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无药可医?吃糖!_歌于拂晓【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无药可医?吃糖!_歌于拂晓【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07-15/歌于拂晓

  《无药可医?吃糖!》歌于拂晓

  [ 本 文 介 绍 ]

  请阅读以下短文回答问题(10分)

  啼莺一直以为将他带出小倌馆的龙亦昊就是拯救他的英雄。相伴三年才发现,自己的一腔真情在对方眼里只不过是代替品。龙亦昊的心里,从来只有一个左慕白。

  哀莫大于心死,啼莺同意为身中幽谷密毒的左慕白过毒,不过是想报答龙亦昊当年为自己赎身之恩。临死前能换来龙亦昊最后的陪伴与一场婚礼,他大概还是赚了。

  新婚之夜,身穿喜服的啼莺,却在新房里等来一个陌生男人。来人将他qiáng行掳走,说要为他解毒。啼莺早已无求生之志,只求解脱,但那人却并不放手。

  “无药可医?”在静谧的夜色中,男人略显冷峻的面容上浮起张狂的神色,“这世上还没有我冷予瑾救不了的人。”

  一年之后。

  冷予瑾单手抱着啼莺,另一手持剑立于身前,他的神情凶狠,高声说:“动了我徒弟,还想让我救人?阁下的脑子还真是无药可医。”

  问题:文中的冷予瑾是不是双重标准?

  回答:因为师父说的都是对的,所以师父没有双重标准。(答题人:啼莺)

  评分:100分。回答正确10分,字迹工整再加90分。(阅卷人:冷予瑾)

  ※后来的小剧场※

  路人:这人长相如此之凶,怎么会是神医?

  啼莺:胡说,我师父是天下第一伟岸帅气的男子!

  冷予瑾:……(开心)

  [ 本 文 说 明 ]

  主配对是冷予瑾X啼莺,HE,从医患关系变师徒关系,主受兼顾其他视角。

  多年前在外站开过几章。现大纲大改后重写。架空古代武侠背景。创后治愈向。

  第一章 冷予瑾就出场抢人,主体是甜文,撒糖慢热,努力走双向暗恋+无自觉情侣。

  萌点嘛,冷予瑾虽然凶相但天然耿直的反差萌?啼莺被驯服后的无脑师父chuī?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yīn差阳错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啼莺,冷予瑾 ┃ 配角:龙亦昊,左慕白,黑鸦,幽谷昭 ┃ 其它:替身受,换攻,治愈,师徒年上

  第1章 第一章(捉虫)

  红烛摇曳,映着窗上贴着的喜字更加鲜红。

  啼莺身着喜服,安静地坐在chuáng沿,等待刚才与他拜过堂的龙亦昊应付完宾客后,来到dòng房掀起他头上盖着的喜帕。

  他的夫君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逸龙山庄的庄主,是在他挂牌之夜将他从小倌馆中赎身的英雄。能够嫁给龙亦昊,是啼莺曾经最盼望实现的美梦。

  如今,他与龙亦昊拜堂成了亲,可是他却快要死了。

  身中幽谷毒门的两大密毒,还有他之前偷偷服用掩盖毒发症状的桃花醉,积累的毒素在他的身体里肆意流窜,搅得他五脏六腑疼痛不已。

  龙亦昊花重金qiáng行请来无数名医,在看诊过后都摇摇头,语气沉痛地说:“公子已经无药可医了,请龙庄主节哀。”

  每每听到这个说辞,龙亦昊总会捏紧拳头,然后满眼哀愁地看着自己。

  有什么好哀愁的呢?自己虽然快死了,但是那个你重视他胜过一切的左慕白还活着呀。

  啼莺忽地感到肠胃一阵绞紧,伸手捂住嘴,猛地咳了起来。好一会儿,他才缓过劲来,将手拿开,从喜帕下方看去,掌心中的鲜血,竟比窗外的夜还要黑。

  啼莺看着手心的污血,低声地笑了。

  那日,听到相似之人可用术为左慕白过毒时,你不是也看着我吗?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又何必如此在意啼莺的生死呢?

  啼莺笑着笑着,眼中泛起了泪。

  不是已经都放下了吗?为何此时却又觉得委屈?是被这满眼的喜字乱了心吗?

  这三年,龙亦昊待他不薄。吃喝用度从来没有亏待他,怕他待在庄内无聊,还常陪他解闷,甚至带他外出游玩。龙亦昊更没有qiáng迫过他什么,是他自己先动了心,主动送上了身子。在见到左慕白之前,他觉得自己过得无比幸福。

  没有龙亦昊,他不过是小倌馆里任人磋磨的下贱玩意儿。或许什么时候,就死在了那肮脏的地方,草席裹尸,被拖到山里随意埋了。现在总要好一些,至少他死了,龙亦昊还会给他买口棺材下葬。

  他不应该委屈的。

  只怪他今生命不好,出生卑微,又沦落到下贱之地,所以才没有好结局。只能祈祷来世好好投胎,不说像左慕白那样出生在武林世家,就是像山庄里的家生子这样也很好。主人家可靠,只要好好做事就有饭吃,也不会像自己幼时那样因主人家没落而被卖掉。

  dòng房里很安静,啼莺呆愣地想着投胎转世的种种幻想,突然听到咯吱一声。他稍稍抬起喜帕,寻声望去,发现侧面的窗户被人从外面提开了,那里好像有个黑色的人影,只一瞬间就窜进了屋内。

  “谁?”啼莺有些慌乱。

  dòng房花烛夜,怎么会有人这样闯入新人的房间。

  来人在啼莺面前站定,细细打量着他,却不回话,只问:“你就是啼莺?”

  因着近处有烛光,啼莺这才看清了来人。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这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腰间别着一把剑,却没有蒙面,让啼莺将他的脸看了个清清楚楚。

  这人的长相不如龙亦昊那般俊朗夺目,只能称得上质朴刚健。他的脸部线条有力,五官端正,尤其鼻梁直挺,也颇有几分英气。虽生的一双剑眉,但是眼尾朝上,嘴角又习惯性地下抿,却让他显得凶相。此时他面无表情问话的样子,吓得啼莺一句话也说不出。

  见啼莺没有回话,男人也不恼,仍是面无表情地问他:“你是不是啼莺?”

  终于回过神来的啼莺,不知所措地点了一下头。

  他的心里十分害怕,不知道这人闯入dòng房是想做什么。逸龙山庄在江湖上很有名,也就意味着多多少少也有仇家,他怕这人是想潜入房中好刺杀即将过来的龙亦昊。而自己并不会武功,在这个人面前就如小jī仔一般,只能任他拿捏。

  男人低低地嗯了一声,然后弯腰,在啼莺惊恐地注视下,将他拦腰抱了起来。原本遮在啼莺头上的喜帕,在动作之间掉在了地面上。

  “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啼莺用力推着男人的胸膛,想要挣扎下地,但是男人的臂膀实在有力,紧紧箍住了他,根本反抗不了。何况啼莺中毒已久,早就没了什么力气,惊恐之下更是喘气连连。

  不带感情的视线扫了一下啼莺,男人什么也没说,大步走向了房门。他进来时,是从侧窗悄声翻进来的,出去时,却因双手抱着啼莺,用脚踢开了门。男人往外跑了两步,就运起轻功,飞身上了屋檐。

  虽然今晚是庄主的新婚之夜,大多数人都聚集在前厅里,但龙亦昊仍然派了一些人守在后院。新房外的院子里,龙亦昊更是重点jiāo待,如果听闻房内庄主夫人有任何不妥,立刻救助并上报给他。

  但是之前房内动静太小,守卫都没有察觉,直到看见有人从里面冲出来飞上了屋檐,又看清那人怀里抱着的人穿着大红喜服,守卫们这才惊觉大事不妙。他们赶紧组织起来去追这掳走庄主夫人的神秘人,并派了一人去前厅向庄主汇报。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麦家鲁迅南绫疯子三三泡泡雪儿安意如

 1/131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