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世间清景是微凉_颜凉雨【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世间清景是微凉_颜凉雨【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6-09-26/

  还就得金大福好使,小崽子一脸欠抽样儿地耸耸肩膀,不说话了,但哼起了东方红,我怀疑他一分钟不出声儿能憋死。

  我觉着这屋儿的关系挺微妙,周铖和金大福按理说都搞一起了关系应该紧密吧,但不,除了周五、周六晚上的吭哧吭哧,平日里俩人并不腻味,当然关系总归近一些,表现出来的就是jiāo流多一点,不像容恺,谁也不乐意搭理,而容恺呢,也好像谁都看不上,今天嘲讽这个两句,明天讥诮那个两句,似乎别人不痛快就是他最大的jīng神满足。金大福不是这屋的牢头狱霸,但威慑力还有点儿,有时候呲儿容恺一句后者就不敢硬碰硬了,周铖其实是这屋儿里最像个正常人的,举个例子,你挡住他路了,他会停下来冲你笑一笑,然后说声,借过。他妈外面最简单的一件事儿放这里就像铁树开花。但偏偏容恺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就是瞧不上周铖,平日里yīn阳怪气的话一大半是揶揄对方的,但周铖从没反应,不像金大福急了还能呲儿一句,他真就照单全收,直到容恺自己都觉着没意思。

  所以截至目前,我对周铖印象最好。虽然是被金大福搞,但其实周铖浑身上下并没有娘们儿气,一七七左右的个头,略显欣长的身材,加上那副眼镜,特像个教书先生。他那气质怎么说呢,温和内敛里又带了些冷,可这冷并不会qiáng烈到把人冻伤,反而透着一股子坚韧。

  也不知道容恺瞧不上他哪儿,不过对于一个疯子来讲,他瞧不上的人可能才是真正常。

  周铖的关心点到为止,简单两句,便转身回了自己chuáng上。

  这下到我了。

  走过去,友好地朝对方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我是新来的冯一路,咱们认识认识?”

  哑巴缓缓抬眼,看着我,不说话,也没动作。

  近距离观察,我才发现哑巴真的很瘦,其实他的个子比容恺要高,和周铖差不多,但因为火柴棍儿似的胳膊腿,总让人产生一种他还是个孩子的错觉。哑巴的皮肤很黑,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晒的,五官没什么出彩的地方,除了眼睛。

  那双眼睛现在看着我,特别的亮,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两颗黑色的钻石,那么我挺幸运的,此刻,见着了。可我又没办法目不转睛地看很久,因为藏在极亮光芒下的,是极暗,像见不到底的深潭,仿佛多看上一会儿就要把你的灵魂吸进去。

  “喂,跟你说话呢好歹回一句。”我承认我被他盯得不太自在,所以没话找话。

  哑巴的眼睛微微眯了下,嘴唇似乎要动,还还没等他说话,容恺倒先怪叫起来——

  “冯一路你是脑子不好使还是耳朵不好使啊。跟你说了他是哑巴,哑巴什么意思明白吗?就是不能说话,没法说话,不会说话!”

  我愣在当场。

  我脑子没毛病,耳朵也没毛病,我听见容恺叫他哑巴了,可我以为那只是一个绰号,可能是因为他比较酷,话少,就像叫面瘫的也不是面部神经肌肉真有问题,不过是不苟言笑罢了。

  或许是我不可置信的表情太滑稽,刺痛了他的某根神经,哑巴忽然从窗台上跳下来,撞开我,径自走向容恺,后者好像没想过还会有这变故,直接傻那儿不动了,然后轻轻松松被人单手拎着衣领提起来,一个甩,咣当飞自己chuáng上去了。

  “哎哟我操,哑巴你发什么神经!”容恺从下铺爬起来,揉着磕到墙壁的后脑勺,龇牙咧嘴。

  哑巴看都不看他,捞过容恺刚刚坐过的凳子,坐下,把容恺的演算纸翻了个面,用没打石膏的右手拿起桌上的半截铅笔,开始在纸上写字。

  我完全搞不懂这演的是哪一出,正郁闷着,哑巴忽然又站起来,走向我。

  屋子拢共这一亩三分地儿,哑巴没走两步就到我跟前了,我好整以暇地挑眉,等着看他能出什么幺蛾子,我甚至开始考虑如果他准备用对待容恺的招数对我,我是应该配合着飞出去呢还是直接把人踹趴下。

  但哑巴又做了件让我意外的事。

  我莫名其妙看着被两根指头捏起来的几乎能透光的劣质纸张,那是监狱里写材料通用的稿纸,和我小时候在奶奶家看见的我爷的党员思想汇报材料一个样儿,红色的方块格,下面还有某某监狱的落款。

  容恺写在背面的密密麻麻的演算式被光一打,全映到了这一面,搞得我视野里一片模糊,但我还是努力找出了哑巴要传递的信息。

  花雕。

  字写在第一行的前两个格子里,看得出写的人努力想要让它们端正,奈何效果不佳。

  “花雕?”我半试探半玩味地念出这两个字。真名?诨名?还是逗我玩儿?

  不想对方点点头,然后把纸和笔递给我。

  跟这位兄弟jiāo流那得用猜的,好在我冯一路还算灵光,当下把纸垫手里,在第二行的前三个格写下我的大名。

  写好后递给花雕,他定定地看,很认真的样子。这让我有一种被人尊重的微妙满足感。尊重,真是这鬼地方最稀缺的东西了。

  过了会儿,看样子花雕是记住了,把纸随手放回桌面,然后深深看了我一眼,转身爬上了自己的chuáng。

  他在容恺的上铺,这会儿距离近了,小疯子立刻抬胳膊敲chuáng板:“你个死哑巴,也就能欺负欺负我,有本事你把别人胳膊打折别自己挂夹板儿啊!”

  花雕不理他,继续采取无视原则。

  可老子看不下去了,我祖籍山东,骨子里就有那么点儿路见不平一声吼的脾气,两步窜过去一屁股坐容恺chuáng上,伸胳膊就把这小子脖子勒住了:“你说你是贱啊还是欠啊,人家都不乐意搭理你你还没完没了了!”

  容恺让我勒得喘不过气儿,一个劲儿喊:“路哥路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

  我无语,这小子倒是不吃眼前亏。

  松开胳膊,我没好气地拍了他脑袋一下:“你小子属泥鳅的吧!”滑溜得要死。

  容恺嘿嘿一乐,兴味盎然地看我:“哎,冯一路,我发现你这人挺有意思。”

  看见没,刚还路哥呢现又冯一路了。

  “不是我有意思,是这里正常人太少了所以你觉着我有意思。”

  “金大福你听见没,”容恺忽然大声嚷,“冯一路可把咱们都骂进去了。”

  我真服他了:“你就这么当我面儿挑拨离间?”

  容恺脑袋一歪,哼起了:“大姑娘美~~大姑娘làng~大姑娘走进青纱帐~~”

  我有种qiáng烈挠门的冲动,下意识去看另外一位被点名的兄弟,人家波澜不惊地翻了个身,只留给我一片广阔的后背。

  立体环绕音还在继续——

  “我东瞅瞅西望望~~咋就不见情哥我的郎~~”

  “郎啊郎你在哪疙瘩藏~~找的我是好心忙~~”

  五内俱焚的扶着墙回到自己chuáng铺,我算知道金大福为什么光嘴上骂而不动真格的收拾容恺了。太累,犯不上,套用一句现在的流行语,认真,你就输了。

  第6章

  本以为回来个狱友,屋里的气氛能从默哀变成轻音乐,可花花在纸上给我写他名字的刹那,我就知道,我天真了。

  当然这并不是花花的错,我想如果可以,他一定恨不得天天像容恺似的做个话唠,可是他不能。我其实挺同情花花,但我努力不把这情绪表现出来,换位思考,我要是花花,我也不乐意天天让人拿“你真可怜”的眼神儿看,尽管这是我的真实想法。有时候我挺羡慕容恺的,那小子是真没心没肺,所以活得痛快而欠扁,且全然没有罪恶感。

  此刻,làng完了的小疯子总算消停,盘腿坐在chuáng上闭目凝神不知冥想着什么。

  我也是闲的,他抽的时候吧我觉着闹,可等他也安静下来,这屋儿就真没法呆了,所以我还要上赶着跟人说话:“小疯子,你这是要成仙哪。”

  容恺就是有这本事,瞬间领悟我在呼唤他,立刻瞪过来抗议:“谁让你随便给我起外号?”

  我挑眉:“你叫花雕哑巴经过人同意了么?”

  “我那是陈述事实。”

  “我这也很客观哪。”

  “……”难得容恺被我挤兑词穷,不过也就两秒钟,人家又捕捉到新重点,“外号面前人人平等,你得给他们一人想一个。”

  我心说容恺你真够无聊的,可事实上,我也比他有聊不到哪里去,当下脑袋里就浮现出各式各样的昵称,最后我猥琐一笑,用视线扫过屋里的每一个人:“话唠的,小疯子,睡觉的,大金子,看书的,书呆子,上面躺着那个,花花。”

  容恺前面还还听得津津有味,到最后一个不乐意了:“为什么就他特别?”

  我晕,这也争:“那给你也来这款?容容?”

  对比产生美,容恺立刻欣然接受了前一个,然后抬手捅捅上面的chuáng板:“嘿,哑巴,你觉着花花这名儿怎么样?喜欢就拍两下chuáng,不喜欢就拍一下。”

  我竖起耳朵,聚jīng会神地就像小时候听老师宣读考试分数。

  砰——

  不是拍的,是捶的,花雕真给面子。

  “呸呸呸,”容恺一边挥舞着胳膊扑棱自己脑袋一边冲上面喊,“你不喜欢就不喜欢呗,要不要使那么大劲儿啊,这落我一chuáng的灰!”

  我默默起身。

  打开十七号的门,振臂狂呼:“报告,我想去活动室!”

  妈了个巴子的这地儿没法呆了!

  “怎么事儿那么多,吃饭回来的时候不直接去!”正跟楼道里下棋的两个斜管犯不太乐意地喊了句,但还是有一个人起身走了过来。

  二监十七个号子有三个管教,包括俞轻舟,但却有好些个协管犯。协管犯,顾名思义,辅助管教管理犯人的犯人。这些人大多快刑满了,属于宽松监管阶段,所以被警力严重不足的狱方以及占着坑也不乐意太劳累的管教们携手提拔成了gān部。

  把我顺利带到活动室后,斜管犯就赶忙返回去下棋了。活动室里有两个管教,正在窗口聊天,那个位置挺好,小风惬意空气新鲜,还正好能把活动室收于眼底。

  俞轻舟不在,我来活动室几次都没见过他,我估摸着这家伙又在办公室睡觉呢。

  “哟,冯兄弟来啦。”我前脚刚踏进活动室,后脚正无聊的熟人就靠了过来。

  李重生,号称三十五可面皮儿怎么瞧着都是五十三,96年进来的,二监十四号的资深犯人。

  要说我和他其实也谈不上多熟,只能说那人太自来熟,呃,当然,我也有点儿这倾向,于是活动室里共处没几个晚上,就成俩老娘们儿了,没事儿就凑一起张家长李家短。

查看更多:颜凉雨小说作品|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叶紫陆观澜冯华不经语王朔张鼎鼎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