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611书库 - 优秀作者作品集推荐: 言情作者 | 恐怖作者 | 推理作者 | 文体细分 | 内外文学 七上九下| 推理悬疑小说| 国内外文学著作| 细分推荐

首页 > 现代都市>戏装山河_君子在野【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戏装山河_君子在野【完结+番外】_小说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2018-10-09/君子在野

  《戏装山河》作者:君子在野【完结+番外】

  文案

  民国某年,某土匪属性的国民党高级将领绑票红遍四九城的京剧名伶,

  本想养只会唱曲儿的金丝雀,谁知枕边人竟是货真价实的红色地下党,

  血的现实告诉我们,轻视媳妇是不对滴,枕边风是可怕滴,信仰的力量是无穷滴!

  一切伪装卸下后,军官的娘pào小媳妇义正言辞的告诉他:我们一起上战场!

  听起来很严肃,实际只是制服诱惑和谈恋爱而已

  内容标签:qiángqiáng 制服情缘 军旅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青荷/莫少轩,沈培楠 ┃ 其它:戏子

  编辑评价

  民国二十五年中日关系剑拔弩张,国民党将领沈培楠绑票红遍四九城的京剧名伶莫青荷,

  本想豢养这只金丝雀,谁知莫青荷竟是中共派来潜伏的地下党,

  天性轻视戏子的军官取乐不成,反而不得不忍受金丝雀在耳边聒噪救国理念。

  一切伪装卸下后,两人是否能够逐渐走到一起,抗日救亡,保家卫国!

  本文讲述了一个关于信仰的故事,一个是披着娘pào皮,

  实则真汉子的梨园名伶兼热血地下党男主;

  一是外表冷漠实际温柔深情,在政局中隐忍的腹黑攻。

  故事环环相扣,引人入胜,感情真挚动人,

  jīng彩的戏曲和步步为营的地下潜伏无不抓住读者的心,

  主角对于信仰的执着更令人感动。

  【上卷 戏装谍影】

  第1章 戏园

  有句话说的好,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他既是戏子,又是婊子,合该无情无义。

  这话其实断章取义,譬如婊子,被千人骑万人压之前,说不定也曾在一个露湿霜重的清晨在墙根下等过情郎;再譬如戏子,听惯戏中的离合悲欢前大概也期待过一场邂逅,但人间怎比得了戏中的瑰丽?幻境看的太多,现实就格外丑陋,久而久之一颗心成了顽石,轻易不能撼动。

  戏子和婊子都称下九流,就该脱了衣服做别人想做的爱,穿上戏服唱别人爱听的戏,只露出一张脸,还涂了厚厚的油彩,演了谁就要变成谁,什么时候哭,什么时候笑,什么时候凝眉和下拜都早已规定好,举手投足都上枷锁戴面具,演绎别人的辛酸,流自己的泪。

  戏子和婊子要是对尘世动了情,做不出好戏,对他莫青荷来说,保不住小命。

  不仅是他一个人的,是成百上千人的命。

  这事,说来话长了。

  民国二十五年chūn,北平。

  京城六马路上的这家戏园子连续几天热热闹闹,天刚擦黑便亮起一串串红灯笼,老少爷们吃过晚饭,手持戏票一窝蜂的往里涌,原来这家戏园的老板面子大,请来了正在北戴河陪师兄养病,号称一年不登台的名角儿莫青荷唱全本《王宝钏》,园子外老早就挂出了大宣传画,戏票提前七八天内抢购一空。

  适时正逢全国抗日呼声愈演愈烈,针对国民党不抵抗政策的游行一làng高过一làng,到处风风火火,学生闹工人闹,传单雪片似的没有半刻安宁。然而局势再剑拔弩张,四九城的人们都还得听戏,莫青荷的回归恰如一剂jī血,让那些个荒了大半年的戏迷们都竖起了耳朵,巴巴的盼着。

  果不其然,莫青荷掀帘子一个亮相,搭眼往下一扫就知道上了十成十的座,楼上楼下乌压压一大片人,挤得连个站的地方都没有。乐班调弦拨索,胡琴呀呀的响,他一开嗓,底下的喝彩声几乎把屋顶都掀翻过去。

  台下两个纨绔子弟边听戏边磕着瓜子说闲话,噗噗的把壳往地上吐。

  “啧啧,这莫老板真是天生尤物,看这身段,这长相,正经妞儿都不一定比得过。”男子盯着戏台,馋的直流哈喇子,“听说明码标价,咱哥俩弄回去玩玩?”

  另一个略稳重些,听闻此言往二楼包厢递了个眼风:“做你娘的白日梦,自己看看楼上的是谁,这可是第三晚上了,只怕莫老板这回……跑不了喽。”

  起先说话的男子闻言往楼上一瞧,只见二楼人山人海,栏杆隔出的一个雅座却很清净,中间坐了个军装笔挺的男人,离得太远看不清楚军衔,但派头着实不小。座儿里十好几个人,有穿军装的,长衫的,短打的,除了他都不敢坐着,站在一边端茶倒水,伺候的甚是殷勤。

  中间那军装男子三十出头,神情冷峻,甚至有些yīn鸷,接过茶抿了一口,扫一眼在台上卖力的莫青荷。

  “呦,这不是沈培楠吗,这家伙刚挂五十四师中将衔,chūn风得意呀,怎么在汪兆铭眼前当红人当腻了,跑来北平转悠?” 楼下男子眼珠一转,表情暧昧,“原来是被沈师座盯上了,难办,难办。”

  身边的人接过话茬:“沈培楠这点爱好可是名扬四海,传说在chuáng上凶的很,好几个跟了他的小戏子都招架不住,我看莫老板那白花花嫩生生的屁股,今晚可是先得尝尝马鞭,再试试‘人鞭’喽”。

  “你们说说,哎你们说,今晚师座要是玩狠了,明天的那出武家坡,咱们是听得成,还是听不成?”这爷们说话扯着嗓门,引得周围一圈客人都跟着笑。

  隔壁桌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闻听此言,长长叹了口气:“日本人都打到家门口了,他们这帮狗娘养的大头兵还只顾着讲排场捧戏子,当真家国无望。”

  手上一对老核桃转悠的咔吧咔吧响,适时戏里正该有个好,众人忙旋风似的叫上了,没人搭理老者的话。

  莫青荷听不见台下人的议论,他正聚jīng会神,挣着嗓子唱一出折子戏,《王宝钏全本》最后一出,大登殿。

  “在金殿叩罢头我抽身就走,不由得背转身我喜笑在眉头,猛想起二月二来龙抬头,梳洗打扮上彩楼。公子王孙我不打,绣球单打平贵头。寒窑里受罪十八秋,等着等着做了皇后。”

  发声讲究个吐纳运气,一开口嗓音清亮,不用什么扩音器,那好听的声儿从前排传到后排,莫青荷一扭身段,眼波流转,师父从小就教唱这出戏要眉开眼笑,想着当年的贫贱夫君杀回长安做帝王,怜她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载,封她为后,家人团聚,长相厮守。

  多好的剧,可惜只说了一半,那薛平贵在十八载里早另娶了西凉国代战公主,得公主提携,封王称帝,想她王宝钏何等痴情人,平白见着他们两人夫妻双双把家还,丈夫被分走一半,还得做出满眼欢喜的样儿来。

  莫青荷每每唱到这一段,想到王宝钏贫苦十八年,情郎移情别恋,甚至让她做小,心里总不是个滋味。

  看台上那沈师座是多少年的票友,听出青荷的“出戏”,表情也不由动了动。

  莫青荷忙提起一口气,对方是条连钓了三天的大鱼,磨到现在只差咬钩,他不敢怠慢。

  打响板,调弦索,鼓点急促如雨,他做足了架势,一板一眼都不敢马虎,总算熬到散场,莫青荷谢了座儿,一路被戏园子老板夸着捧着进了后台,要了茶润润嗓子,坐在妆镜前就要卸妆。

  一折子戏下来,满头珠花水钻压得莫青荷脑仁疼,刚拔出一支簪子,老板按住他的手,一叠声说别忙别忙,咱们等会还有客。

查看更多:

爱611书库-细分推荐:

酥油饼钟晓生池莉多木木多饶雪漫荔箫

 1/196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温馨提示:

1#爱611书库2016-02-14 20:48:52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爱611书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