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世间清景是微凉_颜凉雨【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世间清景是微凉_颜凉雨【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6-09-26/

   《世间清景是微凉》作者:颜凉雨【完结+番外】

  文案

  这是一个恶棍带领几个恶棍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故事。

  PS1.一直很萌监狱文,弱肉qiáng食相爱相杀神马的,故总惦记着自己也写一个,

  PS.2此文属性年下,小攻是哑巴,让一切站错队和逆CP都见鬼去吧!

  内容标签:年下qiángqiáng三教九流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冯一路,花雕┃配角:周铖,容恺,金大福

  编辑评价:

  人称路哥的冯一路是个专门偷高级车的贼,他在监狱里初次见到花雕时就被花雕的黑眼睛所吸引。

  面对不能说话的花雕,冯一路不自觉的心疼,甚至有些怜爱。

  酷酷的花花和有些聒噪的冯一路在监狱里究竟能擦出怎样搞笑温馨的爱情火花,让我们拭目以待。

  监狱文或多或少给读者留下nüè心nüè身,动辄血流成河的印象。

  而本文却一改以往风格,以冯一路的视角用第一人称的形式将故事娓娓道来,

  让读者见识到在漫长枯燥的监狱生活中也能拥有欢声笑语。

  同监舍的狱友们也是性格迥异,有的欢脱、有的沉稳,

  给读者展现了监狱的另类风貌,成为文章的一大亮点。

  (每日更新jīng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ai611.com/ai611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1章

  “转一圈。”

  “再转一圈。”

  “用不用我给你跳段芭蕾?”

  “少他妈跟我臭贫,换上这身皮,麻利儿的。”

  操,你当老子乐意光着屁股跳草裙舞!

  我叫冯一路,是个贼,在道上也算小有名气,后辈见了都要尊称一声路哥,结果时间一长,老子他妈都快忘了自己姓冯而不是路。我不偷别的,只偷车,越是好车越是难偷的车越乐意下手,技术娴熟,逃窜狡猾,具有很qiáng的反侦察意识,二十五岁入行,三十岁折进来,爷们儿也算风光过五年。

  其实这回折进来挺傻bī的,哥见过的名贵跑车多了,但尼玛是真没有镶钻的,不是一颗一颗,是他妈一片一片,当时就闪瞎了哥的狗眼。其实这种车就是偷了也根本没办法脱手,摆明自己改造的兴许全世界就这一辆,所以老子当时的想法真的很傻很天真——开上个把小时玩玩儿也算过把瘾,然后随便丢到哪个荒山野岭让他们找去吧。结果这车真他娘的没让老子失望,那引擎,那动力,那飞一般的感觉,跟他妈做爱似的,于是老子骑上去就下不来了,一直到被十几辆警车团团围住。车上有最尖端的全球定位系统,车主还是个能动用市局全部警力飞车追贼的主儿,老子只能认栽,束手就擒。

  一进局子可好,以前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全翻出来了,法官面无表情地宣读了二十分钟的判决书,最后我就听清俩字儿——六年。彼时我还沉浸在终于可以脱离劳工营一样的看守所的喜悦中,对即将到来的六年铁窗生涯毫无真实感,直到被领进这里,拜见这个叫什么来着……哦对,俞轻舟,俞管教,对方长得不错,可惜眼眶浮肿大有纵欲过度的风采。吴彦祖的长相吴镇宇的气质,我正想夸两句你混搭得不错,对方倒抢先了——脱光,检查。

  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一幕。

  我很愤怒,我认为我的尊严受到的侮rǔ,我想问候他全家,想大声叫骂脱你妹,老子又不是吸白面儿的还能用屁眼儿藏毒!?

  可我还没疯。

  这里是监狱,对方是管教,而我,冯一路,只是个即将在对方手底下度过六年刑期的犯人。

  监狱的楼道很长,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楼道,因为它是半露天式的,左面墙壁上镶着一扇又一扇长得完全相同的监舍大门,除了号码,右边则是及腰高的半截墙。通廊很窄,最多容纳两个人并排走,不过我和俞管教走得很从容,因为我拎着蛇皮袋跟在他后面。半截墙很矮,扭头便能看到外面,看到天,只可惜水泥墙往上用铁栏杆封住了,连带着天空也变成一条一条的。

  我深吸口气,努力开导自己,你看,其实这里也不差,虽然不大自由,但管吃管喝还管住,不愁刮风下雨,不愁酷暑严寒,以现在这飙升的房价和物价来看,我赚了,分明是提前进入高福利养老时代嘛。至于遥遥望去那些恐怖的岗哨电网,只要老子做一个大大的良民,与我何gān?

  我正自我催眠着,左膝盖忽然一酸,整个人猝不及防半跪到地上,蛇皮袋子脱手落地,发出沉闷的声响。

  操他妈这孙子踹我!

  “你当你来参观的?到了,赶紧麻利儿给我进去!”俞轻舟仿佛还没过瘾,我刚站起来,他又一脚补我屁股上,老子堂堂七尺男儿就他妈让一王八蛋给蹬进了大牢。

  二监,十七号。

  房内空无一人,但并非没有人住,狭窄的空间里挤着三架上下铺的铁chuáng,其中俩架规整地各占据一角,上下铺都有chuáng单及叠成豆腐块儿的被子,另一架铁chuáng显然是刚塞进来的,随意放在屋子当中,单薄的木质chuáng板上灰尘清晰可见。

  “以后你就住这儿,老老实实别惹事儿,我好你也好,别的号都八个人,住这儿便宜你了。”刚刚掉到地上的蛇皮袋被王八蛋丢进来,监狱统一发的东西果然很劣质,被这么一摔,拉链就挣开了,露出里面毫无美感可言的格子chuáng单和不知有没有毒的塑料盥洗具。

  我没理地上的东西,而是脚后跟一并,向王八蛋行了个很滑稽的军礼:“遵命!”

  效果不错,王八蛋脸一黑,砰地摔上了门。

  我听见了落锁的声音,扫视一下门板,无可窥见内部的玻璃或者小dòng,很好,我朝门口比了个中指。妈bī,什么玩意儿!

  王八蛋走了,我终于可以静下来打量这间即将展开我新生活的“宿舍”。

  白墙壁,瓷砖地,一张学习桌,一台破吊扇,一个储物柜,以及塞在两张铁架chuáng下面的同自己手边这个“撞衫”的蛇皮袋子。既然敢落锁,自然有独立卫生间,我走过去拉开门,特有的骚臭味儿扑鼻而来,但没想象中那么令人发指,里面收拾的也算gān净,总体而言,比我刚出道时住过的地下室好上一些。不过王八蛋说的那个“住八人”我持qiáng烈的怀疑态度,尼玛这屋放三张上下铺就几乎下不去脚了要能塞进来第四张我冯一路把脑袋揪下来给他当凳子坐!

  空dàngdàng的屋子除了洗漱用品外没任何多余的物品,就连洗漱用品也是按大小个排好,我怀疑这其实住了一屋子的qiáng迫症。

  不知道“室友”们都gān嘛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但初来乍到自是不能指望同是天涯改造人便来帮你铺被擦chuáng。好在厕所排水管上搭着个抹布,洗吧洗吧就能擦chuáng板。擦完chuáng,我又用两分钟思索了一下室内布局,最后把横在中间的学习桌推到最里面,贴住墙壁上的暖气,再把新chuáng推到左下角,这样一来,房间陈设就变成了原两家铁chuáng继续占据左右上角,中间夹着窗户,窗户下面是暖气和书桌,而新chuáng在左下角,右下角放置储物柜,因其比较节省空间,不会影响管教开门。

  人均占地两平米?我估计不到。真赶上养殖场的jī了,这要再来回非典禽流感啥的,铁定就是一扫光。

  监狱发放的chuáng单被褥和我身上的囚服一样,怎么难看怎么来。这没准儿是故意的,变相对犯人进行jīng神摧残。我睡惯了硬chuáng,这会儿躺在上面倒没什么不适,只是chuáng似乎不太结实,一翻身就咯吱咯吱的鬼叫,要命,我几乎已经能够预见夜晚的jiāo响曲。

  不知道老头儿现在怎么样了。

  我躺在chuáng上,看着上面的木渣板,慢慢的,那板子就变成了大屏幕,庭审那天的情景便开始缓缓重播。先是法官宣读判决,然后是姑姑那副“我早就知道你小子没好下场”的嫌恶嘴脸,最后,画面定格在老头儿的特写上。这辈子只有我被对方打得嗷嗷哭的份儿,我还从没见过老头儿哭,我妈跟人跑了那年他也只是灌了一宿的酒,而现在我知道了,我比我妈有杀伤力。

  操,就六年嘛,要不要弄得跟我要被人毙了似的!

  王八蛋来去如风,起码在我的感知里时间只过去了一点点,监舍的门便被第二次打开了。

  先进来的是个毛毛楞楞的小青年,一米七多一点的样子,骨架不大,囚服穿他身上挺有韩版范儿。之所以说他毛楞,是因为这小子一进门便直对着我的方向冲过来,然后刹车不及,砰地磕在了老子的chuáng沿儿上,疼得他哎哟叫唤:“这怎么多了个chuáng!”

  妈的还多了个大活人呢让你给过滤了?!

  “都互相认识认识吧。”王八蛋站在门口,一身夏季制服人模狗样的。

  两个人从他的背后出来,鱼贯而入,最终形成了王八蛋站在外面我们站在里面的分布图,以门为界,泾渭分明。

  后进来的两个人,一个像鲁智深转世,光头锃亮膀大腰圆,目测身高一九零以上,我自认身板儿不错可以称之为健美,但和对方一比,我他妈够格去选世界小姐了。另一个男人则是一gān人里唯一让人舒服的——包括王八蛋在内。个头和一七九的我差不多,但不知是不是比例问题,显得高,带着眼镜,文质彬彬,身板儿不及鲁智深,照我也差点儿,但起码是个成年爷们儿样,不像那个大眼睛的小崽子,估计毛儿还没长齐呢。

  “周铖!”王八蛋忽然大喝。

  我吓一跳,心脏半天没缓过来,就听见戴眼镜的小白脸底气十足答了声:“到!”

  “金大福!”王八蛋又喊。

  虎背熊腰鲁智深瞬间挺直后背:“到!”

  “容恺!”

  我已经适应了,目光转向“韩国仔”,后者倒没神经病似的大叫,只中规中矩甚至略带不耐烦地答了声“到”,然后没完,小声咕哝,“俞管教,其实我觉得你这种靠确立权威来实现jīng神愉悦的习惯特幼稚,真的,而且充分反映了你内心的贫瘠和苦闷,这是病,得治……”

  “冯一路!”王八蛋根本没理容恺,看样子是早就习惯了对方的神经质,连眉头都懒得皱了。

  被点到名字,我决定效仿大多数,稍息,立正,深吸口气扩展胸腔:“到——”

  王八蛋掏掏耳朵,一脸欠扁的不耐烦:“好了,以后大家都一个号儿蹲着,相亲相爱,互帮互助,谁要皮痒了就搞点儿乱子,我正无聊呢。”

查看更多:颜凉雨小说作品|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寐语者天下霸唱lililicat墨宝非宝法医秦明鬼古女

 1/114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