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野红莓_Ashitaka【CP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野红莓_Ashitaka【CP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7-09/Ashitaka

  文案:

  青chūn须为早,岂能常少年

  高中生x高中生

  李鸢x彭小满

  *依旧有可能慢热对不起QAQ

  *意识到上一篇文的诸多问题所在,可能不会大段的说教了,也尝试着把文风变得活泼些,毕竟校园文嘛

  *依旧小格局,我是个没什么脑dòng的人,喜欢描写小生活,如果感兴趣就请看下去吧~

  英格玛.伯格曼的一部代表电影叫《野草莓》,影片中,野草莓象征着已逝去的青chūn岁月,美好之物。这样的植物野外常有,小小一颗,但艳丽饱满,酸涩中有甜,我觉得是非常标准的可用以象征青chūn校园的东西。所以以《野红莓》作为文题。“青chūn是持续的陶醉,理智的狂热”,虽然我自己的高中泛善可陈,但希望能把别人的故事讲好,能让人有一丢丢的小共鸣就满足了~如果说的不好,也请包涵。

  【爱611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小说以及现在文学书籍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爱611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如侵权,请邮件联系。

  第1章

  青弋是古城,被道天然水路柔柔横割,分了青南青北,很有些人文历史。但因占地面积狭小,又有玉带似的乌南江横贯市中而过,故季风气候特征明显,夏天尤其濡cháo湿滞,常连绵数日yīn雨不歇。

  天际厚薄不匀的一叠叠雨云来了又走,走了又嘤嘤啜泣,极不舍似地频频回头流连。但凡此季晾出去的背心内裤,收回来就没难有一件是gāngān燥燥带着太阳香的;家里墩布上生几棵灰溜溜的菌子也是常有,要一惊一乍地拍照发朋友圈,就显得人忒没见识。

  青弋这个地方,慵懒宜居。发展滞后不假,却出了名的悠哉太平,很有点儿“从前车马很慢”的味道。去年莫名奇妙入选了的全国最幸福城市排行,位居第九,短暂火了一把之后,依旧名不见经传。

  李鸢胳膊肘支着下巴,伸长小臂,用指去接回廊檐上滴答而下,清亮的雨水珠子。一会儿是密匝的一连串,有时就那么三两滴。青弋的雨水里,常有苔绿的腥咸苦味。

  背后合门的一声动静,伴随着一句恭敬而小声的“老师再见”。

  李鸢转过头,歪头透过手肘与腋间的缝隙去看彭小满;窥伺的小动作做的不理所当然,就显人猥琐,撇开这个迷之刁诡的姿势,李鸢目及到的内容却很完全,彭小满从头至足。

  他挺素净纤瘦,夏季的薄削校服总是撑不太起来。

  衬衣肩线一路塌到上臂,布料和胸膛间隔着大块落阔的空隙,以致于他走动的时候,看不清躯gān摆动的线条与走势;裤腰也大,人造革制的裤腰带也过长,于是一垂小象鼻似的,无所适从地丢在臀线边一大截儿。

  于是乎走廊最惯常见到的景趣,就是老班托塔天王似的端着钢杯,边掸着一肩一领的粉笔灰,边指使他前头搬着作业,边在后头出声儿逗他。

  “哎,踩裤脚摔着脸咯!”

  老班真姓班,耳顺的年纪,花镜不离手,非不要老脸的说自己是班超后代,祖上光耀。是实打实的青弋本土人,说话总带点儿地方口音,一个“咯”字也念得囫囵滚圆,像腮帮子里含了颗酸味的话梅糖,下巴得时刻预备着向前兜点儿。万幸是只教数学,阿花背他嘎马,大差不差听明白就行。

  “腿短我就忘给绞裤边了。”

  彭小满一面四平八稳端着小山似的练习册,胳膊上薄薄的一层肌肉骤然发力,绷出流畅柔韧的一笔直线;一面回头驴崽尥蹶子似的向后翘脚,试图把裤脚子翻踢上去,一面流星大步改作莲花碎步,“哎没事没事,我提一提就行!”

  游凯风私下里和李鸢碎过两句嘴,说彭小满这名儿吧,咋形容呢,听起来忒女气不说还特黏糊幼齿。你说你风华正茂青chūn年少,叫这名儿倒还合适俏皮,回头四五六十了,熬的都鬓染白霜带孙子了,路上逢人还得被喊一句——哎!小满啊!

  不膈应得慌么?

  游凯风一不读书二不看报,咸吃萝卜淡操心倒比谁都勤快。李鸢损他说你知道“小满”什么意思么,就跟这儿瞎七个三八个四的?所谓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既是节气,也是愿人澄心畅怀,有容乃大的意思,是顶好的祝颂。懂?

  “走呗。”

  打了个小雷,兜在厚厚的云里发出声闷响。彭小满扯了下背包带,伸手出围栏接了一把零碎的小雨,“又下大了靠啊——嘶。”

  彭小满嘴这么一张大,就扯着裂了的嘴角,一阵钻心的刺痛过后,忙把五官面团一般揉皱成一气,弹回手按上斑驳的伤处。

  “吃面呢?”听他酸倒了牙似的在后头吸溜吸溜,李鸢戏谑的跟着一齐皱眉倒抽冷气,又凑近低头抬他的下巴颏,“我给你看看。”

  人是瘦,单这么抬他的下巴就能觉出来。摆手里,像端着一个钢骨制的模具,刚硬之外,只在表层护了张削薄的青白皮质,好在是人温热的,光洁的,触手也是些微柔腻的。一团淤紫浮在他嘴角像飘过去的一朵乌云,和昏昧的蒙蒙天色押韵。

  “特明显吧,看着?”彭小满仰头问他。

  他瞳珠褐huáng,眼皮上一层单薄的新月形的细褶。眼睛整个儿是杏仁似的形状,当中饱满,两头尖尖。

  “废话。”李鸢拿指关节一触,“比你嘴都大那么大一块儿。”他自顾自盯着他的伤处,继续笑着嘀咕,“那两个下手挺黑啊。”

  “黑显然是我黑。”彭小满眼皮盖子向上一抬,那一层细褶瞬时又翻没了,是很东方的小内双。眼型一弯,道:“趁人不备一脚下去踹哪儿算哪儿,那个飞机头,瘸着走路的那个见了么?小爷我踩的。”

  竹竿似的一短节,张口就是“小爷我”。

  李鸢一手食指拇指并在一起碾,一手插兜,听完笑开,“就一末流损招可把你给牛`bī坏了,双眼皮都diǎo没了。”

  “招不在损,管用就行。”彭小满佻挞地弹了下舌根,挑了下眉,刚吃了一通噼里啪啦的狠批,也没显得有多懊丧,依旧半开玩笑道:“下次见着那俩我还踩!反正梁子结都结了,有本事一次废了我,要不踩死他俩才算完。”

  李鸢见他收敛着嘴角伤疤拘谨着说话,凶狠有余气势不足,没来由得想笑,忍者嘴角不扬抬手往办公室门口一指,“别跟我这装大头,向后转齐步走,有本事一个字别落当教主任面说去。”

  “那不能。”彭小满用手顶了下鼻尖,“主任给我做工作,我得给他点儿薄面。”

  李鸢没好意思冲他嗤笑出声,抬手勾了下肩上的背包带,“没事了就回。”他率先转身,顺着教学楼长长窄窄的回廊往楼梯口走,迈了两步又脚步一停,转身看着彭小满的发顶:“没骑车,烦您送我一程去水坝街。”

  彭小满和李鸢不熟。

  按说彭小满跟二年二班的谁都不该太熟。他是高二寒假将将结束,才从外校转来鹭洲一高的插班生,和他们相处的时日,左右不过才三两个月。连班里同学的名儿都没记全。但一票十七八的少男少女,迎来往送容易掏心掏肺,本来也就不稀罕留心眼玩儿城府,因而速速打成一片其实很容易;何况二班“班风”向来开通,彭小满其人,也足够明朗爱笑,清慡敞亮。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静水边古代言情忆锦强强耽美文紫金陈青丘千夜

 1/209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