住宅。

  这个地方寸土寸金,据说这商服还是这位名叫高峰的人买下来的,而且还离过婚分出去一半家产……这人得挺有钱吧。

  一想到这点,王微微心里就热乎点,有钱人就有头脑,一会他好好忽悠忽悠,弄不好就开张了。

  如果庞庆卓在旁边肯定会对他说:你个傻×,有钱人能被你忽悠那早倾家dàng产了。

  楼上装修的很随意,东西不多,看起来很低调很gān净。

  王微微在柔软的沙发上正襟危坐等着客户回来。从初chūn的午后一直等到初chūn的傍晚……

  再睁开眼时,他吓了一跳,竟然不知不觉的睡过去了?

  身上被人盖上一条薄毯,又温暖又舒适,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准备闭上眼再睡一觉。

  “睡得还好吗?”

  屋子里突然多出来一个人声,王微微吓得一蹬腿就坐了起来,左右乱看找人,终于在正前方办公桌后边看到了说话的人。

  “你来找我的?我们认识吗?”对方说。

  “哎呀!”王微微马上把薄毯撇在一边,立正站着,就差行礼了。“您好,我是来给您介绍业务的,能不能打扰您几分钟?”

  “几分钟啊?”那人的声音和这懒懒的语调以及所问的问题都让王微微有些朦朦胧胧的熟悉感,这份熟悉感莫名的让他生出些信心来。

  屋内光线昏暗,没开灯,唯一的光亮是不远处的路灯投过来的huáng光。

  王微微只能看见那个人亮亮的两颗眼睛,也不知对方是什么表情,咳了一声,不管对方想不想听,就将自己推销的业务说了出去。

  他说完后,抬头看向黑暗中的人,觉得眼前的安静压抑的让他心慌。

  过了一会,对方突然站起来走到他前面。好像腿很长,两步就过来了。

  王微微吓得退了一步,又跌坐回他睡了一下午的沙发上,仰头看着那人。

  “恩?真是你啊……你相不相信缘分这回事?”

  对方突然扔出一个完全无关的话题,让王微微手足无措了好一会,他点点头,又摇摇头,茫然的看着眼前那人。

  “你是来推销的吗?”男人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低沉好听,“怎么跟我要侵犯你一样?你怕我gān什么?”

  王微微只感觉嗡一声巨响,从头到脚仿佛瞬间被炽热的血液注满,身上冒了一层热汗,羞得说话都结巴起来了:“对、对不起……我、我有点紧张。”

  他一个男人他怕什么侵犯哪!只是紧张而已啊。

  可是,完了,买卖砸了,竟然让客户有那种不好的感觉……

  他平时挺行的呀,好多人都说他伶牙俐齿呢,连庞庆卓都说不过他,怎么突然这么口拙了?

  正灰心丧气着,前边站着的男人接着他的话,又说下文了。

  “恩,别紧张,你想拉客户是吧?”

  王微微点点头,仍旧不嫌累的抬头看着对方,那人的侧脸被路灯打出柔和的线条,看起来不吓人,他也稍微没那么紧张了。

  男人点点头,似乎察觉出他仰视的姿势很累,就坐在他旁边说:“你推销的东西呢,我有点兴趣,但是我还有很多不明白的,那这样,我问,你答?”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尾鱼琼瑶年下攻困倚危楼东野圭吾淮上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