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我的瞎子影帝[娱乐圈]_张葬葬【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我的瞎子影帝[娱乐圈]_张葬葬【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4-13/张葬葬

  白岚的凯美瑞被堵在了路上,一看腕表,北京时间九点半,不出意外的话,小胡已经把东西送去,何瓴生的解约合同已经签字了。

  她昨天叮嘱小胡一定要把何瓴生送到医院的病chuáng上才能抽身走人。

  事情已经发生,身为唯明的老牌经纪人,白岚现在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公关部把节奏带到何瓴生失明是患有旧疾这上面来,赶紧先发声明撇清唯明的脏水,把八年前何瓴生复明的医院记录单贴上去。然后再趁机快刀斩乱麻,发解约公告。

  无论粉丝怎么想何瓴生,这些才是身为一个已经和艺人解约的经纪人该做的。

  白岚把额头贴在方向盘上。

  良久才按亮手机。

  “小云啊……嗯是我……叫他们发声明吧,我堵在路上了……保全公司荣誉才是现在唯一能做的!我还能怎么样?!……好了好了,他字都签了,去办吧。嗯。”

  还能怎么办呢……已经走到绝路上了。

  算了,还不如就这样瞎着,做个普通人……或许也挺好吧……

  而此时挂在微博热搜榜头条的人正在宠物中心认真地挑导盲犬。

  何瓴生确实算是有旧疾,之前他也失明过很长时间,八岁到十六岁,八年。

  所以也不会因为骤然失明生活不能自理。他甚至成功从对他这个盲人防备疏松的医院里逃了出来,还拜托路人帮忙打了个车去了专业的宠物中心。

  白岚办事很麻利,盲协的导盲犬申请早已经下来了,他现在只需要去挑一只带回家就可以了,这些国家也都是免费的。

  何瓴生怀里抱着一条金毛被训犬师送回家认家门,顺便告诉他一些注意的事情,还有狗狗听得懂的口令。

  何瓴生在京郊有套别墅,训犬师把车开到的时候吓了一跳。

  天很快就黑下来,墨泼似的,何瓴生窝在沙发里不开灯,拍了拍自己的膝盖,一直趴在一边的金毛很乖的把前爪搭在他肚子上,趴在了他怀里。

  他一直沉默着,缓缓地摸着金毛的脑袋。绒毛舒服,透着安心的力量。

  “小爱,”这是这只金毛的名字,“饿了吧。”

  小爱“汪唔”了一声,讨好的晃了晃毛脑袋,听懂了“饿”字。

  何瓴生笑着起身,摸到拐杖后踏着轻轻敲击木地板的节奏摸索到厨房,从柜子里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狗粮,走回去倒在客厅靠落地窗的狗窝旁。

  小爱的一切东西都是提前买好的,小胡帮了不少忙。

  客厅的大时钟报时,已经晚上九点了,何瓴生自己还没吃饭。

  “小爱。”何瓴生叫它,“我去睡觉,你要乖。”

  卧室门合上的瞬间何瓴生新买的按键手机也同时响起来。

  白岚从昨天的失明风波中还没缓过来,昨天彻夜工作,睡在了办公室。

  云圆圆和昨天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尖叫声一大早又炸响在耳边。白岚条件反she性的弹起来,“怎么了怎么了?粉丝记者又来了?”

  “微博……微博……”云圆圆几乎语不成句,扑到白岚的办公桌上眼看就要掉眼泪。

  热搜榜头条已经换了,“何瓴生出演盲花旦”

  下面赫然就是剧组公布的最终演员名单,并说明剧组将在九月开机。

  “江与衣饰演者:何瓴生。”

  白岚连评论和转发都没看,脑子轰响,眼前一黑就坐在了椅子上。他不会真的……

  初秋的天气早晚还凉点,中午就热起来,又闷又烤,阮折开着黑色的兰博基尼招摇过市,直停在了胡同口。

  阮文天刚刚买了菜从菜市场回来,经过这辆颇为熟悉的车,就看见自家儿子顶着一身酒气和若有若无的香气从豪车里钻出来,穿着裁剪合身的休闲衬衫和夏季西装。眉眼英俊而穿着骚包。

  “阮折!你又开我的车!臭小子,你爸我一年清净不了几天全叫你给搅和了!”阮文天提着菜拔腿就追,阮折反应更快,关了车门就跑,“爸!爸!我这不是赚了钱和魏三他们聚聚嘛……哎爸!”直到二人以一种滑稽的服装组合沿着胡同冲进自家院子,阮折才乖乖停下来挨两下打。

  “臭小子,整天不着家,这狗仔还当上瘾了?!又赚什么钱了?是出轨还是谈对象?!”阮文天气不打一处来,和儿子相似的自来卷头发都被气直了几分。

  阮折嘿嘿一笑,伸手揽住他爸的肩膀,“不是,爸,何瓴生,你认识吧?”

  阮文天斜眼瞪他,“何瓴生是我下部戏的主演!”

  阮折:“……”

  “呃爸,这……您可能不太看微博之类的……我前天才拍到的,这何瓴生已经是个……”

  “是个瞎子了?”阮文天接他的话头,“那不是正好,我下部戏男一号正好是个瞎子。”阮文天挥开阮折的胳膊,走向厨房准备做饭。

  “这怎么行?”阮折追上去,站在门口看他忙活起来,“……怎么,演员已经定了?”

  “定了,我亲自定的。”

  “……”阮折目瞪口呆,真诚恭维道,“爸,你简直是个天才……”

  “怎么?”阮文天连头也不抬,低头切西红柿。

  “爸,怪不得人家说上阵父子兵,我这前脚刚把何瓴生推到风口làng尖上,你后脚就把人拉过去了,这想不紫也难啊……”顺便捏起一块西红柿塞进嘴里。

  “别给我挤眉弄眼的,爪子放下!我选他又不是光图他名气大,这个角色,主要是要稍微带一点点女气才完美,年龄还不能太大……”阮文天举着菜刀无奈道,“同龄的那些看起来漂亮的男孩都些什么破演技,挑来挑去,我觉得也就只有他的演技和脸能驾驭了。”

  阮折嘴角抽了几下,艰难的回想着何瓴生的脸,“您是说……他有女气?”

  “臭小子!话怎么那么多!赶紧回屋换衣服!成什么样子……”

  “嗻,父皇。”

  “呸!要不是就你一个,你以为就凭你能做太子?!”

  “是是是,父皇说的是……”阮折在院子的井水边洗了把脸笑着敷衍道。

  “哎爸,”阮折换好体恤又窜到厨房门口没皮没脸的找事儿,“到时候我能去你们剧组探班吗?我还想看看那个何瓴生穿女装是什么……嗷——”阮文天一huáng瓜狠狠敲在他脑袋上,“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我都不管,但你要是敢借着你爹的名义染指艺人,我打断你的腿!”

  阮折揉着脑袋,嘟囔着,“有什么了不起嘛,你儿子我凭本事泡的男人,跟他老子有什么关系……哎!”

  阮文天气的抓起土豆砸出去,这一会儿砸了多少菜了。

  “……拾回来啊!”

  阮折已经窜回房了。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舍念念念一蜘蛛豪门总裁金大酥油饼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