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不正常关系_公子欢喜【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不正常关系_公子欢喜【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6-11-27/

   《不正常关系》作者:公子欢喜/冥顽不灵【完结+番外】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

  关键字:耗子阿绿

  其他:平凡人的平凡生活

  第一章

  “姐,买房子吗?”

  “不考虑换个环境住吗?”

  “房价还会涨,现在不买就亏了……”

  午后的阳光懒懒散散,跟阿三不小心蹭翻的茶水似地,随随便便泼了一地。小店临街,街边的梧桐高高大大长得壮硕,街上“嗖嗖”地蹿过几辆车,顶上的树叶子“哗哗”响开一阵。阿绿伸开脚坐在台阶上百无聊赖地发呆,店堂里男人热络得夸张的搭讪声此起彼伏:“那么出租呢?现在租房的需求量也很大,阿姨不考虑一下?”

  “既然不买房子,那么卖呢?趁行情好,应该赶紧出手……”

  仰天翻一个白眼,阿绿忍不住皱起眉头,洗了一上午的头,手指被泡得发白,僵硬得既无法弯曲又不能舒展。

  “这是我的名片,姐你考虑好了,可以来找我,我叫Jerry。”

  “阿姨,你也拿一张吧,我们店就在路口,没事过来坐坐了解行情。你来了就找我,我叫Jerry。”

  “大哥,想买房子吗?我们店房源多,你不买看看也行,jiāo个朋友吧,我叫Jerry……”

  “瞎胡说什么呀……”门外的阿绿忍不住了,小声地跟自己嘀咕,“还Jerry……”

  用力把手指弯曲又伸直,酸痛的感觉仿佛十根手指头都不是自己的。撇着嘴,扯扯身上的店服,阿绿心说,周天昊,你装什么大头蒜?在老家,谁不知道你小名叫耗子。

  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大嗓门:“耗子!又是你!又来我这儿拉生意。出去出去出去……”

  宽叔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阿绿一个激灵,赶紧蹦起来往隔壁电玩游戏店跑:“阿三,阿四,别玩了,宽叔回来了!”

  正抓着游戏手柄和电玩店老板战得面红耳赤的理发店伙计们顿时疯了,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往外走,嘴里不停抱怨:“不是让你望风吗?怎么才说?”

  “阿绿,你gān什么的?不是让你好好看着吗?”

  “这下好了,宽叔一生气,这个月的工资又没了。”

  阿绿低声说:“我是在外面看着,可是……”可是我怎么知道宽叔会从我的背后走啊……

  “望个风都gān不好,怎么这么笨啊你!”压根不让阿绿往下说,阿四顶着一头蘑菇似的夸张卷发,一阵风般卷进自家店里,声音嘹亮,“宽叔,我出去上个厕所。”

  “小兔崽子,都去哪儿了?怎么只剩了严俨一个?客人都等了一屋子了!”叉着腰站在店中央,宽叔瞪着眼,气得好似后脑勺的马尾辫能翘起来。

  阿绿被他看了一眼,忍不住脖子往后缩:“宽叔……我……”

  又是一阵风,阿三有模有样地抓着裤腰带推门进屋:“在呢,在呢,宽叔,我在呢。就是刚刚跑去上个厕所。”

  “上个厕所都一起,你们怎么没一起掉下去?”宽叔的脸色仍然不好,客人们倒是都笑开了。

  “这哪儿能啊?宽叔,喝茶。店里的水太凉,我去隔壁魏哥那儿给你倒了壶热的。”还是没有阿绿开口的机会,跟阿绿一样是学徒工的红中笑嘻嘻地把茶壶递给了宽叔。

  懂得察言观色的伙计们赶紧抓梳子的抓梳子,握剪刀的握剪刀,阿绿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若无其事地领着客人坐到镜台前,样子要多认真有多认真。店堂里的音响继续活力四she地往下唱:“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吸一口茶,宽叔的眼睛又转到了耗子身上:“你怎么还没走?”

  脸皮比城墙厚的房产经纪人大大咧咧地占着一个座位,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宽叔,我来洗个头。”

  “洗个头你还发名片?”

  “呵呵,职业病,呵呵……宽叔,你也拿一张?生意都做这么大了,婶子还大着肚子,该买套房给我婶子了。养家的男人,听听,多帅气。”

  “呸,丧气还差不多。房子这么贵,都是让你们给搅合的。”咕哝着,宽叔随手一招,呆在门前发傻的阿绿被逮个正着,“阿绿!站着发什么楞!赶紧过来给客人洗头。”

  “哦。”小声地答应一声,声音转瞬就被qiáng劲的音乐吞了。

  宽叔吼道:“阿绿!gān什么呢!过来洗头!”

  “来了!来了!”扯开嗓子喊回去,阿绿搭着毛巾心不甘情不愿地站到耗子身后。镜子里,那张看了二十多年的脸正没心没肺地咧着嘴角冲他乐。

  “先生,gān洗还是水洗?”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镜子里的人笑得欢乐。

  阿绿微微抬高声:“先生,gān洗还是水洗?”

  耗子挑起眉梢:“连个笑脸都没有,你们店的服务态度就是这样?”

  “……”阿绿低下头,然后迅速地抬起脸,嘴角微翘,咬牙切齿,“周、天、昊、先生,您要gān洗还是水洗?”

  “哧——”他倒笑得开怀,一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镜子里满脸僵硬的阿绿,“算了算了,虽然难看了点,凑合凑合也能看。越长越不讨人喜欢,这也没办法。”

  你也没好看到哪里。如果不是在店里,阿绿真心地想把手里的加量装洗发剂瓶重重抡上他的脸。

  “重点儿,你吃没吃饭啊?”

  “哎哎,轻点儿,都给你挠破了。”

  “往上,往上,不对,往下,再往下,还是不对,是往右,跟你说了往右……怎么总找不到地方?你有没有学过怎么给客人洗头?没遇到过你这样的。”

  挑剔的客人絮絮叨叨,一张嘴开开合合没有停下的时候。阿绿泄愤般用力抓着他的头皮。没遇到过我这样的?你遇到过什么样的呀?哪次洗头不是我给你洗的?chuī牛也不怕chuī上了天。

  在宽叔的理发店里做了大半年学徒,客人们都说阿绿的洗头手艺很好,不轻不重,按摩得也到位。只有耗子横挑鼻子竖挑眼,好像没一次是满意的,可下次来,却还是只盯着阿绿一个。

  阿绿推开他的脑袋甩手不gān了:“不满意你找别人去,店里又不是只有我一个洗头的。”

  耗子却从容,老神在在地歪在椅子上点烟:“杜青律,你怎么还这么幼稚?说你一句就受不了。”

  你说的是一句吗?阿绿委屈地想,抬起沾满泡沫的手气呼呼地揉上他的头:“你说谁幼稚了?”

  耗子在镜子里看了他一眼,却不抬杠了,乖乖地挺直腰,一言不发地由着他的手在自己头顶蹂躏。过了一会儿,手指间的肥皂泡变得绵密。阿绿抬高手,不停地把垂落下的泡沫往上挤。

  “手不疼了?”耗子抬眼看了看他发红的手肘。

  “你怎么知道?”阿绿转头抬起手肘,擦破了一点皮,有些红肿,大概要青上两天。

  耗子说:“我看见了。”

  刚才红中捧着茶壶跟宽叔献殷勤,站在一旁的阿绿被挤了一下,手肘正撞上镜台的尖角。

  “你走哪儿都被人欺负。”耗子皱着眉头说。

  “……”阿绿崩着脸不说话,心里暗暗地想,真好意思说,欺负我最多的不就是你吗?

  “他们去隔壁店玩,怎么把你丢在外面?”

  “阿三说,让我望风。”

  耗子的眼神更轻蔑了:“好像每次都是让你望风。”

  “嗯。”重重地手里的泡沫“啪”一下拍上他的头顶,阿绿垂着眼说。

  “不是好像,是就是吧。”耗子睨着眼看阿绿。

  阿绿难堪地把眼别到一边。

  “为什么?”其实显然他已经知道了答案,一张脸笑得跟爬上油台的耗子似的。

  闷闷地低下头不去看耗子的笑脸,阿绿小声回答:“他们嫌我玩不好。”

  老实憨厚的孩子gān什么都比旁人慢半拍,一慌张更容易手忙脚乱。好端端走在路上都能被身后莫名的汽车喇叭声惊得绊倒,更不用说瞬息变化的电子游戏。宽叔不在的时候,伙计们溜到隔壁游戏店玩,他总是输得最惨的那个,连严俨都能轻松赢过他。

  喜好和理发店台柱严俨拌嘴的游戏店老板魏迟摸着下巴说:“难怪严俨喜欢你。”

  转眼,严俨手里的游戏手柄就擦着他的脸落进沙发里。魏迟抱着手柄鬼哭láng嚎:“这个很贵的!”

  严俨抱着臂膀自上而下冷冷睨他:“先把你的洗头钱结了。”

  被打趣的阿绿却窘得说不出话来。

  天性如此也没办法吧?反应慢,听个笑话都比旁人晚笑那么几秒;话又少,不会说好听的话引诱客人办会员卡;宽叔生气的时候也不知道撒谎蒙混过关;就连坐在门外望个风都会走神……一起进店的红中因为跟阿三阿四这些老伙计相处得很好,已经开始跟着他们打下手,他却还只是个洗头的学徒工。

  “笨。”耗子用一个字总结。

  怒冲冲地昂起头想反驳,话到嘴边,看着耗子自信满满的脸,阿绿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好吧……是有那么一点。

  “喂。”

  “gān嘛?”机械地搓揉盈满手掌的泡沫,阿绿还陷在自怨自艾里。

  “泡沫流到我衣领里了。这是我新买的衬衣!”话音的重点落在“新买”两个字上。

  阿绿装作没听见,慌慌张张跑开:“啊?你等等……”

  “喂。”悠闲地转过椅子,看着有一张娃娃脸的学徒工正小心又笨拙地在爬满地面的电线中碎步行走,耗子笑容甜蜜:“骗你的。”

  “……”有那么一瞬间,阿绿很想哭,可是对上宽叔严厉的眼神,连哭都不敢了。

  “好了,别垮着一张脸,更难看了。”毫不客气地从他手里拿过毛巾,耗子问道,“什么时候下班?”

  在宽叔的注视下,阿绿不得不继续把手插进他的发间:“gān什么?”

  “请你吃饭。”

  “为什么?”

  “我发奖金了。”耗子的口气很平淡,阿绿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查看更多:公子欢喜小说作品|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御井烹香宫斗文深海先生一度君华三千世挖坑不填

 1/25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